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偏甜,低产,坑王。微博ID:玻璃碗儿_DoctorBowl

#EC# 梦见(1)

【AU】Erik每晚梦见Charles的故事。有点慢热,一开始可能会无聊quq慢慢来吧

1
一切像张曝光过度的老照片。
Erik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只是自然的站在某个熟悉的古典建筑物走廊间,带着批判的目光审视着面前的一片庭院。天空是那种非常清爽的深蓝,澄澈又不刺眼的阳光透过不具名大树的繁茂枝叶洒下来,落着些许黄叶的雕塑喷泉上印满深深浅浅的光影。庭院里来来往往的青年们仿佛是突然出现,又仿佛早就在那里了。他们微笑着,谈论着,内容却不甚清晰。
这一切都轮廓模糊看不真切,像张会动的画,Erik只能看着,却无法融入。
“嘿。”
不大的声音从左肩处传来,Erik转头看过去,一切却变得明晰起来。像一滴墨滴入水中般,一张青年的脸清楚的出现在他面前。那孩子有着微卷的深棕色短发,白皙皮肤红润嘴唇和折射着阳光的天蓝瞳眸,Erik甚至能数清他的睫毛。在一片模糊的光影中,他就像相机对焦一般出现,穿着同样细节明显的白色衬衫和浅蓝色针织背心,“同学,请问你知道礼堂怎么走吗?”
温和软糯的苏格兰口音都那么清晰的在耳边响起。Erik开口,像背一句熟稔的台词,“去新生典礼吗?刚巧,我们同路。”
“真的?那一起走吧!”青年笑起来脸颊鼓鼓的,“我叫Charles,Charles ……,你呢?”
他没听清Charles的姓,但他也没大在意。
“Erik Lehnsherr。”

睁开双眼的时候,Erik的嘴角还是上扬的。他伸手关掉闹钟,花了几分钟才搞清自己是刚从梦中醒来。他跳下床,光脚走到客厅,倒了杯水将几粒色彩鲜艳的药粒仰头咽下。冰凉的水直冲而下,让他稍微清醒了点。
这感觉有点怪异,因为在梦中结识一个蓝眼睛漂亮青年带来的虚假喜悦竟然让他带着微笑醒来,而且这个梦具体到直到走进办公室,他的脑海里还回荡着Charles的声音,和他那双蓝色眼睛。说不上为什么,看到那家伙脸的一刹那,Erik的心就像被狠狠撞了一下一般,有种又疼又慌张的颤栗感。
一见钟情……和一个梦里的人?
Erik早就不是什么懵懂的学生了,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同性恋——事实上,他感觉自己几乎是个不会对任何人动心的无性恋。他可以和女人或男人上床,也会说情话,可他就是没法把这些人放在心里,没法真正的去爱上谁。爱只是种累赘,是种让人迷失方向丧失判断力的毒药。Erik这样想着,晃晃头将那个莫名让他在意的、无关紧要的梦中人从脑袋中剔除出去。
这一天接下来的时间,他就真的没再去想Charles。他有太多工作要做,其中有很多是他为了不让自己闲下来而故意添加的。他必须让自己忙的像个陀螺,只要有点空闲,他就会心慌烦躁情绪失控。Erik不知道这毛病是什么时候得上的,正如他也记不清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看心理医生的。他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像个坏掉的机器,只会不停工作,以痛苦和疲惫为乐。
心理医生Scott Summers应该算是Erik唯一的朋友。Erik喜欢和他聊天,他们有保密协议,这让他感到放心,即使他每次聊的都是些邻居的猫楼下的小孩这种导致他神经衰弱的小事。而且Scott是个很明智的人,他从不妄加评论,脸上总挂着恰到好处的微笑。Erik喜欢他这样,他喜欢别人带着面具和他交流,喜欢别人不付出真心,喜欢别人公事公办。没有多余的人际关系,这让他感觉轻快很多。他们有时也会出去喝喝酒,以朋友的身份,不收费。
“Scott,我昨晚梦见了一个人。”
酒吧昏暗的气氛让Erik很有安全感。他把自己隐在黑暗里,晃着加了些许冰块的酒。他旁边的Scott——带着矫正色弱的红石英眼镜的瘦高个,嘴角挑起一点弧度,用令人舒服的嗓音接话,“谁?”
“不知道,我在此之前并没见过他,但是奇怪,他的脸却那么清晰。”Erik抿口酒,有点淡了,“是个娃娃脸的大学生,有很蓝的眼睛,比我矮半头……我还梦见他的名字,是Charles。”
不知道是不是Erik的错觉,Scott的身子好像突然僵了一下。但没等他发问,对方就用徐缓的声调开口, “一般来说梦见这么清楚又不是自己见过的人,多半是看过的一些电视剧或者杂志存在记忆里,潜意识在梦中将这些影像提取出来罢了。你最近是不是想谈恋爱了?”
“不想。”Erik干脆地回答,饮尽杯中的酒,示意酒保续满,“只是这种感觉挺奇怪的,一天都想着他。”
“今晚再梦见个James McAvoy,你就不会想着你的Charles啦。”Scott打趣道。
第二天还有工作,Erik不能喝到太晚。他和Scott在酒吧门口道别,转身的时候被对方从身后叫住:“Erik。”
他转过身去,Scott站在不远的地方,扭头看他,天生上翘的嘴角向下抿了抿,“再梦见那个Charles的话,记得告诉我。”
Erik点点头转身。这场景有种奇怪的熟悉感,他皱皱眉头,自己最近太过于疑神疑鬼,也许下次要让Scott多给自己开点药。
酒吧离他居住的公寓不是很远,Erik徒步往回走。深冬的夜晚很是寒冷,他裹紧大衣,加快了步伐。面前的路被路灯照的一片苍白,除此之外是一片静谧的漆黑阴影,远不及梦中庭院的色彩。
蓝眼睛的Charles。Erik又不受控制的想起他。
今晚,还会梦见他吗?

TBC

评论 ( 7 )
热度 ( 39 )

© 玻璃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