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偏甜,低产,坑王。微博ID:玻璃碗儿_DoctorBowl

【冈纳X丹尼】Hello puppy(9)【完结】

完结啦~有人要无料咩!


“这样就好了。”

仔细地缠上最后一圈绷带,Gunnar满意地轻拍了一下用胶带平整粘合的接缝处。Danny温顺地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为自己包扎胳膊上被碎玻璃划伤的地方,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一直绷紧的神经松弛下来,他才得到身体各部分不满的反馈。饥饿、疼痛、疲惫席卷而来,Danny其实早就习惯承受这种不适,但面前那个大块头却让他软弱了下来,并且这种软弱让他感到那么理直气壮。

“Gunnar。”

“嗯?”Gunnar抬起头,看到男孩稚嫩的脸上终于出现了符合自身年龄的表情。Danny咬着下嘴唇眼眶蓄满眼泪,“饿,疼,累。”

炸弹在面前爆炸都一眼不眨的雇佣兵却不知道怎么面对一个有大哭一场势头的孩子。他手忙脚乱的抱住已经开始抽泣的男孩,尽量轻柔地抚摸Danny的背,“不哭。饿了我给你做吃的,疼了我给你抹药,累了你想睡多久睡多久。一切都会好起来的,Danny。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多少年来第一次,自己示弱的时候回应的不是胶带或冰冷的罐头,不是吼叫和又一段漫长的放任不管在冰冷的地窖里自我恢复,而是拥抱、安慰和“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一切已经好起来了,Gunnar。

Barney提枪冲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个PBS纪录片般感人的场景。一个胸口还有没愈合的枪伤的蠢熊抱着一个胳膊头上都绑着绷带的蠢企鹅,一个哭的像是找到妈妈一样,一个笑的好像找到了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似的。

啧,老队长马上被自己的想法肉麻出一身鸡皮疙瘩,于是他决定加入到这个温馨的气氛里。他轻轻走进屋里,伸手揪住两个人的衣领,

“你俩都给老子滚回医院去!”

 

由于Gunnar说什么都不愿意回到那个无聊透顶的病房,而且他为了证明自己没事差点表演胸口碎大石,所以最后三个人还是回到了纹身店。食物塞了满嘴的Danny一进纹身店就口齿不清的说着什么,还没等他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从里间走出来的Tool就指着他叫起来,“喔,是你!”

“你们认识?”Barney挑挑眉毛。“上次有个无赖带着他说来收保护费,让我揍了一顿。”Tool看起来对Danny很感兴趣,他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来一根棒棒糖,“给你孩子,你叫什么?”

“Danny……”有Gunnar在身边,Danny变得开朗多了。他接过糖撕开舔一口,惊喜地睁大眼,“甜的!”

“糖当然是甜的……”Tool大笑着揉揉Danny毛躁躁的头顶,“这孩子真好玩。”

Gunnar被Doctor摁着检查完从楼上下来,一眼就瞅见两个一看就不是好人的老混蛋围着舔着棒棒糖毫无防备的Danny。他没来由的有点不高兴,走过去插进三人中间挡在Danny前面,用独有的低沉声音警告着,“他很累了,需要休息。”

Barney耸耸肩退后一步,看着Gunnar低下头立刻温和下表情牵着Danny走向里间,转头看向Tool,“这家伙也是没救了。”

“哦我还记得你那年跟我说你要开了他的表情,Gunnar这家伙老喜欢闷头做些奇怪的事情,我倒是挺喜欢。”Tool咧嘴笑笑,“不管他了,我们继续?”

轻车熟路的坐在镜子前面,Barney脱下上衣露出已经纹满纹身的后背。Tool搬个凳子坐在他身后,细细地在已完成的敢死队标志旁边纹着某个节日的字样。门外传来机车的轰鸣声,Barney从喉咙里发出笑声,“喔,圣诞来了。”

话音没落Christmas就从门口急匆匆地冲了进来,“Danny呢?”“喔。”Barney从镜子里看着他,慢吞吞的回答,“没想到你这么喜欢小孩子。”“我也没想到你这么喜欢骷髅头。说真的,你到底想在身上纹几个骷髅?”Christmas不甘示弱地回应着。老队长一副“我老了我说不过你了”的无赖相撇撇嘴,Tool忍着笑接话:“他和Gunnar在里间睡觉呢。”

Christmas无视了Tool接下来说的关于在他光亮的脑门上纹个蜘蛛网的提议,火急火燎地走向里面。Tool看着他的背影闭了嘴,转过来认真地继续手下的动作。

“……他真以为你在纹骷髅?”

