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偏甜,低产,坑王。微博ID:玻璃碗儿_DoctorBowl

【头号玩家X社交网络】#EM#片段(3)

一个HE后续。头号玩家AU的EM,花朵替换莫罗,马克替换哈利迪。

大周一的更新是因为领导开了一天会我可以尽情摸鱼嘻嘻(所以剧情也跑的很肆意

——————

与萨曼莎的浪漫气氛已经被一次次的打断搞得所剩无几,韦德终于肯从那辆大巴里出来,磕磕绊绊地跟在爱德华多身后,分开为他欢呼的人群。

“萨维林先生,您到的还挺快的。”即使已经成为绿洲的所有者,韦德在爱德华多面前也只是个拘谨的少年。

“我也在看实况呢。”爱德华多回过身,冲他和蔼地笑笑,“只是离得比较近罢了。”他一扬手,一枚硬币随着清脆的响声在空中转了一圈,韦德条件反射地接住。摊开手,那枚25分硬币静静地躺在手心,熟悉的情节让韦德大吃一惊,“你是管理员?”

“怎么样,小子?”爱德华多端起架子,说话时是阿尔弗雷德的伦敦腔,“我愿赌服输。”

“我不知道马克做这个游戏的具体内容。”他的眼神温柔起来,“他没告诉我,所以我想输给你一枚硬币也无伤大雅。”

“萨维林先生?”韦德叫住他,“那时候我说那姑娘是关键,但我错了。”见自己的话吸引了爱德华多的注意力,他短暂停顿,来组织自己的语言,“关键点从来不是别人,而是您,萨维林先生。扎克伯格这辈子最在意也最遗憾的就是没能和您……度过更多的时光。您是他最好的朋友……您才是那朵玫瑰花蕾。”

他忐忑地停下去看爱德华多的表情,希望没有冒犯到这位年迈的绿洲创始人。但爱德华多只是稍微睁大眼,与其说是被韦德的话震惊不如说是因为面前的年轻人竟然能看透这点而吃惊。随即他微笑起来,“我知道的。”

他看上去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眼眶里含着泪水。

“……我都知道的。马克……他是个很棒的人。”

那滴泪到底也没流下来,仿佛被眼角的层层皱纹吸收。爱德华多恢复了和蔼又充满活力的样子,拍了拍韦德的肩膀,“而你也会是个像他一样……比他更棒的人。走吧!”

他揽着他向角落里等着的其他三强走去。

*

马克抱着笔记本和小毯子窝在宿舍的沙发里。

窗外下着鹅毛大雪,楼下传来孩子嬉闹的声音。透过门廊能看到达斯汀正埋头在电脑前面赶作业,哼着跑调的曲子。门后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他算着精确的秒数,而冻得脸颊泛红的高个子踩着时间点推门进来。

“马克。”爱德华多稍稍皱着眉头,“你还好吗?”

“我需要你。”马克仰着头,看着爱德华多在自己身边坐下。他随即往对方身上倒去,把脑袋搁在好友的膝盖上。

他们就这样安静地呆了一会儿。炉前篝火噼啪作响,达斯汀敲键盘的声音急促却令人平静。雪花窸窸窣窣落在窗台,爱德华多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马克的头发,一切都像个宁静的梦。而马克也的确快要睡着了,他迷迷糊糊地合上双眼,却听见爱德华多轻笑了一声。

“你平时就用我干这个啊,马克?”

马克一下子清醒过来。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把自己的位置重置在离沙发几步的距离,趁显像这几毫秒查清楚了身边人的来源。这不是他没事做出来陪伴自己的固定角色,这是个……玩家。

活的。玩家。

马克愣愣地看着坐在沙发上对他笑的爱德华多,“你……”

“彩蛋玩的开心吗?”爱德华多好整以暇地看着他,“至少有上千个第七人去接我回家了。”

马克觉得如果自己还有实体,那么一定在出冷汗。

“现在那个得了第一的小子还到处去说什么我才是你的玫瑰花蕾。”爱德华多盯着他,一字一句的问,“为什么不去找我?”

马克有点疑惑地看着他。

“这些游戏、机关、挑战、线索……”爱德华多的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有这么多时间让全世界人发现你对我的心思,为什么就没有时间去见我最后一面?!”

