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偏甜,低产,坑王。微博ID:玻璃碗儿_DoctorBowl

#EC#情人节

  一篇AU小甜饼,拖了很久的情人节贺文……新年快乐啦~


  “今天这里的人……为什么会这么多!”

  下午四点的游乐场门前人山人海,彩色的霓虹灯拼凑出各种图案和字样,光亮晕开让人目眩神迷。各种人偶在门口走来走去做出夸张的姿势,喇叭里放出的音乐、气球糖果小贩的叫卖声、孩子们的欢呼还有远处跳楼机乘坐者的尖叫声混成一团,渲染出游乐场独有的欢乐气氛。

  不远处,穿着单薄风衣的德国男人挫败地揉乱了自己的红发,皱眉低声嘟囔着。他身边稍矮一点的蓝眼睛男人裹紧了围巾,温和地抬起头安慰,“没关系的Erik,不然我们回去,改天再来吧。”

  Erik听到这话突然变得紧张了起来,“不不不我去排队——Charles你到旁边的便利店等我,有空调,这里太冷。”他没等Charles回应,就匆匆忙忙地挤进熙攘的人群中去。

  Charles笑着看Erik那件深色的风衣被其他各种色彩淹没,转身进了身边的便利店。收银台后的亚洲妹子看到他进来红着脸用不熟练的英语打招呼,他礼貌的点点头,要了一杯咖啡。天色还早,Charles坐在便利店的玻璃橱窗前,出神的看着外面的人群。那个总板着脸的蠢家伙,肯定被周围的妹子围着夸赞,虽然不动声色但心里早就慌成一团了吧。

  那个Erik。

  Charles是个旅行者,这是他对自己旅游杂志专栏作者这个职业的文艺定义。他家业殷实,甚至还继承了代代传下来的一座城堡。但是Charles是个闲不住的人,他喜欢到处走走,见识不同的人和景色。他走过太多太多地方,家里墙上的世界地图被大头钉钉的密密麻麻。他见过高山上的日出和云海,长路上万千三步一叩的信徒,浩瀚大海壮观瀑布和更多没有名字的溪流,习惯一个人欣赏所有自然最伟大的造物,终于有一天,他突然感觉到了某种孤独。

  如果有人,和我一起走遍这世界就好了。他这样想着,如果有人也懂得欣赏这所有的美好,不需要太多交流,只用站在我身边,一起沉默着感受,就好了。

  然后Charles就遇见了Erik。那是一个清晨,在一个很小的亚洲火山岛。Charles因为时差的原因起得很早,他站在空无一人的海岸公路边,眺望着那片在冬日里格外深蓝的海。黑色的火山岩衬着白色的浪花,还有广阔无垠的海面和天上那几朵深沉的云,Charles沉醉地凝视着,然后一个磁性低沉的嗓音就在他耳边响起。

  “太美了,不是吗?”

  Charles回过头去,而那就是Erik了。那人站在旁边,稍稍低头看过来,深邃的眼睛有着绿色的光芒。暗红色的短发有点乱了,海风扬起他没系上的风衣下摆,露出他穿着紧身毛衣的完美身材。他的睫毛很长鼻子很高,笑起来却像只蠢蠢的鲨鱼:“嘿,我是Erik,ErikLehnsherr。”

  他身后是空无一人的柏油公路,涂在上面的蓝白线条笔直的延伸开去,直到天际边。

  “Charles Xavier。你说的没错,的确太美了。”Charles笑着回应他。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说的是景色,还是这场相遇。

  这个看起来很冷峻的男人意外的很健谈,Charles很快就和他熟络起来。Erik是个白手起家的商人,在商海打拼多年终于攒下不少的钱财,在巅峰时期果断退居二线,四处旅行。他们聊了很多,Charles去过很多Erik没去过的地方,Erik也去过很多Charles没去过的地方,但更多的是两个人都想去,还没来得及去的地方。

  “那今后我们就一起旅行吧!”

