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偏甜,低产,坑王。微博ID:玻璃碗儿_DoctorBowl

#冷闪# 后遗症

OOC预警。(WW&Rip:你OOC竟然让我背锅!
其实是看完美队首映之后写来甜自己的烂言情,不知为何就一点点拖到了现在……
开始只是想写冷队把闪闪宠上天结果最后我写成了啥呀?????
总之送给蠢🍐。

“艾伦先生。”
自己的名字被某个近在咫尺的低沉男性嗓音叫出,本以为只有自己在办公室的巴里吓了一跳,快速向声音的来源转过身去。那是里普·亨特舰长——与巴里曾有过几面之缘的、来自未来的时间旅行者正身穿一成不变的牛仔风格棕色大衣,安静地靠在屋子一侧堆满试剂的架子旁,像是本就属于这个地方一般没有违和感。
“哦,嗨。里普。”巴里干巴巴地打了个招呼,把手里的卷宗扔在一边。
有的时候他真会怀疑这个不苟言笑的小个子英国男人也拥有极速或者瞬移的超能力,因为他总能无声无息地在别人发现之前出现在某个角落。不过——也可能只是因为这个宇宙闻名的前时间之主拥有和名声不符的微弱存在感。这也许就是他穿越各个时空都游刃有余又不引人注目的缘故之一吧?
巴里一边用神速力胡思乱想一边注意到舰长先生比平日更苦一点的苦瓜脸。“呃,所以——”他摊开手,“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舰长?”
里普皱着眉头盯着他看,“你最近有没有见到过斯纳特先生?”
“斯纳特?”巴里摇摇头,“我以为他是和你一起去……拯救未来什么的?”
“是的……”里普看起来有点犹豫,“现在算是、休个假。”他的话在喉咙里转来转去变得有些模糊,“……我们可能在不同的可能性未来分支中穿梭的时候碰到了些问题,斯纳特先生在其中一次旅行中受到了特殊的攻击,这也许会导致他变得有些奇怪。我想他也许会来找你,不过我可能又搞错了时间……”
“是好的那种奇怪,还是不好的那种奇怪?”巴里歪着头看着一脸愁苦的舰长,问道。
“嗯……”里普谨慎地看了他一眼,“无害的那种。”
巴里咧嘴笑了起来。“既然这样不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吗?”他拍拍依然没放松表情的里普的肩膀,“好啦,放轻松,你总是太紧张了。我想大概是斯纳特又乱跑了?如果他来找我,我会通知你的。”他顿了一下,保持着微笑的同时轻轻皱了下眉头,“如果他变得很奇怪,我会试着用垃圾食品和冰激淋喂饱他,然后还你一个冷静的斯纳特。冷静队长,哈!”
里普并没被他的拙劣笑话逗笑,只是忧心忡忡地挥挥手,“我先走了。希望这个不确定未来分支不会对过去——我是说现在——产生影响,那会增加它的固定性。所以如果见到斯纳特先生,你最好不要和他过多交流,尽快把他送回飞船消除后遗症才是最保险的。”
“收到,舰长!”巴里嬉皮笑脸地敬了个礼,看着里普像抹影子一般滑出门去。
真是个奇怪的人。巴里摇摇头,不明白他为什么一定认为斯纳特回到这个时代就会来找他,他们的关系明明并不怎么好。难道是某种攻击加重了斯纳特的杀意促使他来找自己算账?不对,里普说了那种影响是无害的。或许是他也获得了神速力想跟自己聊聊经验?不,那样慢条斯理的斯纳特像他一样变得速度飞快的样子简直没法想像。
闪电侠闪电般的思维又开始畅游天际。他一边想着一边整理起手头的卷宗报告,心情却随着时间的流逝烦躁起来。直到傍晚时分,他盯着大玻璃窗外最后一点阳光消失在城市遥远的边界,撇撇嘴拿起包向门外走去。
夜幕下的警局被柔缓的灯光包裹,初夏的傍晚风还是凉的,走下几阶台阶,只穿了单薄衬衫的巴里缩了缩脖子,再抬起头的时候面前站了个熟悉的身影。
是斯纳特。
他没穿那件带毛毛领的臃肿外套,只是在深蓝圆领衬衣外套了件墨蓝色的薄夹克。夹克长度只到腰间,毫不遮挡地露出他穿着深色紧身牛仔裤的长腿及脚上那双黑色长靴。他整个人像是隐藏在黑暗里了一样,却又是那么鲜明。巴里有点怔忪地朝他看过去,那张熟悉的脸上却有着很陌生的表情——斯纳特在笑。
这并不稀奇,大部分时间斯纳特都是在笑的。但巴里从没见过他像现在这般柔和地笑过,看起来就像他真的很高兴一样——长相俊朗的男人稍微弯着好看的眉眼,嘴角翘起一个温和的弧度,微微低下头来把目光倾在他脸上:“巴里。”
“斯……斯纳特。”巴里有点结巴,“呃,白天的时候亨特先生来了,说让你快点回飞船找他——喔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斯纳特眯眼笑着看他,“一起吃晚餐?”
……犯罪头子寒冷队长带着伤穿越时空冒着被抓起来的危险跑到警局门口还露出这样的微笑就是为了和他的宿敌吃晚餐吗?巴里盯着还带着可疑微笑的斯纳特,皱起眉头“……斯纳特,你究竟有什么事?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吗?”
斯纳特的笑容僵了一下,然后完全收了起来。他就这样没什么表情地皱眉看了不明所以的巴里几秒,然后叹了口气。巴里几乎以为他要讽刺几句然后转身离开了,可斯纳特却突然伸出手臂将他拥进怀里。
巴里完全没想过一向都和他保持距离、看起来不怎么喜欢他的的寒冷队长会突然做出这样的举动,所以一时也没想到闪躲,就这样对方被整个塞进怀里。斯纳特的身上有淡淡的薄荷混着雪松的香气,扣在他腰间的手掌透过薄薄的衬衣传来不可忽视的温度。他的力气很大,而巴里其实也不是那么想挣脱。他们在警局大楼投下的巨大阴影里沉默相拥,几步外便是灯光嘈杂人群与世事,而仅仅几步之遥,巴里却只能听见斯纳特在自己耳边的低喃。
“巴里……我很想念你……”
心脏受到重击般脆弱又柔软地快速跳动,斯纳特在他耳边的唇蹭过脸颊直到吐息交织。巴里有点飘忽地对上斯纳特那双淡褐色的双眼,那双眼里满溢着的露骨感情让巴里一下子回过神来,他一下挣脱斯纳特的怀抱,接着向乘波号停驻的方向狂奔。
里普说得对,斯纳特变得太奇怪了。
斯纳特那双眼里,那快要满溢出来的感情,巴里认得出。
那是「爱意」。

