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偏甜,低产,坑王。微博ID:玻璃碗儿_DoctorBowl

【EC】关于发型

啊哈哈哈哈这是篇关于教授光头的脑洞小短篇。设定应该就是DOFP后,只是我把推特给bug进去了……反正是搞笑的大家凑活看吧(
描写教授美貌的时候我没法不笑所以写得不怎么好见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教授你要知道,没有头发老万也会爱你的!!!

Erik辗转难卧。
在数了第一百零三个井盖之后,仍然精神百倍的万磁王认命地睁开眼,伸手将床头柜上摆着的钢笔掰弯掰直再掰弯。终于他把房间里所有笔都掰了个遍,然后忧郁地看了看窗外的月亮,一骨碌爬了起来。
他得去看看。
他得去看看Charles。
今天早些时候,为了侦查敌情的Erik照例打开推悄悄翻起泽维尔学院的动态,却发现几乎是所有老师和学生都一片哀嚎,说是被教授在脑海里的尖叫折磨的不堪其苦。根据Hank那看起来比较靠谱的叙述,这天早上没起来多久,从教授屋里就传来一声哀嚎。他正想去看看,又一声更为凄惨的哀嚎就直接充斥了整个学院所有人的大脑。
一向稳重的教授为何清晨惨叫,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总之,没过两分钟受到惊吓的学生老师就簇拥到教授门前,半是关切半是凑热闹的问他发生什么事了。
“别管我!让我一个人静静!今天我的课取消!”有人将当时教授的回话制成了音频上传,Charles的声音有点沙哑,Erik忧心忡忡。
于是智慧的Erik用自己伪装成教授粉丝的小号去私敲了Hank。他对这伪装很在行,简直可以称为得心应手。
[Hank!不知道教授现在怎么样了?我很担心他。]
看这少女般担心的语气伪装的多棒,简直天衣无缝。
[喔是你呀!教授他一天都没有吃饭,但是敲他门的时候会很有力气的叫我走开,身体应该没什么大碍吧。]
Hank很快就回复了。这没什么,多亏了Erik平日总对Hank倾诉自己对Charles的关心和想念,并且打听各种关于Charles的事情。当然,这只是出于战略策略的拉拢行为而已。
[那你觉得他会是因为什么事情这么反常呢?我是说、这让我想起他之前的颓废期,我害怕他又因为什么不再振作。]
那边沉默了有几分钟,期间的等待让Erik差点把电脑揉成一团——考虑到还要等Hank的回复,他只是把自己的手机搓成了一个球。
[其实……我觉得是因为头发。]
头发?被迫剪掉那一头乱发所以很伤心吗?这又不是剪掉的第一天,况且Erik觉得他还是短发好看。
[因为你一直很关心他,所以我想告诉你也无妨,只是……你不要乱传。]
啊……
[教授他,其实最近一直在掉头发。]
啊?
[应该是他的精神控制能力具有放射性,最近他掉头发掉的很厉害,前几天就已经秃顶了。]
什……
[他最近上课都带帽子,所以学生没有发现。不过昨晚他喝了点酒,索性……把剩下的几根都剃光了。]
么……
[他可能是今早起来一时没法接受……自己已经全秃的事实吧。]
Erik愣愣地盯着对方的回复,脑海里不断描画着地中海Charles和光头Charles——因为实在没法想象所以变成了一团浆糊。他无心去回复,只是扣上电脑——这一次那可怜的电脑终于被揉成了一团。
Erik就这样精神恍惚地度过了一天,直到晚上还无法入眠。他没能控制自己披上披风、带上头盔——他知道这可能会给Charles造成双重伤害,但万一他在心里对读心者的新发型下意识做出什么残忍的评价……还是带着头盔吧。这绝不是什么关心,只是他实在没法在脑海中建构出秃头!Charles的模样,于是去满足好奇心罢了。
他跃出窗外,飞了几米后想起什么似的回身伸手——两个罐头就飞了出来。
Hank说他没吃午饭,而我只是个很有人情味的兄弟会领袖。
总能为自己的举动找到正当理由的万磁王先生对着玻璃整了整自己的衣领,愉快地飞翔在夜空之中。
