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偏甜,低产,坑王。微博ID:玻璃碗儿_DoctorBowl

【DoctorWho】10/11水仙 自言自语


是个挺好的天气。

难得不用探险奔跑或者……奔跑的博士翘着腿坐在街边露天咖啡店的的凳子上,惬意地眯起眼抿了口咖啡。正值春天的海滨小镇,他喜欢老姑娘随意停驻的这个地方。四月的阳光肆意地照耀着这个星球,树叶新绿、繁花斑斓,碧蓝的海面上有星点分布的白色小船,每样东西都色彩鲜艳又闪闪发亮。不远处有人在吹着萨克斯,隔壁桌两个少年少女正甜蜜又羞涩地对望,皮肤白皙的围裙姑娘将金色长发盘在头巾后,笑盈盈地把缀了樱桃堆满奶油的小蛋糕放在他面前的小桌子上。

没有(除自己以外)的外星人,没有一边冒烟一边坠落的星舰,行星地球安然自得地缓慢旋转着,一如往常。也许博士是个闲不下的人,这宇宙没了他不行,但在漫长时光中抽出一个下午什么都不做,又有何不可呢?为这星球做了这么多,他也值得这样一个午后作为回报啊。这么想着,博士又抿了一口咖啡,抬头冲脸蛋圆圆的姑娘抛了个媚眼。

在姑娘羞红脸转过去的同时,他却听到了那个再熟悉不过的、让他又爱又恨的声音。

哦,老姑娘的引擎声。烦心于又要卷入事件的空当,博士还是赞叹了她的性感。不过,自己应该没给她设置自动定位的功能吧?他站起身快步拐进不远处传出声音的小巷,迎面吹来的风让他条件反射的眯起眼睛,模糊中有人从塔迪斯的一片蓝色中出现,然后就扑了过来。

“嘿,博士,我就知道你会在这里!”

“等等……什么?!”为什么会有人从我的塔迪斯里钻出来?!

门里面蹦出来的人不分三七二十一地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热情的拥抱。博士费劲地从他的胳膊中挣脱出来,瞪大眼睛盯着重新上了漆的塔迪斯和她那与自己设置的珊瑚主题相比截然不同的内部,完全搞不懂状况,“什么?!”

“真瘦,真的,我不得不这么说。说实话,我每次都这么说。”来者抱了有一会儿才恋恋不舍地松开手,博士看清那是个有着大下巴的青年,比自己稍矮点,戴着个滑稽的领结,满脸兴奋。“抱起来都硌人。”他撇着嘴整了整自己的领结,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夸张地挥动着手指,“哦我还没自我介绍,你好博士,我是博士!第十一任,来自你的未来。”

“什么?”

 

“这太疯狂了,我从未试着去与过去的自己见面。”博士——年轻的那个——把笑嘻嘻的“自己”拽出小巷,“宇宙将会在五分钟内毁灭!”

“真的?”

“……呃,可能是吧,或者十分钟。”习惯性满嘴跑火车的十任博士不在意地揉揉自己的一头乱发,“但肯定也不会发生什么好事。”

“得了吧,这事儿又不是没发生过。”十一任倒是很自然的坐在他刚才坐的位子上,“哦,咖啡,谢谢,我爱咖啡。”他自顾自地端起杯子,像模像样地品了口咖啡——然后悉数吐到了前面男士的西装上。“哦对不起先生,真对不起——这舌头挺挑的……我错了,咖啡就是垃圾!糟透了!邪恶的咖啡!”他露出嫌弃的表情,伸长舌头使劲用手蹭蹭,接着手忙脚乱地抄起一边的纸巾胡乱擦着那位惊愕的男士的衣服。

……我这是遭受中年危机了吗?!十任博士的眉毛都快皱到一块去了。他揪过仍致力于把事情搞的更糟的自己,向那个倒霉的绅士道过歉就拽着身边的人往一边走去。

“Oi!!别这么粗鲁,衣服都被你扯皱了!”被扔到墙边的十一任不高兴的抚平袖子上的褶皱,抬头看着年轻的自己,“那种东西你怎么喝的下口的?”“明明是你味觉……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从不主动涉足自己的过去,说吧,发生什么事了?”十人博士表情严肃,低头逼问着。

(完全看不出)年长的自己孩子般撅着嘴抬头看着他,深邃的眼窝投下阴影,“没什么事,就是一个人呆着无聊,又没法找到自己之外的人陪……”“然后你就冒着撕裂宇宙的风险来自言自语了?”十任皱着眉头盯着自己,突然咧开嘴大笑了起来,“不错嘛这个想法!我也觉得自己陪自己有趣多了!”

“是吧,是吧?”十一任也笑起来,“而且宇宙也没毁灭呀!”

“没错!走走走大下巴,让我们去玩耍!Allons-y!”

“Oi!谁是大下巴!你还穿着沙滩鞋呢!”

“这不是沙滩鞋!”

“这就是!”

加倍美好的午后啊。

 

两个几乎是全宇宙最聪明、最重要、最可怕的人凑在一起,会做些什么呢?

“加油!瞄准!哦耶!”