“……所以,他究竟是怎么了?”
巴里·艾伦坐在乘波号的医务室里。如果是平时,他一定会用神速力在这艘未来科技铸就的神奇飞船上绕二十圈,然后在每个角落照一些注定被销毁的合影,或者拆掉时空定位系统研究个透——可他现在却只是紧缩眉头坐在一边,紧张地盯着不远处那个正闭目躺在医疗器上接受全身扫描的、长相熟悉却令他感觉如此陌生的男人。
“呃……我们误入了一个极小可能性的未来。”里普站在他旁边,双手抱着胳膊,“在那个未来里,身为邪恶方的神奇女侠用真言套锁攻击了他……放大了他内心一直以来最为压抑的一种情感。”
“……最为压抑的……情感?”巴里的心怦怦直跳,“然后呢?”
“一开始这种创伤并没有表现出来。”里普缓慢地说,“直到又一次我们遭遇时间海盗,他被困在轮机舱里差点因为缺氧而死去……死里逃生之后,他抢了逃生船只说要回到这个有你的时代就离队了。我们刚刚给他做了检查,才发现原来真言套索对他产生了影响。在经历生死后,那些原先被很好地压抑住的毫无端倪的感情,如今却一下爆发,这让他的情绪非常不稳定,迫切想要去他最重视的人身边……”
巴里有点慌张地看着不远处被吉迪恩的蓝色光芒笼罩着的、安静的斯纳特,“他可能只是来看他的妹妹。他很爱他的妹妹。”
“……你可以这么说。”里普低着声音,“可他强调,要回去找‘我的巴里’。”
还没等他说完巴里便猛地站起来,“突然想起来有点事,我先走了。”
里普还没来得及再说些什么,一道闪电就瞬间晃过他眼前随即消失不见。