夜晚的泽维尔学校一片静谧。虽说不是深夜,但已经过了熄灯的时间,巨大城堡的每个小小窗口都暗着,像是已经入眠的巨兽。但Erik还是很快找到了Charles所在的房间——没错,别问为什么,仍是必要的战略考察。
他便踏上那个窗台。
然后他一眼就看到了Charles。
Erik脑海中对Charles的印象仍然是上次分别时的灰头土脸、蓬头垢面。他想像中的秃头Charles就是把那印象中的头发打了拙劣马赛克之后的画面,所以他这样一眼望去,竟然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那人,是Charles?
房间里没有开灯,但月光充足。Erik处在不会遮挡光芒印下影子的位置,将屋内的人看得一清二楚。 Charles穿着绵白色睡衣坐在床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他的确已经没有头发,但是Erik却莫名觉得他的头型堪称完美。在月光下Charles也像散发着光芒般,他琉璃似的蓝色眼睛也显得那么干净,整个人都像不步凡尘般安然。
“Erik,你究竟要在窗外蹲多久?”
声音也那么好听……
等等。
Erik尴尬的扯起嘴角,翻身跳进屋里,“啊……哈哈哈我就是路过,顺便一说你新发型不错啊哈哈哈。”
说完这句话万磁王就差点把自己舌头咬掉。他看着剃去胡子仿佛未满二十岁的少年般的Charles,慌忙补上几句,“你这样……挺好看的。”
Charles皱眉头看着他,“我们能不聊头发吗?”
“你不用回避……我是真心的。”Erik坐在床边,特别诚恳,“你这样真比长头发好看,就跟会发光似的。”
“……你是在嘲讽我光头反光吗。”
“不是不是!!”Erik快急死了,“不管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何况这样真的好看!!”
Charles用那双好看的要命的蓝色眼睛看他,看的他心里发毛,“你喜欢?”
我都说了些啥啊。Erik手足无措地想解释,最后认命地憋粗了脖子,“是啊我喜欢!你别想了大家都喜欢!毕竟谁会不喜欢Charles Xavier?”他认真的拍拍Charles的肩膀,“没关系,勇敢地面对他们,如果你秃头成了大新闻,我就去拆个桥转移他们的注意力。”
“不这个还是算了吧……”Charles被他的认真逗笑,“你别随便就去搞破坏啊。”
“没关系,我喜欢他们讨厌我。”万磁王挺起胸膛,“讨厌并畏惧我、喜欢并仰慕你,变种世界一片和谐。”
明明被讨厌了还这么开心啊……Charles弯了眉眼,“谢谢你。”
“不用谢……”Erik有点紧张,他胡乱抖抖披风,那两个罐头就滚到了地上。“啊,这个是……你今天应该还没吃饭吧?要不要吃点凑合一下?”Erik捡起罐头,有点不好意思,“就是……普通的罐头。”
Charles有点惊讶地接过来,“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没吃饭?说来还有点惭愧,因为电视剧里喜欢的角色死亡所以赌气不上课……真不是我这种成年人做出来的事。”
“……为了什么?”Erik大脑有点反应不过来。
“我最近喜欢的电视剧,主角重生了……”
“你不是因为光头?”
“不啊,我自己剃的,我觉得光头挺好看。”
Erik欲哭无泪。
“你该不会是以为我因为头发掉光,所以变得沮丧,然后来安慰我的吧?!”Charles眼睛亮亮地看着他,嘴角的笑容快要憋不住了。
Erik的脸都黑了。他一下子站起来就往窗外跳,“不,我只是路过。”
“等等Erik!!!!”Charles想拽他,一不小心掉下了床。听见声响的Erik连忙回过身来扶他,“还有什么事?”
Charles在他臂间晃晃罐头,笑容明朗,“帮我把这个打开。”
哦Charles。
Erik满心柔软。

The End

评论 ( 13 )
热度 ( 135 )

© 玻璃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