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偏甜,低产,坑王。微博ID:玻璃碗儿_DoctorBowl

【冷闪】冰咖啡

给梨子的迟到了好几天的生日贺文。OOC,傻白甜,剧情废,总之只是写写脑洞而已啦。
强行带岳父(划掉)Rip玩。


巴里·艾伦站在一座写字楼前。
高耸板正的玻璃幕墙倒映出湛蓝天空、葱郁树木、在强烈阳光下闪着细碎光芒的喷泉以及站在楼前的青年。刚刚结束短暂高速奔跑的闪电侠并没有穿着他那件暗红色战衣,而是有些滑稽地套着件大一号的外套,类似工装的古板设计以及胸前背后大大的“闪电外卖”字样证明了他现在的(伪装)身份……一名普通的外卖员。
几天前又一位具有特殊能力的罪犯现身中城,麻烦的是他似乎能控制接近自己的人的意志。西斯科在巴里头罩里增加的那层保护网并没产生作用,贸然冲去与其对峙的巴里被对方控制击晕,如果不是火风暴及时赶到他差点就没命。西斯科表示要找出对付这人的方法就要想办法监测他的生命体征,搞清他控制意念的方法,“现在能确定他的身份应该是这个公司的员工之一。”他带着有点幸灾乐祸的微笑看向旁边认真的闪电侠,“每个见过他的人都被控制着忘记了他的长相,包括你,所以……”
所以,巴里看了看自己手上大大小小的外卖盒子,好笑地叹了口气。这真是个不错的计划。闪电侠送外卖?如果拿这个当噱头的话,不出几天他就能垄断整个中城的外卖市场了。“相信我,这可比你在警局挣的多。”乔这样开玩笑。“这家公司租用了写字楼的十至十二层,能不被‘控脑者’察觉的潜入方式就是……这里的员工每天中午都会订外卖。”西斯科在键盘上一通敲打,“这个微型检测器能检测出脑电波的不同,帮助你找出他,然后再把这个扫描器想办法装到他身上。”他把两个小巧精致的仪器放在巴里带着手套的掌心,“然后我们再做下一步计划。很简单吧?”
嗯,很简单。巴里推门进去。写字楼大厅明亮宽敞,只有左手边有个卖咖啡和简餐的吧台。巴里看向那里,试图给里面正擦拭蒸气喷枪的咖啡师一个符合外卖员职业素养的灿烂微笑。
感觉到有人进门,咖啡师停下手上的动作抬起头来。
视线交汇的一瞬间,两个人——外卖员和咖啡师、闪电侠和寒冷队长、巴里艾伦和莱纳德斯纳特——的笑容都僵在了脸上。
巴里震惊地看着他的宿敌、总穿着大衣拿着重型枪械的寒冷队长正人畜无害地站在吧台后面冲他微笑。他抑制住自己想要冲上去把他摁在墙上或者什么地方的冲动,深吸一口气用正常的速度走过去,“……斯纳特?你在干什么?”
斯纳特垂下眼睛看他,加深笑容,“如你所见,我在工作,巴里……倒是你,怎么,警察局的工作做腻了?”
巴里盯着他看。斯纳特在咖啡豆和牛奶香气里坦然笑着和他对视。他穿着件简单的黑色衬衫,领口板正地系着扣子,袖子却挽到胳膊肘,露出健壮的小臂。衬衣有点紧,勾勒出向下延伸的紧致腰线被吧台挡住。他手边用来擦拭喷嘴的布被叠的很整齐,柔缓的女声歌曲在两人之间回荡。太诡异了,巴里想,这一切都……太诡异了。
然后巴里笑起来。“不,斯纳特,”他摇着头,“你这身打扮太诡异了。你在踩点吗?盯上了楼上某个重重关锁内的保险箱?嘿,我可不会视而不见的。”
“哦?”斯纳特好笑地挑挑眉毛,“我可是个无辜的市民,闪电侠,可别抓错了人。”他顺手拉开旁边放满甜品的透明冰柜柜门,拾出一小块巧克力布朗尼,在巴里还想说什么之前塞进他嘴里,“顺便一提,虽然我很享受和你的对话——”巴里咬住那块蛋糕,斯纳特把留在外面的那一半推进他嘴里,然后舔了舔自己的手指,“但是外卖员先生,你的外卖就要凉透了。”
巴里这才想起他完全抛在脑后的“工作”,飞快咽下嘴里的东西抓起袋子跑向电梯间。斯纳特看着他的背影有点无奈地笑笑,伸手去拿他藏在收银台后面的那杯铺了厚厚一层棉花糖的热巧克力,却抓了个空。
他有些不解地低头看去,原本放着杯子的地方现在只扔着一张纸条,“控制糖分摄入!”那明显是——不管他是怎么认出的——巴里的字迹。
“……”斯纳特撇下嘴角狠狠地瞪了那张字条一眼,弯腰从柜子里掏出一整罐瑞士小姐牌的棉花糖巧克力粉,又恢复了一贯的笑容。