“我这么跟他说的。”

纹身师看着Barney映在镜子里的那张露出狡黠表情的老脸,无奈地摇摇头。

轻手轻脚地推开半掩的屋门,Christmas探头进去。大块头和小Danny正如Tool所说正在熟睡着。天色已晚,窗外路灯的光芒白晃晃地投射进来,为阴影里的房间镀上一层银边。空气中掺杂着远处教堂传来的钟声,一下一下的回荡着。Danny用一种缺乏安全感的姿势蜷缩着,Gunnar则很有保护意识地将一只粗壮的胳膊搭在Danny身上,睡觉都皱着眉头。他们都疲惫的带着伤痕,又都睡得那么安然。

就好像是两个人都走了很长很长的路却找不到休息的地方,走的太累太倦,然后终于相遇,很自然的在对方身边完全放松下来,做一个完整的美梦。

Christmas看着两个熟睡的家伙,不由得微笑了起来。

 

大概是因为队伍里都是一群平均年龄50岁的糟老头子,Danny的出现让大家都兴奋了起来。Barney和Christmas热衷于给Danny买各种衣服,Galgo则喜欢拽着他聊天——小孩子一般都对唠唠叨叨的老人很有耐心。Tool喜欢喂Danny各种糖果零食,他就喜欢看Danny吃到不同口味的东西时,把那双黑亮的眼睛瞪的圆圆的可爱模样。Doctor和Road也喜欢和Danny坐在一起问他问题,如果说有什么人没沉浸在这温馨的气氛里的话,那就是一直苦着脸的Gunnar没错了。

“说真的,我什么时候能回家。”第五十六遍,Gunnar拽住手里拿着又一件新的小号衬衣的Barney,没好气地问着。“我说过了,你俩的伤没好之前得有人看着,最近又没啥任务,这么呆着挺好的。”Barney心不在焉的回应着,摆脱想抗议的Gunnar凑到正给Danny系扣子的Christmas身边。

好才有鬼。Gunnar闷闷的看着被团团围住的Danny,心里闷闷的。只有两个人住的时候Danny只会瞪着大眼看着他,耐心地听他语速缓慢地念叨着一些没什么意义的故事。而现在,Danny变得对每个人都很温柔,都微笑,都没有防备。这种转变对Danny来说应该是件好事,可Gunnar就是开心不起来。

“Gunnar。”

大块头闷闷地抬起头,看到穿着白色衬衫的Danny开心的朝他跑过来,“这件,好看吗?”“好看。”Gunnar不由自主地咧开一个笑容,伸手帮Danny整理领口。Danny傻傻地笑着,“Gunnar的家人们,都是好人呢。”

整理的动作一滞,Gunnar看向Danny,“Puppy,问你个问题。”

“嗯?”

“Puppy是喜欢他们多一点,还是喜欢Gunnar多一点。”

旁边凑巧听到这句话的Christmas差点把嘴里的咖啡喷出来。

“Gunnar,当然是Gunnar。”Danny没怎么思考就回答了出来,表情很认真,“Gunnar,不一样,很重要。”

扑通。

“哎哎哎,”不远处的Doctor用胳膊拐拐身边的Barney,“你看Gunnar笑的怎么这么猥琐呢。”

Barney正抱着胳膊笑的开心,一粒子弹就随着枪响擦着他的脸嵌进了身后的墙里。

Gunnar一下子起身把Danny藏在身后,还没抽出刀就瞥见Christmas冲出去的身影。然后打斗声和一阵惨叫就传了进来,等大家都凑到门口的时候,只看到趴了一地的人,和站在中间手里握着一把并未沾血的刀的Christmas。

“一群小喽啰,很弱。”Christmas回过头来挑挑眉,“你们干嘛都这么看着我。”

Doctor默默地站的离Barney远了点。

“你们!你们不许动!”一个穿着白色西服的胖子突然从墙边闪出来,双手握着一把手枪指向站在门口的人们,“交出Danny!不然我就开枪了!”

