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偏甜,低产,坑王。微博ID:玻璃碗儿_DoctorBowl

糖果和捣蛋

一个迟到了的万圣节贺文,傻白甜&OOC,博君一笑,谨慎食用。

博士在打开塔迪斯门的时候就觉得外面有些不对。他小心翼翼地扣上毡帽,舔了舔手指戳到空气里——是地球没错。是夜晚了熟悉的花园里有四处可见的骷髅、蜘蛛网和南瓜灯,玻璃窗上摁着鲜红的手印,不知道从哪里传来诡异的音乐声……博士不确定自己是否又降落错了时间,他甚至觉得自己降落错了宇宙,Amy家童话般的后院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嘿!没想到你居然来了!”一个声音冷不防在耳边炸开,博士吓得大吼一声,向后倒退了好几步。他刷地从胸前口袋里掏出起子指向眼前的人,那人和他差不多高,有令人羡慕的红发和漂亮的眼睛。博士的好友、这个魔鬼后院的拥有者Amy正歪着头叫他,“博士?”
“哦…Amelia!”博士松了一口气,“好久不见!不错的……花园装饰。很有趣,很有……黑暗艺术风格。”他拿起子胡乱比划着,视线晃来晃去,试图找到合适的词,“对,黑暗艺术……等等。”他的手停在半空,稀疏的眉毛皱成一团,不开心地瞪着Amy身上的衣服,“嘿!你穿的这是什么!”
Amy无所谓的耸耸肩,她身上那领子很低裙子又很紧的护士服上涂抹着很多道暗红色的颜料,“我这里正好还有服装,就找出来改造成今晚派对的化妆服了。不不不停下你那种眼神——Rory还没反对呢!”她拽住博士的手把他朝屋里拉去,“别管这个了,你可不能假装自己扮的是奇怪外星人,我得给你找件衣服。”
“喂,喂!”被Amy拽着挤过画着各种妆容穿着奇怪衣服的人群,博士一头雾水,“你在举行化妆派对吗——今晚是万圣节?”
“是啊!”Amy转过头来往他嘴里塞了某种像牙套一样的东西,是塑料味挺重的夜光尖牙,“你不是接受了我的邀请吗?而且还准时来了。”
“唔木偶啊(我没有啊)!”博士努力用舌头调整那副吸血鬼假牙的位置,“我本来想来过圣诞节的,而且我没收到你的任何邀请。”
“这就怪了。”Amy拉他进了衣帽间,抓起各种衣服在他身上比划,“我给你打电话了,你说会来。当时你好像在忙着做什么,电话那边杂音很重,声音还有些奇怪——啧,这件衣服对你来说小一号。”
“大概又是时来时去的事儿了……”博士挡住想要把那件童装斗篷套在自己身上的Amy,“你先出去吧,我会换好衣服出去的。”
“真的?”Amy怀疑地看看他,“别让我等太久。”
“知道了,等待女孩。”博士露出招牌傻笑。
他还真的没有让Amy等太久,因为他只是脱了个精光然后就走了出去——神经中枢全息投影技术无比便利。Amy很满意地打量着这件皇帝的新衣,在她看来那是件不错的吸血鬼斗篷,而博士也很高兴,因为他其实并不喜欢穿衣服。不穿衣服的家伙晃晃悠悠地跳着奇怪的舞蹈穿过人群,从香槟台拿了高脚杯喝一口再吐进去,然后抓一大把水果糖塞在嘴里用假牙咯吱咯吱地嚼,口齿不清地冲身旁搭讪的血腥小红帽、巫婆以及性感魔女回话。Amy在他的视野范围内开心地跳舞,Rory则穿着一身神父装温柔笑着将新的甜点端上桌面,博士感觉这真是个美好的夜晚。
直到——
“喔真对不起我来晚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伴随着开门的声音响起,一个瘦高个走了进来。他乱糟糟的头发上顶着一双同样毛躁的假狼耳朵,身上穿着深蓝色西服和棕色大衣,踩着一双脏兮兮的帆布鞋,正瞪着一双大眼睛好奇地扫视着人群,“嘿,哪位是邀请我的Amy?抱歉、我的记忆乱七八糟的。”
这是博士在旅途中不时会遇见的另一个自己,他的上一任——第十任博士。
啊,时来时去的事。Amy的电话一定不知怎的接到了他的塔迪斯里。十一任博士的好心情在见到年轻自己的时候达到巅峰,他刚要上去打招呼,对方的视线已经对上了他的。十任博士先是惊讶地挑起眉毛,接着就莫名挑起嘴角,视线顺着未来自己的脸一路看下去。
有什么问题吗?十一任随着他的视线也看下去,自己身上没沾什么东西,是刚才才换的全息投影吸血鬼斗篷……
全息投影。
投射到所有接近他的人类的视觉中枢。
十一任手忙脚乱地捂住自己,尖叫着冲向衣帽间。