巴里又站在那座写字楼前。
前一天他已经大致确定了那个超能力者的位置,今天他只要缩小范围就可以了。事情进展顺利的话,三天以内他就能收集到可供分析的信息。巴里这样想着,朝玻璃幕墙里望了望,斯纳特那辨识度很高的侧影显现出来。
他还在啊。
事实上,他们一度失去寒冷队长的消息。这段时间斯纳特和他容易上火的搭档就像是蒸发了一样从中城消失了,巴里甚至怀疑他们是不是被什么更大的犯罪头目招贤,或者干掉以取而代之了。他因此变得心神不宁,那是因为担心他所维持的和平关系被打破,而不是因为斯纳特本人,绝对不是。
绝对不是。
而巴里看到斯纳特重新出现时心里的那点喜悦和安定感,也绝对是因为中城的和平。
他为自己找足了理由,充满信心地推开门走进去。
听到开门声音斯纳特就抬起头来,巴里冲他笑笑,对方也报以微笑:“我们的中城希望来了。哦,问一下,市长他知不知道你用神速力保护城市的时候也会顺走无辜市民的饮料?”
巴里耸耸肩,“那不是你的。而且我出去的时候看到你又泡了一杯,棉花糖都堆成小山。说实话,像你这样的人会如此嗜甜还真有点不搭调。”
“哼。”斯纳特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从桌子下面拿出个油腻腻的袋子扔给巴里,“你又了解我了?”
巴里伸手接住,袋子里是两个草莓甜甜圈。他疑惑地抬头看向斯纳特,对方皱皱眉头:“早餐烤剩下的。怎么,等我喂你?”
“……你做什么了?”巴里警惕起来,“斯纳特,你在别的城市闯什么祸了吗?如果是的话告诉我,不要这样拐弯抹角。我会帮你的。”
斯纳特有点哭笑不得地看着一脸认真的巴里,“我只是一个无辜市民,想为这位一天消耗一万卡路里的城市守护者贡献绵薄力量。”他拍拍手,眯起眼睛加深微笑,“你对我有点过于紧张了,巴里。”
这句话用斯纳特的特别语调说出来似乎带了点暧昧意味,巴里不知为何突然有点心虚,他拎起袋子,“我没有紧张你。”他将目光盯在桌子上一个无意义的点上,试图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轻描淡写,“我只是紧张这个城市的安全。”
“喔。”斯纳特挂着微笑看着闪电侠落荒而逃,回头把视线投向一直坐在吧台边,却没什么存在感的、穿着棕色风衣的英国男人,笑的胸有成竹。
里普把目光快速从队友和传奇英雄消失的方向间游移了几下,“哇。”他说,语气有点震惊,“闪电侠是不是爱上你了?”
这天很顺利,巴里成功地发现了疑似控脑者,并且把扫描器装在了他身上。他心情不错地走出电梯,抬头就看到没穿厚大衣、没戴护目镜、没拿冷冻枪的寒冷队长仍然显示出他对寒冷的追求——他面前那杯咖啡里的冰块已经堆起小山,但他仍在添冰。
“你在干什么?”巴里凑过去,“哇,你还真受得了凉,现在可才刚进四月啊。”
“这不是我的。”斯纳特专注低头添冰,“是那位客人点的。”
巴里抬头看去,吧台一角的确坐着个穿着大衣的客人,正低着头摁手机,丝毫没意识到这边的状况。
他都穿的这么厚了还会要这么冰的咖啡吗?!巴里好笑地看着身边的人,“嘿斯纳特,给你看个酷的。”
他伸手抓住那杯超冰咖啡,四周环顾了一下大厅里没别的人,便用神速力震动起双手来。
冰块以几乎不可见的速度融化,多出来的水溢出来,浇灭了因为快速摩擦刚着起来的小火焰。
“……呃。”巴里看着这一团糟,挠挠额头,“抱歉,我还不很熟练……不然,你再做一杯?”
站在他身后的斯纳特似乎轻轻地笑了。“没关系。”他说,接着带着恶作剧般的微笑把那杯边缘焦掉、杯身带有咖啡污渍的冒着热气的美式拿起来放到客人面前,“好了。”
“……我点的似乎是冰美式。”里普有点懵地看着冒上来的热气,“而且这都洒了……”
“你点的是冰的?”巴里有点尴尬,“抱歉,我还以为……”
里普向他背后望去,斯纳特给了他一个充满杀意的眼神。
“啊,没事没事。”可怜的时间之主缩起身子把那杯咖啡推到自己面前,“这样可以,可以。”
客人态度过于温和并没让巴里疑惑多久,因为站在他背后的斯纳特突然伸出双手握住了他的肩膀。被触碰的那一瞬间巴里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一下冲上头顶,周围的嘈杂声突然远去,他只能听见自己沉重的心跳声越来越快。
斯纳特其实没做什么,他只是抓住巴里的肩膀把他从吧台后面移到旁边,“你还有别的事要做吧?”他边说边看过去,“别打扰我……”
巴里愣愣地看着斯纳特停止说话盯着他的样子。“……巴里。”斯纳特还是带着那个似乎什么也不在意的微笑,眼神却很专注,“你脸很红。”
“大、大概是神速力使用的有点多?”巴里还硬撑着解释,“你说得对,我还有事要做……先走了。”他忍住没用神速力,但也是用快于正常人的速度冲出了大门。
斯纳特看着他冲出去的背影收起了微笑,低垂下眼睛沉默起来。
“哇。”里普说,“闪电侠真的爱上你了。”
“是啊。”斯纳特没有微笑。