巴里在奔跑。
耳边的风猎猎而过,霓虹灯光连成色彩不均的一条条光线,心跳声鼓动耳膜。他控制着自己的速度,又觉得完全控制不住,心底那些有些难受又有些喜悦的感觉纠缠弯绕,让他觉得胸口闷闷的,他只能继续奔跑,直到将自己甩在身后。
身边那些景色都变成无意义的光影,脚下这条路也变得不甚真实,他奔跑着,可脑海里想的全是斯纳特。莱纳德·斯纳特。他想起他们的初遇,想着那个人桀骜不驯的笑容,想着他的承诺,他衣帽上柔软的毛毛领和他慢条斯理的独特语调,他的眼睛一只是浅褐色另一只则透着点绿色,他有点冰凉的骨节分明的细长手指,他叫他“巴里”时拖长的尾音……
巴里·艾伦是闪电侠,这是他的头号秘密但仍有不少人知晓。但闪电侠的头号秘密——闪电侠从一开始就爱着寒冷队长,这件事情只有他自己知道。
但他从未想过这种可能性——斯纳特其实也一直爱着他。他一直以为这份心情会随着时间流逝悄悄消失没人会知道,也没想过真的告诉斯纳特更别说和他有什么实质性发展。但一旦知道斯纳特可能、很有可能也在爱着自己——巴里惊讶地发现他想要更多。
不再只是短暂的谈话,冠冕堂皇的约定,他想要更多。
巴里停下来。初夏的深夜风有点凉,他站在高处俯瞰由灯光汇集成动脉的、正缓慢睡去的中城。
那些排列整齐的发光的窗口,那些移动着的车灯,那些街道上星星点点的人影,这个城市这个国家这个世界所有过去未来的可能性有那么多那么多的繁华光影,
莱只想回到他身边。
巴里感觉内心填满了棉花糖般柔软甜蜜。他无法控制自己的嘴角大幅度上扬。
而他也只想要莱。

巴里的睡眠向来很浅,他一直是个缺乏安全感的人,也许是童年的影响,有点声响他便会不安地惊醒。所以当在浅眠中听到卧室的窗户被轻轻推开时,他的身体反应快过大脑,飞速把那个从窗口跳下来的身影摁在了墙上。
“巴里。”被扣住脖子的不速之客仰着头,低垂着眼睛,声音沙哑,“巴里。”
斯纳特的喉结在巴里的手下滚动,月光透过半开的窗户斜斜洒在他的脸上,那双颜色不同的漂亮眼睛几乎透明。巴里泄气地松开他,向后退两步压低声音,“你来干嘛?”他瞟了一眼电脑桌上闪烁的电子表,“现在是凌晨一点。”
斯纳特不回答他,伸手摁了摁身边的床,然后看起来很满意地——动作流利地倒在了上面。巴里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毫不把自己当外人的家伙,“从我的床上下来,莱……斯纳特!”
“我觉得只有在你的床上,才能睡个好觉。”斯纳特调整了下枕头的位置,闭上眼睛。
“……”巴里突然开始怀念平时那个直来直去、不会与他有过多牵连、不会做多余的事的斯纳特了。他突然有点好奇,究竟是现在这个斯纳特因为真言套索的魔力而变的奇怪了,还是这就是斯纳特一直以来的性格,只是真言套索去除了他一贯的伪装与隐忍?
但是,这样依赖他的斯纳特,无法不让他心动。
巴里叹了口气,抓起椅子上的靠枕扔向装睡的大男孩,“至少把你的外衣脱掉!”