“……所以你是他的朋友咯?当时是你接的电话啊。“Amy咬着吸管,兴致高涨地打量着第十任。十任点点头,憋着笑看着从衣帽间出来、换回自己平日穿的白衬衫吊带裤领结,又披上不合身的小披风的十一任,“怎么换了?刚才那样挺好的。我还没看仔细呢。”
“就是,”不明真相的Amy附和,“那身挺帅的。”
十一任感觉自己都快爆炸了。他无力地扶住额头,在心里一遍遍安慰自己那人就是自己看光没什么的,自己也有第十任身体的记忆……可这样想下去他的脑袋更热了。十一任只好抓起一边的冰酒灌下去,撅着嘴看向十任,“你呢?你带的这假耳朵又是怎么回事?”
“哦这个啊……”十任伸手摸摸头上的耳朵,表情颇为满意,“刚才来的路上有个姑娘送的,说很配我的发型。不是万圣节嘛,我就戴上了。”
“别听她胡说了,你哪有发型!”十一任孩子气地伸长胳膊把他头发揉得更乱,十任则蹭蹭他的手,好脾气地弯起眼睛笑了。Amy撇撇嘴做了个受不了的表情,“天啊。博士。你俩要开间房吗?”她抓住路过的Rory站起来,“我也要和我的老公去玩了。你们不如去外面街上溜达一下?有这位长得好看的朋友在,说不定还能要到点糖呢。”
“喂难道我就不好看吗!”十一任梗着脖子朝Amy的背影喊,引来周围人的眼光。他愤愤地抓起十任的手穿过人群,十任乖乖让他牵着,掌心温暖。
他们走出Amy家和塔迪斯一样颜色的门。街上有很多打扮成怪物的小孩,正欢笑着互相追逐。不远处的小广场灯火辉煌,有一些卖南瓜灯巫师帽和糖果的小摊子,博士们朝那边走去。
摊子上的糖玲琅满目,被灯光照的更加诱人。十和十一刚靠过去就受到了店主的热情欢迎,“哦你们两个可爱的大男孩!”摊位后的老奶奶眯眼笑着,伸手抓了一大把玻璃纸包裹着的彩色果糖,“来!拿去吃!”
十一任兴高采烈地道着谢接过来塞在十任的大衣口袋里,接着便专注于剥糖纸吃糖果中。十任在他身边慢慢往前走着,看他吃的开心,“嘿,我也要一块。”
十一任应着,剥了几颗糖塞在十任张着的嘴里。他抬头的时候眼睛一亮,拽住十任的手,“我要吃那边的棉花糖!”
“好,吃完陪我去那边买巧克力香蕉。”
“这里还有冰淇淋!”
“哎我要吃那边的苹果糖!”
终于累了歇下来的时候,十和十一的胃里嘴里口袋里都塞满了各种糖和甜点。十一任的塑料假牙早就不翼而飞,十任的领带上别了好几个店家送的南瓜徽章。他们两个坐在广场的长椅上晃着双腿,相对着傻傻地笑。
“今天可真是补充了好多糖分。”十任嘴角勾起来一个大大的弧度,“很开心。”
“时间领主可是有一个专门装甜品的胃呢!”十一任拍拍鼓着的肚子,笑着歪在他肩上。
他们很默契地没问彼此过得怎样,只是享受这偶然得来的放松时光。
回到Amy家门口的时候里面的舞会正进行到高潮,不远处的街口走来游行的人群。愈盛的灯火映在两双同样的眼睛里,十一任握握十任的手心,“我要走了。”
十任眯起眼睛笑了,“你至少没忘记这个。要在派对最热闹的时候离开。”
“一向如此。”十一任笑着挥挥手,转身走了两步又突然停住,接着疾走几步回来抱住十任,胳膊很用力,“保重。”
十任回抱住他,手掌在十一任的背后安抚地拍拍,决定不去提醒他自己是已经完成的过去,“嘿,你抱这么紧,让我想起刚进门的时候你的样子啦。”
十一任在他怀中僵住,接着手忙脚乱地想要挣脱这个由他主动发起的拥抱,但无奈过去的自己却不放开,十任咧嘴笑着摁住某人乱动的胳膊,拖着他往自己停在街边的塔迪斯挪过去,“别急着走呀,这么不舍就多和我待会儿。”
十一任挣扎无果,索性赖在他身上任由对方把自己拖走,“我还没和Amy说再见——”
“哦天哪。”Amy的声音恰时在他背后响起,“那什么,你们俩继续啊,继续。”
吸血鬼被狼人拖回了自己的巢穴。
真是个和谐的万圣节啊。

the end


评论 ( 12 )
热度 ( 71 )

© 玻璃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