爬墙超快,坑品极差。微博ID:玻璃碗儿_DoctorBowl

又到倦怠期,欠了三个基友三个不同坑的三篇文,然而我一到周末就沉迷裹着被子吃俄罗斯奶砖喝防弹咖啡看灵异妙探玩跑跑姜饼人。

碗是个废碗。


(Psych这个十年前老剧怎么这么好看,太好嗑了我哭了

He's always cooler

我滴老天,黑凤凰上映在即(?)鲨美又开始营业了,聚聚喂粮张嘴吃就完了,营业糖使我快乐

点击链接查看性感一美在线回忆他和他那口子是怎么认识的并讲述我们耳熟能详的动心时刻(?)

啊总觉得第一次听他讲这个事的时候我还是个孩子(?)这一狗就狗了我一整个青春年华(

是圣诞节划亮最后一根火柴的我的祈祷生效了吗为什么我在泪眼婆娑中看到已生锈的沉船冉冉升起 艾伦索金你不能骗人!!!不能!!!!!!有生之年我一定要看到TSN2!!!!!!! 虽然渣总之后辉煌的人生和花朵也没什么关系了。 但至少能安排dating centre——

【原生之罪/池陆】天台二三事

一个小甜饼,我怎么感觉自己像在写相声……

送给糖老师,一起奔小康√

希望明天的更新能友好一点……不过我已经学会自己疗伤√

——————

桦城警局每个人都知道,大楼的天台是陆离的地盘。

这莫名的所有权在他进警局那天就开始有了苗头。史无前例的警校满分、张局亲招,更史无前例的连环杀人犯之子,小陆警官走进警局大门的每一秒都有人不怀好意地窥探。正直一点的,摩拳擦掌想试试他的能耐;那些没什么本事的,又蠢蠢欲动想激他失控,好证明杀人犯能通过基因遗传。陆离本来脾气就不好,偏偏进来他就是最小的那个,放眼望去全是压他一头的前辈,他绷着一张脸被烦得不行还不能反抗。还是当时带他的楚刀看出这人快爆炸的情绪,好...

我都已经好了  又被粤语版Lemon虐得回到棺内
啊 这版词填的真好啊……
「怨怼怎见谅 怎不见谅 仿佛了无气量
谁淡说 天意多无常要感激 分开与碰上
最痛的晚上 普通晚上 镶起故人肖像
乔木处 碎步瞻仰 最后模样 失声叫嚷
再美的印象 空得印象 不得永留世上
犹在耳 哼过的悠长老歌他朝总会再唱
离別接续別离的伤 存活一生总要一嚐
勉强听懂了难勉强 世事无逆向
饯送的总会被饯送 要炼成大勇
我轻抚你额角 泪已不挥霍
既把体魄视作 暂借的躯壳
你声音与轮廓 遂已锁进回忆深处待我追溯
遥远的你来过吧 潜伏身边张望吗
微笑的你来过吧 拦路把伤心净化
无言无语的你来过吧 提著鲜花赏俗雅
人人怀缅的你別记掛 杯酒浅斟再饮好吗
昐...

【原生之罪/池陆】光

续写结局,HE,我尽力了,边写边哭可还行……

7000+,前一段会有点虐但是坚持就能获得快乐

希望大家9102年能平安喜乐等到自己在等的大混蛋(什么

关于标题:今でもあなたはわたしの光♪时至今日 你仍是我的光芒♪——《Lemon

————————————————————

*

那嘴上长痦子的律师是个放人鸽子的混蛋。


*

陆离是真的卯足了气力。

他不是第一次从病床上逃跑,所以对如何将伤口摔开得更惨烈很有经验。这具伤痕累累的身体变得实在难以操纵,陆离几乎是拖着手脚把自己一头扔进警局大厅。模糊的视线里,值夜班的温妙玲边喊着叫急救边扑过来扶他,他伸出手抓着她...