马克呆呆地立在原地,想伸出手去触碰爱德华多眼角的泪水。但对方只是偏过头躲开了他的手,“我不和你玩这游戏了。”

他站起来,原本年轻的外表变化成真实的外貌。爱德华多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看上去精疲力竭。他看着还年轻的马克,扯起一个微笑。

“马克。年轻的时候你觉得你是个高人一等的天才,只要你想,什么都能得到。而现在看看我们吧——一个老的不行,一个已经入土,却还是站在宿舍里流着泪吵架。”

“真蠢。”他说,看了看四周,“一个虚假的你活在这个虚假的世界里。”

“我不是假的。”沉默了很久的马克这时才开口,“这里是假的,我不是。华多,我不想让你看到我最后的样子……我不善于说话,但我会做游戏。我想把我所有的心情都做成每个人都竭力想打通的游戏,才会让之后的几代人只要想起绿洲,就会想起扎克伯格和萨维林的那些故事。”

“那你可真算是做到了。”爱德华多冷哼一声,“你让全世界都知道你的心意,唯独不告诉我。”

“抱歉,华多……”马克向前一步,“如果这可以让你高兴的话,我还活着的时候签了几份文件,如果你愿意……可以在百年以后像我一样……留在这里。”

“谢了,但请让我入土为安。”爱德华多冷酷地说,“我可不希望死了之后还每天看到你,这不就是现代化科技地狱吗。”

“我不会强迫你的。”马克咬了咬嘴唇,垂下眼睛,“但我会一直在这里。”

爱德华多叹了口气。

“再说吧,我还不着急死呢。”他伸手去摘眼镜,“总得先把你胡乱选出的罗密欧小子扶持起来。”

他化成了一片粉尘。

马克停了一会儿,慢吞吞地窝回沙发上。外面的雪还在下,篝火噼里啪啦,而窗外的脚步由远及近,在固定的时间点推门而入。

“马克。”

他残存的记忆和意识活在这个虚假的世界。

爱德华多说的没错,这是他自己选择的地狱。

*

天气很好。

这句话说起来可笑,因为在度假星球上每天都是艳阳高照。不过与平时不同的是,原本人头攒动的金沙滩上空无一人,蔚蓝的海水卷起白花花的浪,打在沙子上闪闪发光。棕榈树的阴影下,马克穿着沙滩裤躺在阳光椅上,露出大面积苍白的皮肤。他喝了一口手中五彩斑斓还插着小伞的鸡尾酒,眯着眼看着正夹着冲浪板朝他走来的男人。

“和穿体感衣的感觉完全不一样。”爱德华多心情很好地走过来,俯下身子在卷发青年红润的嘴唇上一吻,品了品其中的酒香。马克意犹未尽地拽住起身的爱德华多加深这个吻,直到脑袋有些发晕才放他离开。
“你知道我们其实可以亲上一整天吧?”马克眯着眼睛看着爱德华多躺在他身边,“不用换气的那种。”
“……不要。”爱德华多皱着眉头笑,“那样很奇怪。就算已经不用呼吸了……我还是想假装还活着。”
他没再说话,只是望着蔓延到天际的海。阳光折射浪花,在空中形成巨大的彩虹。天蓝色的鲸鱼在海中跳跃转圈,吐出心形的泡泡。洁白的海鸥列成一队,按照优美的航线滑翔。挂着椰子的绿叶树蔓延到海湾另一头,白色的小别墅掩映其中,颜色鲜明。
“虽然韦德接管了绿洲,但我还是有一大部分权限的。比如,我可以给你一切你能想到的场景。”马克说,“海滩、豪宅、环形山……你想要什么?”
爱德华多不回答,只是偏过头来看他,阳光下的眼眸是焦糖色的,“你想要什么?”
想要什么呢?马克在“死后”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想要加入俱乐部,让前女友刮目相看,实现脑海里那个超前的想法。想要公司上市,用户破百万,收回股权。想要扩展客户地区,建造绿洲,完成彩蛋游戏。想要功成名就,被当做历史铭记。
他这辈子想要得到的几乎全得到了。可就在马克意识到大限将至的那个午后,他站在绿洲之巅看着他所创造出的庞大虚拟宇宙,却觉得自己的心空空落落地往下坠,坠到无底的深渊。不。这些其实都不是他想要的。他最怀念、最遗憾、最想回到的就是他还是个穷学生的时候,住在柯克兰狭小宿舍的时光。那时他什么都没有,但是开门就能看到爱德华多的微笑。他不需要写任何程序指令,就可以得到温暖的拥抱。这么多年来他走了这么远,才发现他最想要的早就被他自己抛开,丢弃在最遥远的过去。
他死而有憾。
“我最想要的……就是你在我身边。”
过了这么多年,甚至超越了死亡的界限,马克终于看着爱德华多的眼睛说出了这句话。然后他马上不安地移开视线,“但是你如果想要别的,我都可以给你。”
爱德华多微笑起来。他握住马克的手,认真地用五指填满对方的指缝。他们侧过头去看海上橙红的夕阳,以及染成粉色和赤红色的流云。整个世界安静极了,宇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彼此的心跳声回响。
“你知道的。”爱德华多说,“我们可以就这样呆在一起一整天。或者一年,百年,万年……直到你的绿洲系统崩溃为止。”
他的眼睛里倒映着温和的光芒,落日沉入海中荡起一片水波。
“而这就是我唯一想要的了。”

马克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鬼魂。

the end

评论 ( 18 )
热度 ( 60 )

© 玻璃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