第三天中午巴里还是穿着那身很丑的外卖员服装出现在办公楼前。尖端科研室已经成功分析出“控脑者”的能力——意料外的,他并不是又一个粒子加速器爆炸的受害者,监测到的生命体征显示他更像是某种化学实验成果。而无论是谁人为修改了他的基因和激素营造出低级精神感应立场——他所持有的技术都不是地球现代技术水平所能比拟的。看似是普通超能力者犯罪的案子一下变的扑朔迷离,大家的情绪都有些低沉。在研究出下一步计划前,巴里还是要继续他作为外卖员的卧底工作——继续监视“控脑者”,并且不能让他起疑。
推开门的时候斯纳特并不在吧台后,但也没有其他人在。巴里看着兀自运转的咖啡机皱了皱眉头,看起来那个人只是短暂离开,但是按照他的性格,也许就这样消失了也说不定。
不过自己又怎么自以为懂得那家伙的性格呢……巴里自嘲地摇摇头。叮,电梯停在十楼,是那个控脑者潜伏的楼层。他笑着冲办公室前台姑娘打个招呼,对方似乎有点羞涩地低下头去。接着巴里转弯过去,奇怪的是今天这些公司职员却没一窝蜂地涌上来拿外卖,而是都把自己埋在一个个隔间里。
“嘿伙计们,”巴里清清嗓子,“你们的外——”
脑后突然受到重击,巴里不受控制地向地面倒去。视线开始变的模糊,他勉强撑起身子转过头,最后看到的是手里拎着花瓶、面无表情的前台小妹和她身后微笑着探过身来的“控脑者”。
“你好啊,巴里·艾伦……”他说着,巴里陷入无边黑暗。