23/24集碎碎念

我不知道看完结局之后还有没有人有心情看我的碎碎念,毕竟前半部分都是愚昧不自知的试图缓和气氛试图玩笑。

还是想说很高兴在这个坑里遇到了很多可爱的人,很珍惜我们一起走过的短暂旅程。

希望大家以后的日子里都快快乐乐。

 

★七点半就放出来了真要人命……我颤抖着点开

★忍了又忍没直接拖到24集最后去看结局,还是缓慢地看吧,最后一晚了……

★卧槽,果然是禽兽养父,禽兽一家,吴文萱也是苦命的人啊。

★陆离盯着池震,池震看都不看他一眼

这个镜头感情太复杂,是我今晚第一次死亡

★虽然时机可能不太对,但是认真审人的池震真的好性感喔(碗,努力转移注意力试自己开心

★陆离这个傻孩子。...

21/22集碎碎念

这两集看得我好难受。今天还发烧,哭了

还是cp滤镜开满,真的开满

会比较情绪化……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变得越来越怕看到回忆杀……


★老高现在被陆大队长甩脸子凶的时候,会不会怀念起当年那个毕恭毕敬一口一个高科长大眼睛水灵灵还会拽着人胳膊撒娇的小鹿同志


★乖乖的小鹿警官~也是个男子汉啦~(妈粉之魂蠢蠢欲动


★片头之后的BGM好可爱呀


★鸡蛋仔你也成长了,终于会萌cp了,我真的好欣慰啊!你看看你在各色同人文里都是怎样的瞎子!

陆离想到池震的时候鼓鼓脸笑,这个笑是怎样宠溺无奈充满爱


★“他真的蛮难搞的”

你搞的方式是不是不太对?


★老石的工作真的要丢了,尸体坐大巴来...

【原生之罪/池陆】兄弟没有隔夜仇(小破车)

今天看了19和20集,想说池陆俩人和好也太快了,前一晚拿枪互指后一天一起查案,我和糖老师研究了一下一定是睡过了(。

然后我越想越睡不着,索性写了个很短小的假车。真的很假,几乎等于没开,只是肯定会被屏蔽关键词所以发个外链 点这里

设定他俩已经同居了。时间是俩人各自流泪那个晚上。

*AO3一直很稳定,点不开的话换个浏览器试试

————

接下去该怎么办呢。

陆离缩在房间角落的单人椅里,心头梗着酸涩沉重的一团,堵得眼眶发疼。他神经质地揪着睡衣皱巴巴的袖口,指尖冰凉,直透心头。父亲犯下的罪行一直是他必须背负的枷锁,他也已经习惯并说服自己不去在意旁人因此施与的恨意和鄙夷。可这次不同,

19/20集碎碎念

我的心情大落大起起起起起起起起起爆表

*以下碎碎念全部都cp滤镜开到满
 '
 '
 '
 '
 '
 '
 '
 '
 '

☆刚一开场陆爸爸的声音我死了,哄孩子的声音太甜了叭


☆看到池震这样我真的好难过


☆拿枪对指!!!!!!!

我怎么心碎的同时还可以心跳


☆好,我现在只剩下心碎了

我要哭一场


☆我的天。

陆离。

哭起来。

怎么。

我的心脏遭到无法承受的撞击


☆这样了还要一起查案,我又心酸又想笑


☆他俩闹脾气怎么这么可爱……太可爱了…………我眼泪还没...

【原生之罪/陆池无差】不如哭一场

看完1718集真的心疼池震,别死撑着了,来陆队怀里哭一场吧。

依旧ooc一篇完,依旧是无差。

————————

“干什么呢你?”

是灯火通明的夜晚。陆离跳下警车,弯腰穿过警戒线,皱着眉头问站在案发现场别墅门口探头探脑的鸡蛋仔。鸡蛋仔一回头像见了救星,咧嘴就是一个标准的憨笑:“师哥你可来了!震哥今天怎么回事儿啊?”

