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偏甜,低产,坑王。微博ID:玻璃碗儿_DoctorBowl

【神秘博士】聊天记录

论如何巧妙逃避催更
沿用沙达设定
写着玩的么么大

【嘿碗,怎么还不更文?】
菜花熟练地打出一行字,摁下“发送”键。她正在使用一个叫腾讯QQ的软件,和志同道合、都喜欢欧美影视剧的网友们群聊。
【不想更了,你的人生如此美好,也不需要我锦上添花了。】
那个叫做碗的人很快回过来一条。她是神秘博士的同好,那个剧看的人并不是很多,写文的人更加稀少,碗就是其中一个。物以稀为贵,不管碗写的好或差,菜花都能凑合着看了,可这家伙像魔法特一样隔三差五不更新,菜花等的心焦。
【你要是更新了……我就带你去我家附近的店,带你看一柜子的音速起子!】
菜花敲下这行字,心想这个条件挺诱人的。
她们在看的神秘博士是一部英国产的科幻剧,讲述的是一个有两颗心脏的外星人在宇宙间穿行的故事,而音速起子就是那个叫“博士”的外星人所使用的高科技道具。它在神秘博士粉丝的眼睛里简直就是根魔杖,可以开任何一把锁、扫描计算庞大的数据、控制机器——包括取款机。
【什么店?】
碗果然来了兴趣。
【我家附近的一家店,卖一些漫威的兵人模型、电子产品什么的。他那里有整整两柜子的音速起子模型,从大到小满满当当,还都能发光发声!】
菜花努力让自己的描述显得更加吸引人。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对方私聊了过来:
【也许那些是真的音速起子呢?】
【哈哈哈你脑洞够大的啊!】
菜花不在意地回过去。碗一向是个联想能力极强(而且容易跑偏)的人,这点毋庸置疑,
【不过真的,我问店主音速起子卖多少钱,他就笑笑说你买不起的。淘宝明明200块包邮,他起码告诉我最小的那个多少钱啊!】
【是很奇怪。】
碗附和着。
【而且他店里有很多绝版的兵人,还有2:1的钢铁侠模型,电磁循环跑动音乐盒,甚至还有黑莓手机,我除了拍立得相机其他的都买不起。】
菜花回复。黑莓手机?她想,现在谁还能搞得到黑莓手机?
【按照习俗,有过杰出贡献的时间领主,在第十二次也就是最后一次重生之后,加利弗雷最高议会允许他们在宇宙中挑选一地隐居,这是《沙达》里说的。】
碗没头没脑地发过来一段文字,好像是来自神秘博士的某本小说。菜不记得自己读过这本小说,但对这律法倒是不眼生。应该是剧里也出现过吧……
【所以这个店主可能是个来隐居的时间领主,年轻的时候制造音速起子维修塔迪斯什么的,最后一次重生之后就带着他制作过的那些音速起子,来到这个马特螺旋星系的太阳三号行星……也就是地球、你家旁边来隐居了。】
没等菜花回复,碗噼哩啪啦发了一大堆字过来。这家伙的脑洞真是太大了……
【别闹了!】
【你有没有仔细看过柜台后面?哪里有扇门,那就是他的62型塔迪斯。】
碗的脑洞没完没了。
有吗?菜花还真的认真去回忆了一下,却怎么也记不清。她明明去过不下十次了,却不记得那里是不是有扇门。
【我还真的记不清了。】
【对吧!为什么记不清?很简单,那里加装了感知过滤器,你还记得《时间尽头》里第十任带着塔迪斯钥匙所以法师注意不到他吗?就是那个。】
碗好像什么都能解释通的样子,她非要考考她。菜花不由得回忆起那家店的其他细节。
【以及他真的超级有童心!!店里曾经放过一个很大的摆台,上面全是电动的那种木质小音乐盒,就跟游乐园一样,每次过去都想把整家店买下来…】
【真的会有人买那么多音乐盒吗?那根本不是什么音乐盒,别忘了他是做音速起子的一把好手,那些只是他试做的音波干扰器罢了。】
可怕,碗在自己的脑洞里越挖越深了。
【的确有不认识然而没好意思问的东西……像音响一样,两个大圆。】
菜花现在的心情比起逗碗玩更像是在期待着碗的解释。
【那是频率发生器和接收仪吧!】
【你说的我都要信了……】
真佩服这人的胡诌八扯能力。
【说实话……其实,他真的是个时间领主,而你,也是个时间领主。】
碗的消息从那边发送过来,源源不断地,让菜无暇回复。
【时间大战里你受了精神攻击,直视了时间漩涡】
【他是你的战友,看你不行了就让你变成人类投放到地球】
【打雷就没有再追击你】
【他勉强消灭追兵也逃到地球 无奈时间搞错 你已经在地球呆了近二十年】
【你在说什么啊……】
菜目瞪口呆。
【他怕一下子恢复你的记忆你受不了,就把以前的知识伪装成电视剧给你看】
……什么?
“欧美圈,神秘博士,其实根本没有这部剧。”
“而我、还有其他和你交流的同好,也只不过是他在你脑中创造的数据。”
“你够了啊,想得真多。”菜花开口反驳,“你想用这个理论证明同好少吗?我就是催你的文,别扯这些!”
“那文章也只为了让你恢复记忆,如今你已经知晓一切,它也没有意义了。当你打开怀表的那一刻,你就会忘记作为人类的这些事情,包括那篇文章。”
“别闹了碗!”
“他创造我是为了让我在合适的时候提醒你这一切,点醒你,而现在是时候了。”
“开玩笑……”
“你记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你能听到我的声音了?”碗说这话时语调沉稳,而菜花却如同被凉水泼了一般警醒起来。她瞪大双眼,发现自己早就不在熟悉的屋子里用手机聊天,而是在一团迷雾漩涡前站立。
“不,这不是真的……”她双手捂住头喃喃着。一些分不清真假的画面闯进她的脑海,记忆里的剧情主人公从“博士”变成了另外一个——又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Run you clever lady,and remember me.”碗——或者是那段数据低声说着,然后菜花瞬间就掉下去,掉下去。
她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手里攥着一块怀表,而对面坐着那个店主,或者可以叫他——
“绍亚文。”
她叫着他的名字,打开了怀表。
the end

评论 ( 2 )
热度 ( 25 )

© 玻璃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