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偏甜,低产,坑王。微博ID:玻璃碗儿_DoctorBowl

【冈纳X丹尼】Hello puppy(7)


“Gunnar,小心!”

有模糊且急切的声音从台上传来,Gunnar回过头去,看见人群中冲他喊着的Barney。

发生什么了?

Danny在他面前用黑亮的眼睛看着他,微笑着伸出手,“Gunnar——”

一片血红。

“puppy!!!”Gunnar大喊一声坐起来,目光所及都是一片陌生的白。左手有种被牵制的感觉,他看过去,细小的针连着管子接在头顶的玻璃瓶上。胸前的疼痛这时才一点点刺激着脑神经,Gunnar低下头,看见胸前层叠包扎的白色绷带隐隐渗出血红。

“你醒了……伤口挣开了,护士!”

年轻的护士战战兢兢地在一帮看起来很像黑社会的老男人注视下给这个看起来要吃人的大块头重新换药包扎。Barney掏出一根烟,瞟到一边的“禁止吸烟”标志低声骂了一句又塞回口袋,侧身给逃跑般离开的护士让路,“你怎样,Gunnar?”

雇佣兵晃晃沉重的脑袋,什么也想不起来,“我怎么了?Danny呢?”

“你不记得了?”Christmas把削好的苹果递给他,“那天你跳下去救Danny,他那个死胖子老板以为你是竞争对手,怕自己输就给了你一枪。”“然后我们就把场子砸了。”Doctor接话,露出一口白牙笑了。“Trench拉响了火警……我们光顾着救你,只干掉了那儿的老板和Bart的几个小喽啰,让Bart趁乱带着Danny逃了。”Barney低沉地说着,站起身来,“不行,我得出去抽一根。”

Gunnar闷闷地啃着苹果。他就这样倒下去,Danny一定吓坏了。“我得去救他。”

“你先歇着吧,不管咋说受伤了就得养着,你又不是金刚狼。”Christmas把他摁回去,“我们正找他的消息,知道了告诉你,大伙儿一块商量。”

Barney带着一身烟味从门外探进头来,招呼Christmas出去。Gunnar盯着半开着门低声交谈的两个人,突然瘪瘪嘴开口,“谢了,兄弟。”

Barney半睁着眼挑挑眉,点点头冲他竖起拇指,“好好养着,兄弟。”

俩人关上门出去了。在窗口掀开窗帘往外看的Road放下帘子转过身来,“还饿吗?我给你下去买点啥?”

在枪林弹雨中沐血战斗过的大块头,突然有点想哭。他用没扎针的那只手揉揉发酸的鼻头,“我想吃Subway。”

“去你的Gunnar,离医院最近的Subway三个街区开外呢!”Doctor把柜子上不知道谁送的花篮中的一支花扔向病人。

“12寸的金枪鱼。”

“我给你买毒药得了!”

Road和Doctor划拳,输了的Road冲嘚瑟的Doctor竖了个中指念叨着“我特么到底为啥嘴贱问他饿不饿呢”摔门出去了。

Doctor笑着摇摇头,拉着凳子坐到一边,“我说维京人,你再睡会儿吧。睡眠有助于恢复。”

“我为啥要听一个被叫做Dr.Death的人的建议。”Gunnar嘟囔了一句,还是闭上了眼。

 

“Gunnar……”

笑脸。枪声。鲜血。

尖叫声,怒吼声,拖拽,推搡。狭小车厢,金属碰撞,黑暗,过于明亮的白炽灯光。

Danny睁着失焦的双眼,勉强捕捉到面前近距离冲他大喊的人脸。

“……Danny!Danny!Danny!”

“……Bart……”

“妈的,你终于认出我来了?!”脸上的伤口还流着血,Bart一边用毛巾擦着一边气急败坏地吼着,唾沫横飞,“你是我养的狗,不是野狗,出去招惹其他野狗来咬自己家人,你长进了啊?!你看看你干的好事!现在好了,钱都没了!混蛋!废物!”

“Gunnar……”Danny只是茫然地看着他,“Gunnar呢……”

“Gunnar是啥玩意儿?!你看看你招的一些什么人!要不是我打死那个大块头,你现在早见上帝去了!哦我想起你没有信仰……你可能就见狗神去了!”身后的小跟班笑了起来,被Bart一下揍在头顶,“笑个屁!好笑啊!”

“死……”

“妈的,跟你真是没话说了!你也看见外面的世界多危险了,别老想往外跑了!这里就是你的家!我是把你养大的人,我养你,你帮我,多简单的生活!这才是你该有的生活,你这只狗!”喊得有点累了,Bart松松衣领,手一挥,“把他扔笼子里去!关上几天紧闭!真是气死我了!”

站在一旁的小喽啰赶紧过来拽住Danny的项圈,把他拖到笼子旁边。“你在流血……用这个。”他往Danny手里塞了一卷胶布,把他推下去然后拉上铁栅栏锁上。

“Gunnar……死……”

Danny蜷在自己久违的床上,抱着那只已经破败不堪的小熊。胶布被他用来粘好小熊脸上裂开的缝隙。粘的不够好,还是有棉絮漏出来。他拿起那本单词书,盯着“Kiss”和“Family”那一页。额头上的血滴到纸张上,和那些已经干涸发黑的旧血渍重叠。笼子里又阴暗又潮湿,一点也比不上Gunnar卧室的那张床,更比不上一起睡时大块头温暖的胸膛和有力的胳膊。

啪。

又有一滴血滴在纸上,Danny低下头却没看见预料中的红色痕迹,那滴“血”是无色的。

又一滴。他伸手向自己脸上摸去,凉凉的一片湿润。

是眼泪。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流过眼泪了。

Danny把手按在脸上,喉咙里发出困兽般的呜呜声。

TBC


评论 ( 1 )
热度 ( 20 )

© 玻璃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