“怎么了?”陆离偏了偏头,视线越过鸡蛋仔透过窗户看着里面的池震。那人还穿着白天那件花西服,正坐在那对儿不知所措的报案人对面,缩着身子闷头在审讯报告上写写画画。池震平日里总是活蹦乱跳,对报案人展现出十二分耐心,还老是贱兮兮地笑,陆离还是头一次见他脸上是这种疲惫的冷漠。他抿着嘴...

17/18集碎碎念

来晚了!晚上去唱歌来着,KTV竟然有《与我并肩》,唱了二十遍唱到朋友把我踹出包房


★陆离,池震说个小破笑话都能逗笑,祝人生日快乐却一直板着脸像宣布悼词,双标啊,双标啊!双标这个词臣妾都说倦了!


★“车你挪一下”陆队这句轻飘飘的话不知道为什么戳中了我,我的苏点好奇怪


★我看着懵逼的老石发出了爆笑 对不起

你们别欺负他啦!


★我每次听池震问“陆离呢”都会露出迷之姨母笑

“我一会儿找他去”嘻嘻嘻去吧(往手里塞房卡


★“来了?”“吃了没有?”“没有”

老夫老妻!!!!!!!!!!!!!


★?喝这么多真的红牛不会死吗??????

鸡蛋仔以你的审讯能力你不要叫陆离师哥了!...

15/16集碎碎念

cp滤镜严重


☆池震你在案发现场能不能别拍陆离屁股(不是(拍了后腰叭


☆老石因为女儿的事变得好暴躁哦


☆池震真的好可怜……陆离你信他一下好不好,你明明信了你就是不说,爱要及时说出口好不好


☆分局队长和鸡蛋仔对视的镜头一出来我还以为上集陆离把池震接走了然后他一直被扔在那里和局长大眼瞪小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池警官拷人方法:把手铐扔给嫌疑人


☆现在池怂怂最怕的人从陆离变成了老石哈哈哈哈哈哈...


【原生之罪/震离无差】我妈喊你回家吃饭

看完14集激情码字!一个小短篇,陆妈妈肯定很喜欢池震啦!快回来吃大虾!

——————

“池震,下班有安排吗?”

正在收拾桌子的池震闻言勾起嘴角,对着问话的人扬起一个痞笑:“怎么,有事?”

温妙龄有点不自在地低了低头,“不是,那什么,就是觉得你家牛排做的还挺好吃的,想再去试一试。”

池震闻言挑挑眉毛:“没问题——”

“池震。”

身后传来陆大队长结了冰碴子的声音,接着一只手就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池震嘴角抽搐地回过头,陆离正目光炯炯地看着他:“不是和我妈说好了吗,今晚去家里吃饭。老人家忙活了一桌子菜。”

“我什么时候说好……”

咔,池震感觉搭在肩头那只手似乎捏断了他的肩胛骨。

“啊...

13/14集碎碎念

在这发是因为微博没人理我虽然这里也没人理我

 

 

★“你好像很忙啊要不然你去忙吧”“你真的很忙啊你去忙吧我来查”陆离,你不行,你怎么越来越软了??你凶他啊??
我发现池震来了之后陆离查案智商直线下降,这样不好

★陆离怎么这么信任池震,在车里接电话直接公放,还让人家池震带你去接头
池震你撇什么关系,你不想卷入你还帮他做护照,不懂你们俩

★接到电话赶紧问陆离没事吧,到了现场赶紧找陆离,啧老池是不是后悔没跟着去

★我要重申,陆离你怎么越来越软了,你怀疑是池震告密结果就是鼓着脸生生闷气!!把自己锁在车里是你这个冷面凶神大队长能干出来的事吗grow up!还有温妙龄的语...

【原生之罪/震离】昨晚睡没睡?

