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偏甜,低产,坑王。微博ID:玻璃碗儿_DoctorBowl

【冷闪】可能性未来

第一次写冷闪,电视剧没看完,漫画也看得少,刚入DC坑请多多包涵——【跪下
是明日传奇的梗!如果莱纳德先生穿越到过去做了什么能赢得巴里芳心的事情x

“先生们,快点!”
又一次失败的刺杀,里普一边动作迅速地射击有增不减的敌人一边冲似乎杀的过于投入的两个犯罪分子大吼着。他的声音淹没在爆破声、上膛声和吼叫声中,黑夜里扬尘以及因爆炸而破碎的混凝土块阻碍着视线。没时间担心他们了,里普向前一扑撞到飞行器隐形的门框边,然后捂着鼻子表情痛苦地摸索着爬进去,“快些!”他扒住门框,冲着勉强能看清身影的两个人喊叫,“我没时间等你们了!”
“有点耐心,亨特。”斯纳特漫不经心地示意罗里,“我们在回家路上了。”
热浪不情愿地撇撇嘴,加大火力准备速战速决,眼神却突然被空中的什么亮光吸引,“嘿莱,那是什么?”
寒冷队长顺着搭档的视线看上去,不远的高楼上有闪电般的光芒忽明忽暗地向下坠落。巴里,他想,绝对是巴里。那小子又给自己扯上什么麻烦了?
“你先回去吧,米克。”没多费时间思考,他用他一贯的、仿佛一切尽在掌握的语气慢吞吞地说,“我随后就到。”
“你就不能哪次不管你的闪电侠——算了。”热浪无奈地把火焰喷射过去清扫敌人好让他的搭档离开,“我不会等你的。”
寒冷队长轻哼一声,便消失在火光寒冰后的黑夜之中。

这很不妙,非常不妙。
巴里在坠落。
他本以为这只是一次简单的犯罪活动,却在把犯人都打包好之后出了意外——还有漏网之鱼,而他没听见枪声。腿部中弹,他不清楚那子弹是否带有什么抑制神速力的药物,但他现在跑不起来了。
然后他被推下高楼。
坠落的时候他听见笑声。他们都想让他死,中城的那些罪犯,来自其他地球的疯子们,他们都想让他死。包括无赖帮……
斯纳特不想让他死。也许是夜风太冷让他想起那个带有冰冷气息的家伙。他不是个坏人,巴里知道,而且他有信心诱导他走上正确的路——如果他没死在这晚的话。莫名的信心充斥心口,他再一次尝试发起神速力,而这似乎有点结果——那些力量回来了。
然后他触到了地面。奇怪的是“地面”的触感比想象中柔软、寒冷且潮湿,像是——雪。接着重力加速度让他砸穿了他以为是地面的那层架设在半空中的冰,落在一个结实的怀抱里。
雪花飘落下来,在已是暮春的中城夜晚。那些又凉又湿的细碎结晶体飘落在巴里没带面罩的脸颊和唇边,他有点微愣地盯着那个接住他的人,那人帽檐蓬松的绒毛上沾着点点雪花,阴影下熟悉的脸上带着一贯的自信微笑——“斯纳特?!”
被叫到名字的寒冷队长眯起眼睛加深了笑容,“接住你了,巴里。”

