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偏甜,低产,坑王。微博ID:玻璃碗儿_DoctorBowl

【玻璃碗儿生贺】沙与星辰

看哭了艹……谢谢破星星

一闪一闪亮晶晶:

*人名纯属巧合不要在意


*生贺,蠢碗生日快乐


*文不对题的意识流【








——————————————————————








阿霏拖着行李箱走在一望无垠的沙漠上。


随身带的有帐篷,睡袋,几件换洗衣物,罐头,水,通讯设备,备用电池,指南针,还有一张照片。


没有人和她同行,她就那么挺着脊背往前走,头也不回,而且也没有回头的必要,偶尔有风吹过,身后的足迹就消散的无影无踪。


“如果她们敢骗我,回去后就把她们挨个吊打!”她咬着牙诅咒,擦了擦汗水,“太他妈累了......”


已是临近黄昏,沙漠的边缘被镀了金色光晕,她只能不知第几次给自己打气。


就快到了。


她就快到了。








事情的起因还是在一个月前的某次聚会,难得到的人那么齐,阿霏也就多喝了几杯。


她其实心情并不算很好。处在创作的瓶颈期,又对自身风格产生了怀疑和不确定,神色就有点郁郁的。被撺掇着灌了几杯酒,肚子里的话就乖乖吐出来。


“没灵感也没文力,我都不想干了......”她苦着脸趴在桌上,好友就拍拍她肩膀。


“没事啦,你这么棒!”


“我觉得你们都不看我的栏目了......”


“并没有啊!拿点自信出来嘛!原来的日更小天使呢?!”


“就没发生过那种事啊!”


又是一阵兵荒马乱。阿霏心情还是持续低落,然后身边的好友突然冒出一个想法。
“要不要去沙漠看看?”


“......哪儿?”


阿霏真的以为她是太抑郁以至于出现幻听,但看好友一本正经的脸色又好像不是。


“画家不是都会去采风什么的嘛,你也可以去感受一下啊,又能开阔眼界,也许灵感就像猴子一样蹦出来了!”


......等等为什么是猴子,不这不是重点,要她千里迢迢去沙漠还不如在家里做一天仰卧起坐。


可是灵感和文力也很诱人,无法抉择啊......


“我们路上会给你提供支持的!”好友眼神闪亮亮,还在持之不懈卖安利,“我之前去过一次,风景真的很棒......”


“可总觉得如果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很不可靠啊......”


“......槽!”








结果最后还是去了,对方眼神太闪亮简直堪比大型金毛犬,让人忍不下心拒绝。


......反正自己也只用掏机票钱,物资就交给她们,只当是出门旅行一趟吧。阿霏想了想,感觉自己似乎赚的多些,就兴致勃勃舔起了人类博士。


进沙漠前,好友专门递了张照片给她,上面一片空白,阿霏突然觉得有点蠢。


“......干嘛给我这个,又没什么用。”


好友就笑着看她,也没解释,转身上车走了。


“......好歹留点线索啊!”


沿途总有物资补给,一旁也看不到人,还有可供使用的交通工具。一开始的越野车,到摩托,电动车,自行车,直至现在的步行。


本来想把自行车留着,可实在没有力气推它,只好忍痛放弃。


食物和水倒是没断过,她只需对着指南针一直向南走。好友也没告诉她目的地,只给了大致方向就故作神秘的保持沉默,不管她怎样威胁都没吐出半个字。


于是她就沦落到本篇开头艰苦步行的局面。


接下来是把刚才那些交通工具挨个再轮一遍吗还是说步行到达终点有通关加成?阿霏没事可干,只好在心里默默吐槽。


在过去的半个月,她曾因筋疲力竭而咒骂,也后悔过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种地方,某位促使她出门的大型金毛也被她在心里扎了好几个小草人。


开始她还有力气大喊,后来为了省体力,她几乎沉默了一路。


汗水也许夹杂着泪水刚流下来就被蒸发,与白天的高热相比,夜晚她恨不得把箱子里所有的衣服压在睡袋上再点个暖炉。


就像她之前费尽周折开专栏,和人约稿,就像她还是个籍籍无名的小作家,就像那个时候,她刚毕业,心里豪情壮志满怀理想准备去文坛大干一番的时候。


就像那时候,她在通往梦想的荆棘路上摸爬滚打,连跌倒受伤也不觉得疼。


“太累了......已经坚持不下去了......”她坐在沙地上不愿再动,从嗓子里发出一声泣音。


已经,不想再走下去了。








“喂喂,这种时候就放弃真的好吗?都已经快到了。”懒洋洋的声音响起,她抬头,发现金毛犬就站在面前笑嘻嘻的看她。


“......这个笑看起来真恶心啊。”


“......虽然很想揍人但看你还有精神吐槽就算啦。”对方故作大度的摆手,将她从地上拽起来,“已经到这里了,还要放弃吗?”


我已经不想再走下去了,这条路也好,别的路也罢,都不想再走下去了。


因为它们没有任何意义啊。


这句话梗在她喉咙口几次都要冲出来,金毛犬难得严肃的神情让她沉默的咬紧牙关反盯回去。


金毛犬还是最先妥协,眼神柔和下来。


“你觉得做过的事没有意义?”她抬手指指阿霏的身后,“那你回头看看你走过的路。”


“沙子一吹就走还有什么......”阿霏回头,然后伴着她好像因噎住了而沉默的喉咙,眼睛也一点点瞪大。


在她身后,准确点说,是在她身后一碧如洗的夜空中,星屑明亮,银河流淌,它们延绵而去一直通向她来时的那条路。


那条来时她多次想放弃,认为自己不可能走到终点的路。








“把照片拿出来看看?估计你一路上也没动它吧。”


阿霏在行李箱的夹层里找到它,星光从夜空落下,空白照片慢慢显现出原本的内容。


那是她第一本文集的出版时,全员的合照。








在这个静默的夜晚,她看不清金毛犬脸上是什么表情,视野模糊中,只能听到被夜色浸的冰凉的,耐心而又坚定的声音。


“不管你走多远,都要记得回头看看。”


看看当初那个你,那个拼劲十足的你,那个自信洋溢的你,那个在我们眼中最棒的你。


“我们一直在这里。”








星屑光芒微弱,仍然能照亮黑夜。


阿霏把头埋在手中,终于毫无顾忌的,痛快的落下泪水。








“嗯,我知道。”






——————————————————————








fin.

评论 ( 3 )
热度 ( 4 )
  1. 玻璃碗儿一闪一闪亮晶晶 转载了此文字
    看哭了艹……谢谢破星星

© 玻璃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