“巴里?巴里?醒醒,巴里!”
熟悉的声音近在咫尺,巴里不适地哼了一声,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眼前正皱着眉头焦急呼唤他的名字的人竟然是莱纳德·斯纳特。他的脸上反常的没带着微笑,也穿上了他的经典大衣,帽子边缘的绒毛上落着冰屑。他的手正贴在巴里的颈后,有力地托扶着。
“……斯纳特?”巴里皱皱眉头,迅速从他怀里脱出。他们已经不在办公楼内,而是在楼后的喷泉旁。周围空无一人,地上和墙上却有可疑的划痕,看起来好像发生了一场恶战。
“发生什么了?”巴里看看那些痕迹又看看斯纳特,“控脑者呢?”
“我的一些……朋友们已经把他送到他该去的地方了。”斯纳特靠着墙慢条斯理地回答,“嘿红色小子,可是我救了你。”
“你的朋友?你们要他干什么?天,我就知道你最近出现肯定不是巧合,原来你们也盯上他了……”巴里有点生气地摁开通讯器,“西思科,快帮我追踪一下控脑者的方位!”
“收到!”西斯科在那边回答到。斯纳特好整以暇地抱着双臂看着巴里,丝毫没有紧张的样子。
“巴里。”过了没一会儿,西斯科的声音便从通讯器里传来,“兄弟,大事不好,我们跟丢他了。整个中城,以及周边区域都没再有反常的精神力场反应。”
“斯纳特。”巴里用神速力冲到正坦然微笑的男人面前揪住他的衣领把他摁在墙上,“你们把他藏哪了?”
斯纳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伸手把巴里的腰压在自己身上。他低下头去望进那双有些震惊的眼睛里,“你离我这么近是不是有点危险啊,巴里。”
接着,在拥有超快反应速度的闪电侠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寒冷队长截住了他的呼吸。
在那一瞬间,闪电侠的大脑似乎停止了思考,又似乎飞速运转起来。他是认真的吗?从什么时候开始?一直以来他暧昧不清的态度原来不是自己想多了?还是说他只是想要愚弄一下自己?还有——感觉要窒息了——
斯纳特拥紧他。他的攻势太过强烈让腥红极速者有力的双腿如今软弱无力。巴里几乎是趴在斯纳特的身上被迫迎合着亲吻和舔舐,原本揪着对方领子的手现在无力地撑在对方的胸口。当斯纳特终于放开他的时候两人都已经气喘吁吁。然后下一秒巴里就被推开了。
“……抱歉。”斯纳特似乎有点不自然地低声说着。
巴里只是呆呆的看着他,“……为什么?”
“为什么道歉,还是为什么吻你?”寒冷队长突然恢复了一贯的、无所谓的笑容,他看了巴里一眼接着转过身摆摆手,“回家去吧,巴里。”
他向相反的方向走去,没有回答任何问题。天气阴沉,穿着大衣的男人脚步很快,拐过角去就不见了。
巴里感觉胸口塞了一团棉花般难过。

“呃,其实,他喜欢你喜欢的快疯了。”
突然出现在自己耳边的声音吓了巴里一跳。他飞速转过身去,说话的是之前那个点了冰美式的倒霉客人。
“你怎么知道?你是谁?”
“里普·亨特舰长。”男人很礼貌地和他握手,“其他的来不及解释了,但是我向你保证,斯纳特先生也许曾经是个罪犯,但他现在做的事情是在拯救这个世界,和原子侠、火风暴他们一起。”他有点尴尬地欲言又止了几下,“呃,所以没什么时间陪你,他将来会补回来的。”
“我们不是——”“舰长!”巴里的辩解被远处斯纳特的喊声打断,寒冷队长正从拐角处探出头,怒气冲冲地给自己的冷冻枪上膛,“再多说一句我真的会杀了你的!”
里普耸耸肩,“其实他的房间里贴满了你的海报,他的杯子上还印着'世界上最快的人'……”
嗖地一下,一记冰刀蹭过里普的鬓角钉在他身后的墙壁上。
“好吧,我想我该走了。”舰长先生似乎是被吓到了一样匆忙的挥挥手,“祝你好运,闪电侠。”他一路小跑地离开,消失在同一个拐角。
巴里叹了口气,摁开通讯器:“我要回去了。”
“伙计……”西斯科在那边的声音听起来怪怪的,“刚才我们都听见了……”
“什么?”巴里已经跑回实验室,站在他们身后瞪着他们,“听见什么?”
“呃……”西斯科犹豫地停顿,“啾啾,还有……”
“够了。” 巴里决定先绕中城跑上十圈。

the end

评论 ( 13 )
热度 ( 149 )

© 玻璃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