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偏甜,低产,坑王。微博ID:玻璃碗儿_DoctorBowl

【奇异铁】Something strange(1)

出差的火车上疯狂摸鱼,OOC的言情小甜饼。大概是逝去的人都被救回来之后两个人在基地的双向暗恋日常。
大概有后续吧……
————————————
斯特兰奇倚在吧台旁边,大部分身子都遮在斗篷的阴影里。他一如既往的板着脸,抬起的右手指间玩弄着一小杯七分满的威士忌,小小的玻璃杯几次都险些翻倒,却在他游刃有余的动作下滴水不洒。他没盯着自己的手,视线探往更远的地方——派对中心那个发着光的人,不知为何往这边走过来了。

“哇哦。你还真适合去变戏法。”

发光体凑近了,用那双斯特兰奇总觉得漂亮的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眼睛看着他的手。于是他下意识地停下了动作,小杯子被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酒洒了一半,落在两人脚下。

托尼啧了一声,把手里空了的鸡尾酒杯凑到他面前,“我听索尔说了,来表演一下续杯嘛,戏法大师。”

“是秘术大师,矮子。”斯特兰奇回应,声音低沉,“你最好不要轻视我的法术,毕竟填满酒杯容易,把你扔到南极去?一样容易。”

“哼。”托尼满不在乎地把杯子往吧台上一搁,凑近某位秘术大师,“你以为我没法子治你吗?开玩笑。”他抱着双臂又靠近了一点,仰着的脑袋都快碰到博士下巴了,“自从洛基第一次入侵我就开始研究应对法师的方案了,正好用你来试……唔!”

一张斗篷盖在了气势汹汹的钢铁侠的脑袋上,把他拉远。托尼挣扎了好一会儿才探出头发乱糟糟的脑袋,刚想发火却发现某人已经不见了。完成任务的披风也顺势飞走,被气头上的托尼抓住衣角,“你别跑!”

“……托尼?你干嘛呢?”

路过的布鲁斯端着一大杯啤酒,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好友跟一块破破烂烂的披风较劲。

托尼被他一看,跟被泼了一盆冷水一样泄下气来。他耷拉下胳膊,一松手,披风就飞快地逃走了。瘪了的托尼转过身,可怜兮兮地看着布鲁斯,“他为什么这么不喜欢我?”

布鲁斯让他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的心一软,刚想上前安慰就听那人又说了一句,“也可能是在我面前自惭形秽,话都说不出……哎布鲁斯你去哪?”

最后一次了,扭头就走的布鲁斯想,再被你那双大眼睛骗的心软我就愧对我的七个博士学位。

托尼于是就孤零零地站在了吧台边。酒保不知何时又给他做了一杯同样的鸡尾酒,他举着那杯不含酒精的粉红饮料倚在刚才奇异博士呆过的地方,咬着装饰用小伞的牙签伞柄,发起呆来。

只不过看变戏法的独自在角落发霉,想找个由头过来聊聊,没想到说了两句对方就跑了,究竟是有多不待见自己,明明有和他一样帅气的胡子……托尼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老是自找没趣地往魔法马脸身边凑,也许是他给他的感觉有种莫名的熟悉。

斯特兰奇在房间打坐。他在冥想——与其说是冥想,不如具体一点说是在想某个人。刚才托尼靠近的那一刻睫毛都清晰可见,斯特兰奇差点忍不住伸手去拥抱他,但还是用残存的理智叫斗篷把他推远,接着仓皇逃窜。卸了盔甲的托尼小小的,跳着脚和他理论的样子像只张牙舞爪的小猫。但他并不是只小猫——在托尼看来他只与奇异博士认识了不到一周,可就在斯特兰奇窥视过的那一千多万个未来中,他曾千万次注视着这个略显单薄的“凡人”一次次挡在所有人面前,一次次咬牙抵死与力量悬殊如此之大的灭霸对抗,一次次流尽最后一滴血都没低下高昂的头。他见过那双眼睛盛满星辰,见过它充盈希望,也见过它逐渐黯淡直到最后一点光亮熄灭。初次见面的时候,他根本不把这个看起来很不靠谱、对什么都无所谓的、外界传言一团糟的花花公子放在眼里,但现在,斯特兰奇似乎没法将视线从他脸上移开。

他们……太像了。

就像别人看不到托尼轻佻笑容下的伤痛和他背的那些不属于自己的枷锁,托尼也看不到斯特兰奇曾经把自己困在无尽的时间循环中,一次又一次死亡,一次又一次复生,一次又一次重复痛苦。

痛习惯了,并不是就不需要疗伤。放任麻木的伤口不管,最终只会剩下……

斯特兰奇晃了晃脑袋,让自己不去想那个无法触及的、夕阳下孤寂的身影。他叹了口气,伸出手在虚空中画起圈来。

托尼伸了个懒腰缓解久坐的酸痛。桌上的马克杯早就空了,他抓起杯子,迷迷糊糊地往餐厅走去。刚走到门口,他就敏锐地察觉到房间里有人——接着就瞧见了那抹红色的斗篷。

“Doc!”他笑着晃了晃杯子,“我以为你不住这里。”

“我是不住这里。”斯特兰奇皱着眉头看他轻车熟路地走到咖啡机前接了杯黑咖,“喝咖啡还不如睡一觉。”

托尼漫不经心地应着,端着杯子走到他身边,“你又不是我的医生。”

斯特兰奇被这称呼搞的眼皮一跳。他伸出手施了个法术,托尼手中的马克杯变成了冒着热气的茶杯,“喝这个,还健康点。”

“英国人……”托尼不满地尝了一口,异域香料混合出奇特的风味。他回味了一会儿,“倒是还行。”

斯特兰奇低头看他。托尼看起来很是困倦,低垂着眼睛盯着桌子发呆。他的睫毛翘起小小的弧度,下巴上没打理的胡茬毛毛刺刺的。虽然消瘦,两颊还是有些软肉,喝水的时候喉结上下滚动,黑色T恤的圆形领口露出一小片皮肤,被胸前的反应堆照亮。

他看了有一会儿。托尼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茶,发了一会儿呆。空气安静而舒适,直到托尼突然伸手覆上了斯特兰奇搭在吧台上的手。

斯特兰奇差点瞬间移动。他脑子嗡地一声,“……托尼?”

“看看你的手。”托尼的声音还是很随意,他放下茶杯,低着头把奇异博士的手指摊开放在自己手中,认真地用指尖描画那些疤痕。他仔仔细细地将五指摸了个遍,才停了下来。斯特兰奇以为他要发问了,但托尼只是像捧起什么易碎品一样轻柔地捧起他的手,接着……

他在斯特兰奇残损的指间印下一个吻。

“托尼。”斯特兰奇听见了自己分外冷静的声音,“你这是在干什么?”

托尼脸上的微笑僵了僵。

“用……用你的手擦嘴。”他开始胡说八道,“晚安Doc,拜拜。”

斯特兰奇看着他的背影,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指,那颗本来就多灾多难的心脏在胸膛里跳的都快爆炸了。他面无表情、哆哆嗦嗦地伸出手,连个圈都画不圆。

完了,奇异博士从歪歪扭扭的圆圈里踏回自己的房间,耳朵都红透了。他使劲抹了把脸,脑子里一团浆糊,眼前却全都是托尼垂着眼帘亲吻他的模样。他的指尖像是栖了只花瓣做的蝴蝶,僵硬到生怕一颤抖就会惊走残存的柔软。

该死。他想,自己就该顺势回吻他布满疤痕的胸膛。

TBC

下一章

评论 ( 14 )
热度 ( 207 )

© 玻璃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