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偏甜,低产,坑王。微博ID:玻璃碗儿_DoctorBowl

【毒液】【暴卡】Nice Ride(pwp)

暴乱/卡尔顿的小破车,他俩第一次结合的故事。pwp警告,有一点点强迫警告,触手警告

二刷之后深夜爆肝写着玩的,就是想搞一下小鹿,十分好搞

走AO3,全文点这里:点我

————

卡尔顿从短暂的失神中醒来。

  他整个身子被包裹在襁褓般柔软又温暖的绢绸中,手腕脚腕却传来被刻意忽视的拉扯感。很吵。科学家半眯着眼睛,试图重校颠簸失焦的视线。一团泛着金属冷光的流体缓慢地在他整个视野里浮动,并不断渗进已经被塞满的胸腔和腹部。卡尔顿试图去感受自己的身体,他第一个找回是喉咙撕裂般的疼痛——旋即他意识到一直以来很吵的噪音原来是自己的惨叫。

  于是他停下来去喘息。重获氧分的大脑开始继续运转,兢兢业业地收集来自身体各处积压成灾的反馈。水银色的共生体占满了整个实验室。它伸长着的躯体像一张巨大的蛛网黏连着四壁,每根“蛛丝”都连接至处在房间中心的卡尔顿,将他悬吊在半空中。科学家双手手腕被捆在一起拉至头顶,共生体缠绕在腰部的肢体将他托起,其余几根从他紧绷着的细瘦脚踝攀附而上,消失在西装笔挺的裤管里,将他膝盖拉开,形成一个仰面躺在网间的别扭姿势。卡尔顿被迫仰头看着天花板已经碎了一半的灯管,这个毫无着力点的处境使这个习惯置身事外发号施令的男人有点恐慌。于是他下意识地试图挣开腿间附着的触角——接着他发出一声猝然的惨叫——

  他的腿被过于坚韧的共生体生生折断了。

  眼泪几乎是一瞬间就流出来了。生理性的,也许不完全是。剧烈的、几乎无法承受的疼痛直窜而上,而那折断他骨头的流体却扔不罢休,它在卡尔顿几乎失去理智的痛呼和求饶声中包裹住透皮而出的森森碎骨,接着有什么温热又粗糙的东西湿漉漉地拂过科学家的脸颊。

  “别怕。别怕。”

  喃喃低语在脑海深处响起,带着蛊惑人心的安抚力。

  “我修好你了。”

全文在这:点我

评论 ( 12 )
热度 ( 288 )

© 玻璃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