海岸公园里散步的人类都忍不住憋笑看着这个场景,一个穿着西装打着可笑领结的长得还算可以的男人抱着一大堆玩偶,动作夸张地为另一个较瘦的男人加油鼓劲。瘦高男人正拿着玩具枪煞有介事地瞄准着架子上的玩偶,扣扳机的动作却是与干练的外表相反的迟疑。

“我还以为我永远不会扣动扳机呢。”从收了一大笔钱喜笑颜开的老板手里接过玩偶,十任好笑的把它塞进十一任怀里,“你就像个小姑娘。”“喂,你对小姑娘有什么意见吗?我喜欢小姑娘。”十一任做出危险的发言,孩子气地收紧手臂。他较长的头发因为蹦跳的缘故散下来一些,在额头投下细碎的阴影。十任盯着他,想从他脸上找到属于自己的痕迹,却只是莫名其妙的加快了心跳。这家伙看起来像是把过去忘的一干二净了,像个孩童一样对所有事情抱有热情,脸上的笑容好像永远不会褪去似的。他不知道这变化是好是坏。

“你们两个,是兄弟吗?”大概是因为收到了十任塞的一叠不用找的大钞,老板心情很好地攀谈着。“哦哦是啊,当然是了。”十任顺理成章的答应着,“猜猜我们谁是哥哥?”他瞥了眼正认真摆弄玩具的年长自己,觉得老板一定会猜错。

“让我说……应该是那边那位比较年长吧?”老板沉吟一下,给出了出乎意料的答案。十任瞪大眼睛,“为什么?”“没猜中吗?”老板笑笑,“我也只是随口一说,那位虽然看起来幼稚了点,但是眼神却格外的老成啊。”

“是吗?”十一任终于从玩具中抬起头,“只是因为我眼窝深吧?”他把那堆玩具摁在胸口,腾出一只手来抓年轻的自己,“我们去那边吃点冰激凌如何?哇,你手指好凉。”

每次重生都会是奇怪的样子,洋葱头,招风耳,或者大下巴深眼窝。十任感觉自己的长相真算是无可挑剔了。他因此心情愉悦地掏出钱包买下所有的口味,在摊主妹子意义不明的羡慕眼神中拎着袋子走向海边。四月的海风还是有点强烈,他们并排坐在无人堤岸上,面朝着波浪翻滚的海面。年老的那个孩子气的虚空晃着双腿,肆意地在每个味道的冰激凌的都挖上一勺,“朗姆葡萄……绿茶……柠檬香草……薄荷巧克力碎片……哇哦。这些奇怪的味道。”他尝遍了所有的味道——并且不幸的没有一款符合胃口,便嘟囔着不如回去吃蛋奶冻什么的安分下来。

十任便也把视线从他身上移开,看向了广阔的海面。阳光正好,蔚蓝色的大海一望无垠,在接近海平线的地方有几片白帆。那些被称作海鸥的白色鸟儿张开细长的翅膀,列队如同云彩的分支般在海面盘旋。人类也许会为这景色惊叹,但见过宇宙古今所有奇迹所有异景的博士本不该过度惊讶,更不该感动的胸口发闷。

他本不该。

但十任却突然想要哭泣。

他见过太多,失去太多,变得不敢对任何东西太过重视。他看似随性却又小心翼翼,总是在最开心的时候想到自己终将失去一切。他在大家一无所知的时候拯救一切,在所有人欢呼的时刻转身离去。自从失去了故土,他从未有过归属感,可就在这个没有任何危险的下午他坐在自己身边,却感到了久违的安心。

他转头去看身边的人,像照镜子般自然,对方也转过头来看他。十一任的确有一双老成——或者说沧桑的眼睛,却不是因为眉骨太高。那双眼睛安静、温和而悲伤,掺杂了太多情感却又十分清澈。

十一任弯起眉眼笑了,“冰激凌都化了,不吃吗?”

破坏气氛小能手啊你。十任完全拿年长的自己没辙,挑挑眉毛往嘴里塞了一大勺草莓冰激凌。酸酸甜甜的冰凉味道让他笑起来,顺手又挖了一大勺塞进十一任的嘴里。“唔——!凉!”十一任憋红了脸才把它咽下去,也跟着一起笑起来。两个年龄加在一起超过两千岁的外星人就这样孩子气的互相喂起冰激凌,笑的像一对傻瓜。

“真是的,我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就是莫名其妙的笑个不停吗?那也太傻了点。十任抱怨着擦掉嘴角的冰激凌,却掩藏不住笑意。“自己和自己吵架不是更傻吗?”十一任回应道,“就像上次。”

“上次……?”十任博士挑挑眉,“天哪你究竟找过我几次?宇宙如果真的炸了就不太好了。”“毕竟我喜欢自言自语啊。”十一任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象征性地看了看没戴手表的手腕,“我该走了。”天色的确已晚,夕阳在海面摇摇欲坠。他翻身跳到路上,走了两步突然回头看了看跟着他跳下堤岸却没往前走的十任,快步走回来。十任瞪大眼看着另一个自己像要英勇就义一般扳低他的脑袋,狠狠地在额头亲了亲,“我走了!以后要乖啊!”

十任无奈地笑着擦擦额头的口水,看着年长自己的影子被夕阳拉长,“下次见。”

那背影似乎僵了僵,他伸长手臂挥了挥,便逃离似的加快了步伐。

 

The end


评论 ( 3 )
热度 ( 51 )

© 玻璃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