“你简直是在胡来!”
里普涨红了脸怒吼,抢过正在检查导航器的雷手中的螺丝刀砸在控制台上以示愤怒,“这是你加入到我们之前的中城!你很有可能转过弯就遇到过去的自己,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放轻松,亨特。”被训斥的人丝毫没有悔过地摆弄自己的冷冻枪,“我会把持住自己的。”
“……我不是说那个,天……”前时间之主有点受不了地扶住自己的额头,“而且那是闪电侠!任何来自异常时间的接触都会产生难以预估的影响!你是失去理智了吗竟然去救他?!他不会死在2015年的,就算你不穿越时间去救他他也不会死的!现在我却不知道他会不会因为你的接触而发生什么意外了……吉迪恩,让我看看现在的未来。”
“是的。”控制台上显示出中城的全息投影,“报告,斯纳特先生的举动并未对未来产生可见影响。”
“看了吧?”寒冷队长站起身把枪插回腰间,“现在如果你的演讲结束了,我想我似乎可以去休息了。”
里普叹了口气,“这次不产生影响不代表下次不会,斯纳特先生,你不能一直这样任性妄为——”
“晚安。”寒冷队长挥挥手,朝飞船甬道里走去。
“嘿兄弟,你还是捞到了点什么。”迎面走来的热浪冲他挤挤眼,“手很快啊。”
“什么?”寒冷队长停下来,皱着眉头顶着自己的搭档。“连这个都想瞒过我?”甬道昏暗的红蓝灯光下热浪看起来有点生气,他用粗大的手掌一把抓起斯纳特的左手,“这个,不是你从那小子身上顺的?”
斯纳特瞪大眼睛看着那枚稳稳戴自己无名指上、尺寸合适的戒指。银质的戒圈上有凸起的闪电形状,在闪电的中间镶着一颗小小的钻石。他挣脱热浪的手,把戒指拿下来——鉴于那戒指的尺寸与他的手太过契合,这费了他不小的力气——然后举到眼前眯着眼观察。戒指的内侧用花体刻着两个字母——“L&B”。
他向控制室狂奔。
“吉迪恩!”寒冷队长少见的慌乱让仍在控制室里的里普和雷吓了一跳,可他没心情管他们,“你确定我刚才做的事对未来没什么影响?对巴里·艾伦和莱纳德·斯纳特,都没有产生任何影响?”
“是的先生。”吉迪恩恭敬地回答着,“并未对他们的时间线产生分支改动——除了……在2016年,他们结婚了。”
砰——哐啷——
雷手中的工具箱、里普手中的便携显示器以及跟着斯纳特过来的热浪手中的咖啡杯全都屈服于重力。
斯纳特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呃……我知道这不是个好时机,但是,”里普搓着手不确定地看向第一次没在笑的寒冷队长,“鉴于我一直把握不准时机,我就说了。塞维奇在2020年曾经——将要用一种原子武器摧毁本可以更新警方装备的科技公司,我们必须去一趟2020年的尖端科技研究室找到阻止他的那个机器……斯纳特,如果你不想去的话可以随便逛逛,只是别杀人——”
“为什么不呢?”斯纳特打断他的话,抬头给他一个熟悉的微笑,“我最喜欢研究室了。”
时间旅行让我胃疼。
觉察到这句话似乎有点诗意,寒冷队长笑着摇摇头,甩掉脑子里那些想法,跟着雷走进研究室的大门。他本不必要来的——虽然不想承认,但他真想看看另一个巴里——对他不再戒备、不再充满敌意、不再用“你是个可怜的坏蛋我会让你走上正道”的表情看他的闪电侠,会是什么样子。
但他忽视了自己完全没做好准备。
“嘿,莱尼!”
遇见巴里猝不及防,刚走进主研究室、还未看清里面有几个人的时候,巴里艾伦就露出灿烂的过头的微笑超他走了过来。手下意识地放在腰间枪托上,只来得及冲他露出有点僵硬的微笑,斯纳特就被神速力攻击了——巴里毫无停顿地走近他,然后伸手拥抱并仰头亲吻了他。
那吻并不深,似乎只是问好的方式。斯纳特甚至还没回过神来,巴里便放开了他顺便对他身边已经惊呆的雷打了招呼。
“哦得了,巴里,别在这里。”离他们不远、站在计算机前的西斯科做出要吐的表情,“别像上次一样。你也许忘记了这里有监控吧?”
