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偏甜,低产,坑王。微博ID:玻璃碗儿_DoctorBowl

【Dele/圭祐】Neko

今天补完了dele,真的超级吃这对的相处模式,圭说祐太郎打电话来喵喵地叫了几声时我都失血过多——

摸鱼写了没什么意义的圭司撸猫小短篇。(躺在南极

——————

”圭,去哪里了呢?”

才刚摁下接通键,祐太郎元气的声音就迫不及待地冲出听筒。听到这问话的坂上圭司不自觉地舒缓了紧皱的眉头,放缓声音询问着:“怎么了?是有新的工作吗?”

“啊,那倒不是——”青年拖长了话音,好像在晃动着身子导致声音忽远忽近,“之前tapir那件事认识的孩子顺路来拜访,带了学生间超~火爆的甜点,结果你和舞姐都不在,好可惜——”

“姐新案子的委托人有需要操作的电子设备,我就跟着一起来了。”圭司认真地解释着,“已经快要结束了。”

“唔,那好吧。”那边的人从鼻腔里发出了哼唧声,接着是人躺倒在沙发上的一声巨响,“我等着圭哦!”

圭司挂断电话,将手机放回膝上。他正坐在乡下老屋采光充足的花园里,被修剪整齐的花丛环绕。不远处敞开着门的会客室内,衣着干练的坂上舞正和年迈的委托人确认着最后的细节。身边的草地里传来轻微的窸窣声,男人低下头,与橙色的小毛团视线相撞。

啊……猫咪。

小家伙不知道是从哪里钻出来的,浑身都毛躁躁乱糟糟,一身黄白相间的乱毛在风中滑稽地飘扬着。它瞪着一双滚圆的绿色眼睛盯着圭司看了一会儿,随即失去兴趣般低下头,转而伸出爪子,喵喵叫着在他轮椅的轮子上磨了起来。

“啊,这可不行。”圭司弯下腰,抓住正在作案的猫咪。他把试图逃走的小毛团捞到膝盖上盘成一团,又有些粗鲁地伸手把它从头撸到尾。手心掠过顺滑的、带着温度的柔软触感,圭司又摸了几下,不由地心情大好起来。

“一直沉默的坂上君,原来喜欢猫咪呀。”

带着些许笑意的苍老声音从面前传来,圭司抬起头,委托人的妻子正拿着花剪站在不远的地方冲他和蔼地微笑着。她大概是想要和沉默寡言的来客攀谈,却始终找不到话题,直到小毛团出现才安心地开口搭话。圭司手中的动作下意识地停了下来,猫咪喵了一声,撒娇地在他手心里蹭了蹭。“这孩子还挺黏你的。”婆婆有点惊讶地说,“平时可是由着心情四处乱走,谁也抓不到呢。”

圭司低下头,小猫正眯着眼蹭着他的手指。于是他去拨弄猫咪尖尖的耳朵,引起一阵轻颤。

“嗯。”

婆婆开心地笑了一声,转头又去修剪着花枝。“坂上君的家里也住着猫咪吗?”

“……嗯。”圭司有些迟疑地答应着,却在肯定的那一刻也笑了起来,“是姐姐捡的野猫,硬要我来养,偏偏还很黏我,实在没有办法才养着的。”

“是这样啊。”婆婆将剪下来的花枝小心地放进脚边的桶里,“猫咪也是很害怕寂寞的生物呢。”

圭司就突然想起那个瘦削的青年四仰八叉地躺在小沙发上,握着小小的手机大呼小叫的样子。“是吗?”

“嗯。与其说是害怕自己寂寞,不如说是害怕身边的人类感到寂寞。他们能感知到人类的情绪,然后去陪伴那些感到寂寞的人。人类也许只有觉得被依赖,才会驱散那份寂寞呢。”大概是修建到满意的程度了,婆婆笑着冲他点点头,拎着小桶往屋子走去。她经过的时候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停下脚步,“对啦,揉这孩子的肚子,它会很开心的哟,坂上君可以试一试。”

圭司试探着去揉了揉那块柔软又温暖的皮肤,小毛团果然发出了满足的咕噜声。

 

“欢迎回来——”

青年在沙发上伸展着四肢,非常夸张地对进门的姐弟喊着。接着他便像是滚下来一样从沙发上两步蹿到刚操纵着轮椅行进到办公桌前的圭司身边,撑着桌子冲他晃了晃摆在那里的纸袋,“看!时下高中生里最流行的芝士蛋糕——”

“嗯!”坂上舞眼疾手快地拿了一块放进嘴里,“真的不错哦。”

“就是有点凉了,圭你也吃……哇!”

刚打开电脑的圭司被祐太郎突然的大叫吓了一跳,瞪着眼睛抬头看向他。那人一副被打击到崩溃的样子瞪着眼睛凑过来,伸手戳着圭司搭在桌面上的手腕,黑色的袖口上面沾了几根橙色的短毛,还有些醒目,“圭你去撸猫了吗?私下里去和猫咪见面了吗?诶?你们两个竟然背着我去和猫咪玩耍了吗?”他看起来仿佛真的很愤怒一样,脸都有点憋红了。

坂上舞没忍住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圭司也不由地勾起嘴角。“什……哎,我很认真的哦!”祐太郎气呼呼地鼓起脸颊强调着。

“祐太郎君,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这样的推文,”坂上舞笑着说,“家里有猫的人,有次去了外面的猫咪咖啡馆,回家之后自家的猫咪闻到其他猫的气味,就吃醋地把主人挠伤了呢。”

“哈?舞姐你的意思是?”

“你不是还要整理委托的资料吗。现在客人减少了,更得认真对待才是。”圭司冷冷地打断了祐太郎的质问,坂上舞撇了撇嘴,抱着资料夹嘟囔着“也不知道是谁害的”和“果然比姐姐重要”之类毫无头绪的话踩着高跟鞋走掉了。“哎——逃走了——”祐太郎坐在桌子上,气愤的往嘴里塞了一大块蛋糕,眼神漫无目的地盯着面前的墙,脸颊鼓囊囊地咀嚼着。

圭司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把视线转移到屏幕上。他敲了几下键盘,接着短暂地“啊”了一声。身边的青年赶紧从桌子上跳下来,凑到他脸边看屏幕,“怎么了?”

屏幕上只是搜索引擎的首页界面。祐太郎疑惑地想要转头去看圭司,头顶却一沉——圭司伸手在他乱糟糟的头发上揉了一把,接着手指顺着后脑勺一路滑到肩背才收回。

“可不要挠伤我。”男人在他耳边低声说着。

祐太郎像踩了弹簧一样蹭地蹦了起来。他发出了一长串没意义的音节,边往门口跑边结巴着说,“我、我去买咖啡!还有炸鸡块!”

圭司看着青年的身影消失在门后。他搓了搓手指,触感不错,和小毛团不相上下。

下次……试着揉揉肚皮吧。猫党坂上如此想着。

评论 ( 17 )
热度 ( 87 )

© 玻璃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