“Bart……”Danny在Gunnar身后喃喃着,想要站出来。身边的Doctor伸手拦住他,摇摇头。“Danny!我看见你了!快点到我这里来!不然我就把你的朋友——”

一声枪响。

Bart摔坐在地上,惊恐地捂住流血的右臂,看着一步步逼近的Gunnar。个子高大的雇佣兵一脚踩在他的伤口上,将手中的刀凑近他下巴下面那堆不能称为脖子的赘肉,“Bart。久仰大名。”

“不不不,是我把Danny养大的!我是他的救命恩人,没有我他早就死了!!对不对Danny——”

受伤的胳膊传来骨头断裂的声音,Bart疼的哀嚎一声。Gunnar勾起一边嘴角,将刀沿着Bart的脖颈滑到胸口,所到之处洁白的衣服撕裂,绽开鲜红的痕迹。他逆着光狠狠盯着哀嚎求饶的男人,脸上的伤疤扭曲着,声音低沉,“你没有资格叫他的名字。”

Christmas揽住一直盯着看的Danny,遮住他的眼睛。

 

“我真想再杀这混蛋几百次。”

Gunnar嘴里嚼着面包,心情很好地跟Doctor搭着话。“你这混蛋把我剃须刀弄脏了,我可不怎么开心。”Doctor打趣着,也往嘴里塞着面包,“Danny呢?”“不知道,让老兔子和Tool带走玩去了吧。”Gunnar不在意的回答着。“哟,不吃醋了?”Doctor使坏地挤挤眼。“随他们去。”反正Danny最喜欢我。Gunnar这么想着,嘴角又扬起来了。

“一开始会疼的,慢慢地就好了。你把衣服穿好,别着凉。”“嗯。”

“你们又干啥了!!!”

Gunnar瞬间拍桌子站起转身,看到一脸茫然的Tool和开心的Danny。“这孩子说也想要个纹身,我就给他纹了一个……我还能干啥。”“Gunnar快看!”Danny把胳膊举到Gunnar面前,小臂内侧有一个还泛着红色的新鲜刺青,骷髅和乌鸦,敢死队的标志。

“既然标志都纹了,不如就加入我们算了。”Barney从后面走出来,仍然是拖着长音懒散的语气。“不行,Danny不能和我们一起去冒险。”Gunnar护着Danny,义正言辞地拒绝。

“Gunnar……我不能加入大家吗?”Danny拽着他的领口看上来,眼睛亮晶晶的。

战斗教会了Gunnar很多,就是没教怎么对这么一双清澈的眼睛说不。

“这就决定了!Danny,为了庆祝你加入我们的家,今晚去老地方聚聚。”Barney很高兴地拍拍Danny的肩膀,“Danny这个名字是那混蛋给你取的,总觉得在叫小狗。不如改个名字好了。”

“叫什么呢……”Christmas兴致勃勃地思考了起来。

“既然长了一副亚洲人的模样,就取个中国味的名字,‘Kong Kao,怎么样?”Barney一锤定音。

“Kong Kao……”一直都带着口音的Danny发这个词却没什么障碍,“我喜欢这个名字。”

“那走吧,Kong Kao!”Gunnar把他抱到机车上,发动引擎。

漫长的、艰难的、疲惫的路还要走下去,痛苦和悲伤也不会永远远离,但是至少再也不是孤身一人。风从耳边呼啸而过,Danny抱紧Gunnar的腰,将脸埋在他的背上。这么多年的黑暗和迷惘,这么多年的孤独和痛苦,换来那一天的你,眼睛蓝的像一片没有风浪的海。你低下头,露出不怎么好看的笑容,声音却极尽温柔。换来那一句,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打破我寂静世界的那句话,

“Hello, puppy!”

足矣。

The end


评论 ( 3 )
热度 ( 25 )

© 玻璃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