“那都怪他!”巴里迅速红了脸,“我还阻止了他破坏监控器。”
“那你现在还要邀功吗?!”西斯科一脸坏笑,“我们是不是还要报道一下,闪电侠在与丈夫这样那样之后仍不忘保护实验室财产?”
“西斯科!”凯特琳笑着阻止友人,“你们来有什么事?”
“至于有什么事就让雷跟你们说好了。”斯纳特拽住脸红红的巴里,推开最近的门把他扔进去,“我和小巴里有话要说。”
“嘿斯纳特,那里面也有监控!”西斯科的喊声被隔绝在门外。
寒冷队长把闪电侠圈在桌子与自己中间,而那家伙则是直接坐了上去——他坐在桌子上,而斯纳特得以站进他分开的大腿中间,这姿势辣的能融化他的枪。
那是巴里。斯纳特做出吞咽的动作润泽自己干渴的喉咙,现在坐在自己面前,毫无防备地冲自己露出没见过几次的笑容的,那是巴里。
“所以,怎么了?你听西斯科说了,这里有监控。我也不想让他们听见——”巴里把胳膊撑在桌子上半睁着眼看斯纳特,嘴唇红红地开合。他的声线很好听,但斯纳特却只想吻他。
而他就这么做了。
“喔天哪——我真是受够了!”西斯科惨叫着关掉了监控。
撇去刚刚蜻蜓点水的招呼吻,这其实是斯纳特第一次亲吻巴里。与看起来丝毫不被时间影响的稚嫩面容不同,巴里的吻技很熟练、意外的如此契合。寒冷队长体内不怎么寒冷的东西蠢蠢欲动,而巴里就在此刻挣脱。他的脸带了一点生理性的潮红,呼吸稍稍急促:“莱尼,不开玩笑,我们不能在这里——”
“巴里。说说我们是怎么在一起的。”斯纳特握着巴里的手腕把脸探过去,距离近到几乎鼻尖相抵。“怎么突然说这个……”巴里有些不好意思地拉开距离,“是你自己拿那些赃款去订做了戒指,然后在圣诞节那天闯到我家里坐在椅子上喝巧克力,在我想揍你的时候突然单膝下跪掏出戒指——天,那时候乔和艾瑞斯都在,你差点把他们双双吓出心脏病。”他抬起左手,朝斯纳特展示在无名指闪耀的那枚雪花状的戒指,“诺,今天我也戴了。”
“是我?”斯纳特皱起眉头。如果说这一切都是由他救巴里而起,不应该是巴里爱上英雄救……英雄的自己然后自己勉强接受吗?毕竟对于并不直的自己来说,巴里这样的男生主动投怀送抱也不失为一件乐事。但是结婚?天知道过去——未来的自己是怎么想的。
“怎么,都结婚这么久了还要抵赖?”巴里气哼哼地瞪他,“不是你说喜欢我很久了吗?从见到我那天起就喜欢我?只要视线里有我你就会心慌?”他还想气势汹汹地说下去,但是手机却在这时候响了。“是谁……”他手忙脚乱地在口袋里翻出手机看了一眼屏幕,“哦我得接下这个,这是我丈……夫?”
闪电侠惊愕地抬起头来看向眼前带着微笑的寒冷队长,那张脸和来电显示上的照片并无不同。

“所以——成功借到了装备,从塞维奇手里救下了条子科技,我想这次任务好歹没有失败吧?”
寒冷队长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边端详自己的左手边懒懒地说着。里普看着他轻咳了一声,“是的——你那个戒指,我的意思是,那只是一个没确定下来的可能性未来,我可以帮你去改变——”
“与其废话连篇,不如快点开始下一个任务吧。”寒冷队长习惯性打断他的话,抬眼微笑着看向时间旅行者,“毕竟,我还有个家要照顾。”
“嘿,兄弟,你知道你刚刚给自己立了个flag吧?”杰弗森探身过来笑嘻嘻地说,“就像那些军人打仗之前看着照片说我的妻子在等我回——”
冷冻队长笑起来的时候会让人心里发毛,不笑的时候——连火风暴都能冻住。
斯坦因教授突然背后发凉。接着他听见里普叫他到驾驶舱里集合的广播,便放下手里的报纸离开实验室。
那是2016年2月29日的报纸——在末版的小角落里刊登着一则小小的喜报:巴里·艾伦与莱纳德·斯纳特今日成婚。
未来令人期待啊。
the end

评论 ( 7 )
热度 ( 141 )

© 玻璃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