  Erik真的是个很好的旅伴。他太贴心,所有事情都安排的面面俱到,他又很安静,从不多嘴,只是默默地陪伴。很多时候无需言语,他们只要一个对视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他对别人彬彬有礼,对Charles则总是露出毫无防备的傻笑,还总是被Charles坏心眼的玩笑逗得脸红到耳朵根。两个人出去总是住一间房,有时候被前台姑娘误会是一对,Charles总是顺势调侃,Erik则会慌张的手足无措。

  他真的是个很棒的人,能遇见他,真是太好了。Charles捧着热热的咖啡,看着窗外走过来的高个男子,将脸藏在围巾后面偷偷地笑起来。

  “Charles,我买到票了——给我的吗?谢谢。”Erik的鼻尖冻得有些发红,他接过Charles递去的咖啡,咧开嘴笑的很傻,“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人那么多。”

  “Erik。”原本和他把并肩走着的Charles突然严肃地停下脚步抬头看他,“你真的不知道几天是什么日子?”

  “啊?”大鲨鱼蠢蠢地眨眨眼睛。

  Charles拽过他的胳膊,让他去看游乐园城堡外一对对情侣和那些爱心形状的气球、彩带,“今天是情人节,迷糊先生。”

  Erik半张着嘴愣在那里,脸上开始有点发红。Charles趁他还没打退堂鼓的时候赶紧拽着他往门里走去,“快走吧Erik我要去玩那个!”

  跳楼机,过山车,海盗船……一圈下来之后Erik都已经累得脸发白。Charles虽然仍然跃跃欲试但是也已经气喘吁吁,两个人头发凌乱衣冠不整,狼狈地坐在路边的凳子上。他们对视了一眼看到对方滑稽的样子,又忍不住都笑了起来。已是华灯初上,一对对牵着手的情侣从他们面前走过。Erik干咳几声站起身,“我看到那边有卖冰激凌的,要不要吃?”

  一番刺激运动驱走了晚冬的寒意,Charles连忙点头,“好好好!”“你要什么味道的?”Erik又咧嘴笑起来。Charles笑盈盈地歪头看他,“我想吃鲨鱼味儿的。”

  “鲨鱼味的?”Erik不明所以。

  Charles舔舔嘴唇,“你呀。”

  鲨鱼先生又愣了一下,然后说着“草莓就行吧”落荒而逃。

  Charles看着他的背影,咬了咬嘴唇。Erik对他说过,自己有过前妻,还有个儿子在离婚的时候判给了她。他不知道Erik对他好是单纯的友谊还是别的什么,这总不明说的态度让他倍觉煎熬。他忘记从哪里见到过一句话,说你曾经对你想要的那个人设立过很多标准,而当他出现的时候,才发觉他就是标准。他现在觉得自己已经沦陷的很彻底了,红发是最棒的了,绿色的眼睛性感的不像话,高出半个头的身高差太配了,低沉的嗓音简直让人沉醉。还有那个傻傻的笑……多么可爱啊。就算有时候有争吵,他拧着眉头赌气的样子,也可爱极了。

  想再近一点。再近一点。想独占更多。

  Erik在这时候出现在Charles的视线里。他身后是一座白墙蓝顶的童话城堡,背后的灯光让他整个人的轮廓都变得柔和,Erik一手举着一个很高的冰激凌,穿过嘈杂的人群,就这样向他走来。

  “我们去坐那个吧。”Charles止不住嘴角的上扬。 

  摩天轮检票妹子的笑容意味深长。Erik匆匆躲进去,脸上的红晕一直没退。Charles坐在他对面,带着微笑看向窗外。游乐场上的人渐渐变成小小的一点,城堡也在他们脚下。这个夜晚的天空很晴朗,有很多星辰和明亮的月光。一直没有说话的Erik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似的低声说着,“我们到最高的地方了。”

  “嗯。”Charles转头看他,然后对方就措不及防地吻了过来。

  Erik身上陌生又熟悉的淡淡香水味和烟草味让Charles有些晕眩。他回应着,感觉到有礼花在近在咫尺的天空绽放。光影斑斓下Erik拥着Charles,在他耳边轻轻低喃,“和我在一起吧。”

  这告白有点出乎意料却又是情理之中。Charles抬头看过去,眼睛里像是盛了一片温柔的海洋,“好呀,我有很多地方想带你去看呢。”

  Erik垂下眼睛看着他,轻轻勾起嘴角,“刚好,我也是。”

The end

EC初遇海滩!

游乐园里的城堡!


评论 ( 6 )
热度 ( 75 )

© 玻璃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