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偏甜,低产,坑王。微博ID:玻璃碗儿_DoctorBowl

  和舍友最后一起的一晚,吃完饭不知道为什么大家就开始沿着海边走了起来,是我天气暖和的时候跑步的那条路。大海暗流雕塑静谧, 仍然有飞机不断从远处深色的夜空中飞来,孔明灯在雾气中摇摇晃晃,残缺一角的月亮散出温柔的晕,与三四个月前并没什么不同。

  那时候我凭梦度日,每天心里像是塞满了棉花糖般软的一塌糊涂。潮湿的暖风中跑着步看过往人群,都抑制不住想要随手牵起路人跳舞转圈圈的美好心情。

  可所有的事情都不会只停留在一个定点,就算我想维持想要观望,也不由自主地被推入深谷。

  那时候的开心也不过是另一种折磨自己方式的开端。步入的时候其实早已发觉,不过是贪图一时的甜罢了。

  苦与甜一样来的莫名其妙又无法抗拒。

  但是你看,海就可以停在那里,不老去,不离开,不用辛苦维持关系,不用经历身不由己的分别,不用追逐,不用仰望,它没参与过任何故事却经历过无数故事,它没有需要扮演的角色需要念出的台词,它不会沉迷也不会割舍,它只是海。它只是海。

  这就是为什么我想要死亡。

  这也是为什么我不愿死亡。

  ……想的再多,也不过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人类,稍稍有些悲观,但也并无不同。在这世上做的事不过只是出生,生活,死亡。

  “别怕,虽然会有点痛,但是忍一忍,这辈子很快就会过去啦。”

  嗯。

评论
热度 ( 9 )

© 玻璃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