我又来了,这次是个沙雕梗,过于OOC请别打我!关于陆离乐于捡醉鬼池震回家的故事

(你能相信这篇文里“Driver”这个词是屏蔽词吗!我排查了半小时才查出来只好换成的哥………………)

——————————

……差不多该结束了。

陆离倚在吧台上,将手里的酒杯放在一边,向殷勤续酒的酒保摇了摇头。酒吧昏暗的灯光下,不远处一直吵闹的小年轻们看上去也有了倦意,开始陆续东倒西歪地坐回自己的位置,并商量着谁和谁一起拼车回家。酒量极佳,又颇有责任心的刑侦队长看着几个瘫在椅子上昏昏欲睡的下属,叹了口气准备负责把人拎回各家。可他还没有所动作,就听见有人在不远的地方用喊山的声音大叫:“陆离!陆离!!”

你叫...

划着第一根火柴时,我看到杰西和加菲的街拍,这次不是旧图,标明了摄于2018年12月25日;划着第二根火柴时,我看到杰西去看了加菲的话剧,在后台出口处亲切地和他拥抱;划着第三根火柴时,社交网络第二部的官推获得认证,一周发二十条剧照花絮和采访……我又划了一根火柴,这次我站在北京首映红毯的人群里,看着不远处搂着对方在彼此耳边说话接着大笑的两人;最后我把所有火柴全点亮了,在这光芒里我看到了TSN2的正片,马克扎克伯格和爱德华多萨维林并肩,在没下雨的新加坡给新的dating centre剪彩……lofter上tag的浏览量和参与率都上百万,TSN only第一届第二届第三届门口人头攒动,而街拍和采访源源...

【原生之罪/震离无差】未读消息

圣诞快乐!依然是一发完ooc小言情,震离或陆池无差,两个人一起过平安夜的故事。和上篇没有联系。

(我看到官博发那条就忍不住写了,关爱孤寡陆队人人有责哈哈哈哈哈哈

————————

“陆队,我想请个假早走。”

陆离面无表情地抬起头,看向笑得见牙不见眼的鸡蛋仔。鸡蛋仔被他盯得发憷,硬着头皮双手合十:“求您了陆队,今天这不平安夜吗,我这工作成天没日没夜的,我女朋友本来就有意见,你看今天再加班不陪她过……师哥,你可得为小弟终身幸福着想啊。”

陆离倒是也没多为难他,现在手头大案已经告一段落,只有些文书工作要做,何况他这个师弟好不容易开始一段新恋情,早走个一两小时倒也不耽误工作。这人老一脸谄媚杵...

【原生之罪/震离无差】如何杀死枕边人

随便写一个ooc傻白甜言情一发完。关于陆离也太没防备了,利于谋杀也利于做别的。其实是无差,偏向真理,但是陆离那么凶池震又那么怂我觉得路痴也可以嘻嘻

请大家去看原生之罪啊求同好啊(爆哭)

————————————

要杀死陆离也太过容易了。

池震握着方向盘,没能遏制住脑海里冒出的念头。陆离,这个凶巴巴的冷脸警探、“貔貅”眼中的杀人凶手、他的搭档兼暗杀对象,正在他身边的副驾驶座里睡得香甜,毫无防备得像个傻乎乎的少年。他的脑袋随着车子的颠簸在椅背上不安分地晃动,长长的刘海垂下来掩住在梦中终于舒展开的眉头,侧面看去显得下巴更尖了,配着瘦削的脸颊和天生下垂的嘴角竟显得有几分可怜。他仰着头,白皙的脖...

