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偏甜,低产,坑王。微博ID:玻璃碗儿_DoctorBowl

【Gradence】 Grindelwald欠下的债

Credence/Graves斜线有意义
真部长,反攻车

他不知道要去哪儿。

阳光过于刺眼了,让人无处躲藏。那一小缕默默然无措地在已经恢复如初的大都市里横冲直撞。一个急转险些撞上魔法国会闪光的尖顶,他徒然躲避却狠狠坠落在地。

痛。变回人形的Credence这么想着,呜咽着试图改变自己趴伏在地的姿势。全身骨头像是被拆散,他伸出被擦伤的手掌摁住地面撑起自己的上半身,才堪堪倚着身后的墙壁坐了起来。这具身体几乎不再属于自己,所有他能感受到的部位都在灼烧般疼痛。Credence咬紧牙关,委屈和恨意几乎要将他压垮。眼泪砸进地上的尘土中,模糊间有双做工精致的皮鞋尖端映入他的视线。

"……孩子,你怎么了?"

那声音如同天籁又如同恶魔,将心脏硬生生挖出一个滴血的洞。Credence窒息般含着泪抬起头,那男人的面容在泪水中扭曲。

"……Mr.Graves……"

Graves创伤未愈。

他被那个金发恶魔囚禁在不知何处的阴暗地窖,没有光照的监牢分不出日夜。拥有纯正血统的强大傲罗竟也不敌Grindelwald的几招黑魔法,比起被囚禁和被施钻心咒和摄魂取念的痛苦,Graves觉得打倒自己的其实是自己的尊严。以致最后魔法国会将他救出囹圄,虚弱的前安全部部长忍着多日未见阳光的短暂性失明却仍不允许任何人帮扶。

身体上的伤并没有很多,但Graves的精神状况是否仍适合担任安全部长乃至供职魔法国会都需要进一步审核。国会中甚至还有一小部分人坚信他是与Grindelwald串通演的一场苦肉计,毕竟这位部长平日并不和蔼可亲,处罚下属的手段也十分铁血无情。

但议会还需定夺。与他关系还算和睦的国会主席并未对他进行软禁,只是暂时取消了他进出国会的资格。明明是受害者,Graves耸耸肩从那些带着忌惮和猜疑的眼神中走出大门,从未想过自己的人生还能在这个年纪里徒降低谷。

路过大楼后巷子口时听到不远处传来的重物落地和呻吟声,本不爱管闲事的Graves鬼使神差地调转脚步走了进去。那是个死胡同,小路尽头的黑色石墙下跪坐着一个留着幼稚短发的青年,在微弱的灯光下低声抽泣。Graves叹了口气将手中的魔杖插回腰间,缓步走过去,用尽量温和地声音询问道:"孩子,你怎么了?"

那孩子全身颤抖了一下,像是拼尽全力般抬起头来与Graves对视。前安全部部长几乎就在那一瞬间认出这是那个第二塞勒姆的默然者——他还没死,这是他的第一反应,然后他便下意识地抽出魔杖。

具体的材料国会都未曾对他隐瞒,Graves自然能认出这次动乱的主角。此外他也多少知道那个黑魔法叛道者用他的这副外表对这个叫Credence的孩子威逼利诱,所以他能清晰地感受到眼前这个孩子的敌意。他防备地用魔杖指着那个看起来虚弱苍白的默然者,后者却用颤抖着的声音含着泪开口:

"……Mr.Graves……"

他只是个被抛下的孩子。

Graves的心脏被击中般瞬间软化下来。他收回准备念出的咒语,想要更近一步向那个悲伤的孩子走去,却在下一秒被铺天盖地向他袭来的黑暗掩盖。魔杖在一瞬间脱手,Graves想伸手去抓,但两只手的手腕旋即被黑色物质缠绕,紧紧锢在墙上。

梅林的胡子,Grindelwald……Graves边试图挣脱边愤怒地想,你到底给我欠了多少债!

开车全文见随缘~ http://www.mtslash.org/thread-217567-1-1.html

评论 ( 10 )
热度 ( 130 )
  1. 异想天开玻璃碗儿 转载了此文字

© 玻璃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