自己太逊了。
巴里背对斯纳特侧身躺着,狠狠盯着床前墙上挂着的某件无辜的外套。那个他喜欢了很久的、自己一度认为不会和他有敌对之外任何其他关系的、冰冷疏离的寒冷队长,如今就躺在他旁边。斯纳特并没做出什么动作,甚至都没碰到他,但是同一张单人床,被压下去的床垫,在安静的夜里很轻微却又清晰的呼吸声,巴里能感觉到自己背后那人强烈到几乎压迫性的存在感。
如今他就在自己转身就能拥抱的位置,而自己却……
饿了。
是的,巴里饿了。里普造访之后他心神不宁中午就没吃多少东西,晚上又为了斯纳特的事情没吃晚饭。本来一顿不吃也不会有什么,偏他又发疯绕着城市跑了几圈……感觉到空空的胃袋收缩着疼痛,巴里叹了口气,小心地让自己不碰到身边的人,轻轻地坐起来——
下一秒他便被狠狠地摁进床里。他本以为在熟睡的斯纳特正跨坐在他身上,双手用力摁着他的肩膀将他压在床上。痛感从肩膀传来,巴里皱紧眉头看向突然变得暴力的斯纳特,却发现他眼里竟有杀意。
“斯纳特!”巴里挣扎着喊他的名字,“我只是想去吃点东西!”
斯纳特松开左手。巴里正想顺势抽出被压制的另一边肩膀,却被一把掐住了脖子。斯纳特的力道并不重,但巴里还是感受到了窒息感。他不知道斯纳特突然是怎么了——有可能是另一种不知道在哪个未来带来的后遗症,这个斯纳特已经不是他所熟识所爱着的那个人了——虽然缺少热量,但聚集神速力打倒没有武器的斯纳特还是很容易的……但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斯纳特突然吻了下来。
巴里不是没有和男人接过吻,但斯纳特真正吻下来的时候他还是完完全全地僵住了。就算是反应力极快的闪电侠也接受不了这种变化:一向冷冰冰的、和自己势不两立的暗恋对象突然性情大变,温柔又有点无赖地跟在他身边。巴里不是没想过要和斯纳特在一起,但肯定不是这种状况——他甚至只是深爱他的疏离,爱他的不屑一顾,爱他的不坦诚,爱他那柄像他一样的冰冷的致命的枪。他爱那些追逐那些对决那些利益冲突,爱那个其实存在很多漏洞的约定,爱他们之间的心照不宣。
温柔的拥抱、撒娇般地霸占他的床……斯纳特明显打破了这一切。但现在居高临下掐着他亲吻他的样子却让巴里觉得平日那个让他倾心的斯纳特又回来了。他感觉自己一团混乱。斯纳特亲吻他就像下一秒就是世界末日,他掐着他的脖子却温柔舔舐他的唇舌,巴里不知道他是想扼死自己还是想……
但就在这时,脖颈上的压迫和唇舌间的纠缠同时远去。斯纳特放开他,呼吸粗重地和巴里鼻尖相抵,“巴里,巴里,别走……我爱你。”
巴里愣愣地盯着月光下斯纳特认真的表情,突然觉得一切都无所谓了。无关什么未来的可能性,无关什么后遗症,无关超级能力,无关正义或者犯罪,这是莱纳德·斯纳特,在对他巴里·艾伦说爱。
他是如此害怕失去他。
巴里笑了一下,伸手抚上斯纳特的脸颊,望进他稍微有点惊讶的眼睛,
“我也是。”

“所以,为了弥补你们上次在19世纪瞎闯所导致的扭曲未来,我们现在要前往——啊,巴里,你来了。”
正在分配从未被遵循过的任务的里普看到巴里出现在乘波号的驾驶舱里,停下讲话从座位上站起来。旁边已经厌倦里普絮叨的大家也都看到救星一样跑过去和巴里嘘寒问暖,包括扛着枪的寒冷队长。
“嘿,巴里。”斯纳特挂着招牌微笑和他打招呼,拖长尾音,“明星先生,你可不适合时间旅行。”
他看起来又是一贯的冷漠形象了,可那件耍帅的夹克里面还穿着我的T恤呢,巴里愤愤地想。今早醒来巴里又饿又浑身酸痛,而始作俑者早已不见踪影——很好,果然是罪犯的作风。中城的正义守护者恨得牙根痒痒。
“呃、他的后遗症已经治好了。”里普有点尴尬地解释,“希望没给你带来什么麻烦。”
“哦,没事的。”巴里心烦意乱,“既然他没事了,我想我该走了。寒冷队长说得对,我不适合久留。”
里普皱着眉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斯纳特,“好的,巴里,下次再见。”

斯纳特是个混蛋。
看到巨大的飞船发动引擎并且隐形飞向天空,巴里这样想。他完全就是个混蛋。如果他完全不回应自己的感情,只是保持着那段距离,他也不会奢求再近一步。而如今他做了这些,却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甩手离开……
但自己的欲望却如同潘多拉宝盒般覆水难收。而现在斯纳特已经无迹可寻,不知道何时会归来——不知道还会不会再归来……
“看看这是谁在角落偷偷哭鼻子呢。”
熟悉的声音响起,巴里惊讶地抬起头,正向他走来的却是本该在时间漩涡里穿行的斯纳特。他带着熟悉的微笑走近,伸手揉了揉巴里的头发,“走,回家吧。”
“……你为什么不走?”
斯纳特闻言加重了笑容,“怎么,我是个很传统的人,还以为昨天我们互表心意,还做了……”他摆了个下流的手势,“……这件事之后,已经算是一对了。或者你更希望我离开,然后终于死在某个遥远的时空,为中城除一大害?”
“别这么说,斯……莱尼。”巴里皱起眉头,“对里普他们不好。”
斯纳特叹了口气,“巴里,我……不管受到什么影响,我都只是我,没有什么后遗症会让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情……走吧,请你去吃甜甜圈。”
他没等巴里回应就迅速转过身去走开了。
巴里也跟上去,牵住斯纳特微凉的手,感受自己手心的温度传导到他的皮肤上。
他们一起向前方走去。

“你知道我说'请你'的意思是我请客你买单吧?”
“好啦,我会付钱的。”
“我可以叫上丽萨吗?”
“不行。”

the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120 )

© 玻璃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