苔惨了不要再在我伤口撒盐

2上映之后我之前的真部长暗巷组文都被翻出来了不要这样呜呜呜呜还我部长我喊冤击鼓跪倒煤气灶前

【毒液】【暴卡】Nice Ride(pwp)

暴乱/卡尔顿的小破车,他俩第一次结合的故事。pwp警告,有一点点强迫警告,触手警告

二刷之后深夜爆肝写着玩的,就是想搞一下小鹿,十分好搞

走AO3,全文点这里:点我

————

卡尔顿从短暂的失神中醒来。

  他整个身子被包裹在襁褓般柔软又温暖的绢绸中,手腕脚腕却传来被刻意忽视的拉扯感。很吵。科学家半眯着眼睛,试图重校颠簸失焦的视线。一团泛着金属冷光的流体缓慢地在他整个视野里浮动,并不断渗进已经被塞满的胸腔和腹部。卡尔顿试图去感受自己的身体,他第一个找回是喉咙撕裂般的疼痛——旋即他意识到一直以来很吵的噪音原来是自己的惨叫。

  于是他停下来去喘...

所有人都怪着你,怪你这个爱着同类爱着异类爱着仇敌爱着腐朽世间的快乐王子。你奉献了自己拥有的一切,却被所有自私的偏执的不满足的人指责,也怪责自己没有奉献更多,好像全世界所有的悲剧都因为你没能及时阻止而成为沉重镣铐。
“It's your fault,Charles.”
“I'm sorry.”
你有什么错。
你有什么错???
你是坠落这肮脏泥泞的天使。世界配不上你。你流尽眼泪漂不尽那深入骨髓的黑,便怪罪自己不够强大吗。
我想念那只脏兮兮凶巴巴,笨拙也不会说好话,却一心一意地信着你护着你能陪你到最后的大猫咪。
我想他。

【Dele/圭祐】Neko

今天补完了dele,真的超级吃这对的相处模式,圭说祐太郎打电话来喵喵地叫了几声时我都失血过多——

摸鱼写了没什么意义的圭司撸猫小短篇。(躺在南极

——————

”圭,去哪里了呢?”

才刚摁下接通键,祐太郎元气的声音就迫不及待地冲出听筒。听到这问话的坂上圭司不自觉地舒缓了紧皱的眉头,放缓声音询问着:“怎么了?是有新的工作吗?”

“啊,那倒不是——”青年拖长了话音,好像在晃动着身子导致声音忽远忽近,“之前tapir那件事认识的孩子顺路来拜访,带了学生间超~火爆的甜点,结果你和舞姐都不在,好可惜——”

“姐新案子的委托人有需要操作的电子设备,我就跟着一起来了。”圭司认真地解释着,“已经快...

马总这几年差点被踢出董事会,接受国会质询,终于认清本心决定挥金如土开dating centre万里追花复婚了吗!
我看花朵很乐意啊!Great news!Save the date!(后半句不存在
(平行世界瞎嗑糖,和真人没半点关系 ​​​
(只要活的够长,什么幽灵糖都能吃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好快乐

【巍澜】重犯(5)

一个AU,黑巍预警,重度OOC,变态杀人狂黑道沈巍预警

性格是剧版的人设。人物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此章简直都市言情,全都在病房里谈恋爱(。巍巍有一点点自虐倾向警告

沈巍:是谁杀了我又是我杀了谁!是我杀了我!(不是)

沈巍就是沈巍啦没有替身没有双重人格哈 

希望还在看的朋友们评论一下不然我真的懒得更(你

上一节

——————

05

“小巍!”

朦胧的光影中,少年笑着应声回过头来。虽然是坐在荒草间的碎石上,他仍规规矩矩地挺直脊梁,不合身的旧裤子箍在正坐般并紧的腿上,露出一小节白皙的脚踝。周围景色皆虚,也分不清冬夏昼夜,只有那孩子年轻的模样格外清晰。那张瘦削苍白的脸...

