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偏甜,低产,坑王。微博ID:玻璃碗儿_DoctorBowl

【神秘博士】【10/11】偶遇

  早上阿柴图的脑洞hhhh

  没啥内容,只是恋爱(。

【10/11】偶遇

    一个挺美好的清晨,博士本这么觉得。工作日下过雨的公园人烟稀少,潮湿的空气和微凉的风让博士感觉挺舒服。当然,舒适度赶不上被一群嗑高了的沃贡人追赶或是和可爱的恐龙姑娘调情,但怎么说……至少能列上舒适清单。

    于是当他打开老姑娘的门,看到眼前最有威胁性的生物就是被突然出现的警亭吓得毛发倒竖的野猫时,也没有特别失望。“姑且去那些绿色植物旁边看看书好了,”他自言自语着迈出步子,“指不定一会儿它们就来扼住我的喉咙呢。”他想了一下那种感觉,然后皱着稀疏的眉毛摇摇头。

    “嗨!嗨!”

    博士拿着书沿湖边走着,湖里划船的人在他身后大声喊叫,可能在给自己鼓劲。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这声音似乎从哪听过。

   “嗨!前面那个大下巴!说你呢!博士!”

    博士一下顿住脚步,原地转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弯。在湖里朝他赶过来的是……

    一只鹅?!

    准确的说,是一只很大的机械鹅。

    一只白色的、一人多高的、用好听的男声边喊博士边欢快地溅起水花冲过来的塑料外壳橙色嘴上还掉了块漆的机械鹅。

    哦天哪。

    博士伸手掏出起子指着那个带着迷之微笑的大白鹅长长脖子上的脑袋,“我认识你吗?噢我也许曾经和机器人有过一段,或者和鹅有过一段,但我清晰记得从来没和机械鹅坠入爱河。……应该。百分之六十六把握。”

    然后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就从鹅的脖子下面探了出来,那张大眼睛歪鼻子尖下巴的脸化成灰博士都认得。他目瞪口呆地高高举着起子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自己的上一任拼命蹬几下把机械鹅停在他身边,然后伸出又瘦又长的腿跳上岸,冲他咧开嘴,“嘿,你长的真像我的下一任。”

    十一任有一阵没见前任自己了,对十任来说好像也没有多久。他和上次见面时一样头发乱糟糟,瘦削的脸上带着大大的笑容,还冲十一任挤了挤眼。在万人迷上任自己自恋又……自恋的迷人微笑下,十一任只剩下如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他想说点啥,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合适。

    于是他转身就走了。

    “你老脸又红了。你为什么老脸红?是不是得了什么老年病?毕竟你是最后一任,身子骨不如从前了啊。”十任絮叨着跟上来,白色帆布鞋被雨后花园的泥土沾湿。十一任不想理他,闷头走到湖边还潮湿的长椅上坐下。十任嫌弃地用十一任大衣下摆抹抹椅子上的水,也坐下翘起二郎腿。

    十一任盯着手里的书看,感觉旁边的人也探过头来看,靠近他的那边脸热热的。绿植丛簇中打湿翅膀的鸟儿小声鸣叫,雨水细流从脚下潺潺流向湖里,他们都没再说话。

    两个人遇见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第一次相遇只是十一任一时兴起,没想到在那次之后仿佛打开了什么开关,他们总是在各种地方各种时间遇到,这种情况在以前从来没发生过,十一也没有自己作为十任时关于这些相遇的记忆。有时十任认得他,有时不认得。十一任对这反常的时间线错乱有点恐慌,所以只要十任不主动和他说话,他都不会介入,只是远远的看着。这种作为第三方看着过去的自己重复那些记忆中本是历史的冒险的感觉有点怪怪的,有时他竟会期盼这种会带来悖论的相遇,只是想再看看前任自己——瘦得像竹竿,笑得非常好看,话很多声音却好听的不让人厌烦,西装和帆布鞋的搭配那么……那么可爱。

    天哪。十一任感觉自己脸上的温度在持续上升。

    他感觉身边的人往这边凑了凑,然后——

    有什么温热柔软的东西碰在自己脸颊上。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意识到那是什么的时候十一任猛地跳起来后退几步,捂着红的像被扇了巴掌的脸一脸震惊地盯着十任。十任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却也稍稍红了耳廓,“我、我怎么了!我对我自己做什么不行。”

    十一任从未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时间领主。

    哦不对,好像在骂自己。

    他只好捂着脸小心地坐在长椅边缘一点点的位置,警惕地盯着上一任自己,两颗心脏在胸腔里跳成鼓声。十任咧开嘴笑着,伸出胳膊搭在椅背上,“过来。”

    十一任瞪了他一眼,“不。”

    十任的眼睛瞪的更大,拖长尾音:“过来——”

    究竟为什么会对前一任自己的大眼睛心软?!十一任边往十任的臂弯里挪边恨恨地想一定要去找找第九任试试他是不是也会对自己心软。

    (在这之后他真的去了,结果被九任的不高兴脸弄得更加心软,请他吃了好几顿披萨。)

    十任很满意地把他圈在怀里。书根本读不下去了,十一任叹了口气合上书,倚在椅背上抬头看十任。十任也低头看他,有种照镜子的奇妙感觉,十一任眯起眼笑了起来,“嘿,”他小声说,“这样好像照镜子。”

    年轻的那个自己挑挑眉毛,“那么,”他说,“这就是我照镜子的时候会做的事。”

    然后他低下头来,又低下来,在十一任意识到他要做什么之前亲吻了年长自己的嘴唇。

     “——自恋狂!”

    “难道你不也是吗?”

     好不容易挣脱出来的十一任一脸嫌弃地抹抹嘴,却在暗暗期望,

    在宇宙因为悖论爆炸之前,这样的偶遇,他还想要更多。

    十任在湛蓝的天空下低下头看他,笑着的眼睛里映着湖水及其他闪闪发光的东西。

    请给我更多更多。

the end


评论 ( 1 )
热度 ( 59 )

© 玻璃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