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偏甜,低产,坑王。微博ID:玻璃碗儿_DoctorBowl

【头号玩家X社交网络】#EM#片段(2)

头号玩家电影片段改写。头号其他角色设定不变,马克替换哈利迪,花朵替换莫罗。二刷之后的第二个片段,再写一个HE我就满足了(你(下一个片段终于要让他俩见面了

会有一些OOC。马克说的话有部分引用自玩家一号,用粗体标出。

--------------------

韦德头晕目眩。

他能感觉到卡车在晃动、急转、遭受撞击。脚下那块铁皮牵引着他向不同方向摇晃,于是帕西瓦尔高高举着的钥匙也随之倾斜,巧妙地不停错过锁孔,在门上划出一道道裂痕。

加油啊。韦德绷紧全身的肌肉试图控制帕西瓦尔掌握平衡,空着的左手握住右臂给予支撑,用力向前一送——

咔。

钥匙与锁孔嵌合的声音。面前那扇积攒了希望、信仰、欢乐、血泪、野心、丑恶的大门,终于在帕西瓦尔的面前徐徐打开。

帕西瓦尔几乎是被未知力量牵引着走进那片金色的光芒。

“恭喜你,我的孩子。”阿诺克飘在半空中,脸颊被金色的光芒照耀。帕西瓦尔才发现自己置身于一间藏宝阁,金闪闪的地板上堆满了金银财宝和稀有武器,而在阿诺克身边的,则是一张有点违和的谈判桌。

“过来。”阿诺克向他招招手。帕西瓦尔走过去,桌子上是一张写满字的、薄薄的纸。

“签了这份合同,你就是绿洲的主人了。”

他递给他一至沉重的金笔。

帕西瓦尔只觉得满心欣喜中掺了格格不入的疑惑和慌张。他看向那份合同,抬头那行用冷冰冰的印刷字体注明:绿洲股权转让书。

这陌生又熟悉的字眼像一拳重击,让某些画面在帕西瓦尔因为成功打开大门而有些昏沉的大脑中清晰起来——他想起了那个在档案馆看过很多遍的场景。

那是几十年前了。记忆画面中年轻的爱德华多萨维林穿着笔挺的西装,站在谈判室的玻璃墙后看着办公室里正和达斯汀聊天的马克,脸上挂着柔和的微笑。他身后的桌子上摆着那份后来被称为“死亡声明”的股权协议书,旁边坐着两个律师——“我以为那是我的律师。”

“喔。马克不需要钱,他只是需要被保护。”爱德华多说着,自以为是马克唯一的朋友和最亲近、最了解他的人。

然后他转过身,毫不迟疑地签了密友呈上的死亡证明。

他们都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

帕西瓦尔只觉得手中的笔重若千钧。他猛地松开手,金笔便在光滑的桌面上滚远。“不。”他说,没再看那份合同,“别和爱德华多签一样的合同。”

阿诺克愣了一下,肩膀上有一小块程序碎块随风飘散。

“我看过扎克伯格的所有记忆。好几遍。”帕西瓦尔盯着他,“而他最后悔的就是让爱德华多签了那份合同。抱歉,你是在考验我吗?”

阿诺克笑了起来。组成他虚拟形象的碎块变得不稳定,它们顷刻化为金闪闪的散沙接着又在下一秒聚拢重铸——年轻的马克·扎克伯格站在了帕西瓦尔面前。

“总是要再确认一下的嘛。”

穿着灰色帽衫的年轻人有一头卷发,扬起尖尖的下巴说着。没有了虚拟角色的厚重声线,年轻版的扎克伯格语调轻快急速,看起来颇为……鲜活。

接着他转身走了,帕西瓦尔赶紧快步跟上小个子男人的步伐。身边高耸的金墙接连坍塌重塑,他们不知不觉已经迈进了一间狭小的宿舍。

马克径直穿过客厅,来到小卧室的电脑桌前。他在键盘上敲了几下,帕西瓦尔听见了系统的提示声。“这是我许诺的奖赏。”马克在他查看账户里多到数不清的绿洲币数时说。接着他又敲了几下,电脑屏幕上就显示出一个小小的对话框。

【是否关闭绿洲?】【是】【否】

写着“是”的按钮是选定的状态,一闪一闪。

“好了。敲下回车,绿洲服务器就会永久关闭。”马克坐在椅子上,抬头看着帕西瓦尔,“蠕虫会吃掉GSS服务器里的所有东西,包括源代码,它可以让这个世界彻底终结。”

他抿了抿嘴,露出一个弧度很小的微笑,“绿洲现在是你的了。”

“……扎克伯格先生……”帕西瓦尔摇摇晃晃地后退了一步,生怕不小心碰到那个性命攸关的键盘,“这也太……”

他小心翼翼的样子让马克觉得有趣,“孩子,”马克说,与他年轻的外表有些不符,“我创造绿洲,就是因为我认为现实生活中的人际关系实在难以维持。人类是如此复杂的机器,你无法揣测自认为正确的做法会让对方又怎样失控的反应,又会触发怎样的后续剧情。”

帕西瓦尔跟着他来到窗边,玻璃窗上用马克笔写着两行算式。透过它们,哈佛校园的景色映入眼帘。帕西瓦尔能看到楼下站着一个模糊的瘦高身影,正抬头看着他们。

“于是我从现实逃走,创造了这个世界。”马克盯着那个人,“我不是创世神,我只是个懦夫。而这些年来我孤身一人,到了临死的时候才发现,现实纵然可怕,纵然痛苦,可它也是我们能获得真正快乐的唯一地方,因为那才是真实。你明白吗?

“嗯。”帕西瓦尔轻声应着,“我想我明白。”

“好。”马克点点头,“别和我犯一样的错误,一辈子躲在这里。

他收回目光,往门口快步走去。

“扎克伯格先生!”帕西瓦尔叫住他,心脏怦怦跳动,“您不是个虚拟角色,对吗?”

马克回头看他,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我不是。”

“那扎克伯格……真的去世了吗?”

马克已经打开了门,闻言没有回头,只是在原地顿了顿。

“是的。马克扎克伯格……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

他消失在了门后。


韦德登出了游戏。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37 )

© 玻璃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