【巍澜】重犯(4)

一个AU,黑巍预警,重度OOC,变态杀人狂黑道沈巍预警

性格是剧版的人设。人物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我只是一个恋爱脑罢辽,情节硬伤请多多包涵,有疑问欢迎评论里探讨

*不要相信小巍说的话啦,撒谎色诱欲拒还迎苦肉计玩儿的贼溜

*本文现在的时间线没有面面,黑袍也是巍巍,详情见前文(

上一节

——————————————————————

04

“……黑袍,其实不止是这起连环杀人案的嫌疑人。”

沈巍的声音温和得好像怕吓到眼前的人一样,他斟酌着用词,说话时小心翼翼,“我们都在孤儿院长大……后来他被领养到了别的城市就和我断了联系,可我很多年后才知道领养他的是对造了假身份的逃犯。他们把他培...

【巍澜】重犯(3)

一个AU,黑巍预警,重度OOC,变态杀人狂沈巍预警

性格是剧版的人设。人物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因为可能混淆所以在这里写一下,这篇文章现在的时间线里不会出现夜尊,也就是长着这张脸的就沈巍一个。请喜欢面面的朋友们谨慎阅读,因为虽然没有描写,但是成年后的面面是不存在的。也就是说他还没长大就不在了,在意这一点的就不要看啦,对不住。
*沈巍不是双重人格

巍澜终于见面啦~

上一节

————————————————

03

赵云澜刚推开重案组办公室的门,就敏锐地发现气氛有些不对。屋里的办公桌基本都空着,还在岗的零星几个警员也都在忙碌地打电话查资料,上次见过的那个胆子很小的小郭警官更是两眼含着...

【巍澜】重犯(2)

一个AU,黑巍预警,重度OOC,变态杀人狂沈巍预警

性格是剧版的人设。人物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这节大概算过渡?下节两个人要清醒状态见面强制禁断爱了!(你

上一节

——————————————————

“你说你做的噩梦,都是什么内容?”

接踵而至的脚步声。沉重的审讯室大门被谁推开,引至光线刺眼的走廊。

“无撕裂创的咬痕一般在72小时内就会消失。创伤5小时后肿胀区达到巅峰,从即将消失的肿胀区和较明显的齿痕及吮吸位置出血区来看,这次创伤发生在8小时内。”

消毒水味,白色口罩,强照射灯。照相机的快门声,咔嚓、咔嚓。

“赵先生,你家已经不安全了。我们会给你提供临时住所,派警员24小...

【巍澜】重犯(1)

一个AU,黑巍预警,重度OOC,变态杀人狂沈巍预警

两个人是剧版的人设。人物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少次,想把那些和你在一起过的人,那些看见过你的人的眼睛都挖出来?”

——————————————

“云澜……”

是近在耳边的呓语,似情人极尽缠绵时从齿间溢出的那一声轻唤。那声音带着沙哑的欲念,句尾久久不肯断开,却是绕进骨子里的酥麻,在胸膛血肉间开出朵极尽荼蘼的花。

唇舌柔软的触感划过脖颈向下,一路引起微凉的火。赤裸的躯体被玩弄于那双白色手套之间,始终睁不开的双眼前只是一团暧昧不清的光影。情欲像一捧温热的海浪包裹着四肢五骸将人拉入水底,不知深浅,不知方向。

“……澜...

【巍澜】同谋(片段灭文)

民国AU,今天时尚芭莎封面的一个脑洞,民国军火商赵家大少爷和他家看似柔弱实则超能打杀人不眨眼的美人账房先生!就是这张图


人物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

“先生,进门小心。”

“吱嘎”一声,一小缕阳光随着木门的开合在散着腐朽和血腥气的阴暗房间里迅速划过,照亮那个在角落里窝成一团的人形阴影。有人走了进来,清脆的脚步声不紧不慢,却像是催命的鼓点一样重重敲在大脑的每一根神经上。

“抬起头来!”有人近在咫尺地大声嚷嚷,接着那被囚之人脖颈上的绳索便被粗暴地一提,迫使他仰起头来。囚犯尽力睁着双眼,透过血污和拧成一团的乱发勉强看清了眼前的人。穿着...

© 玻璃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