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偏甜,低产,坑王。微博ID:玻璃碗儿_DoctorBowl

【冷闪】Strings(1)


【西部世界AU,血腥、主要角色死亡预警】

*
  “巴里·艾伦。这名字听起来熟悉吗?”
  黑夜粘稠无声地包裹着荒芜的山丘,像以枪声和血液为食的巨大怪兽。斯纳特用手撑在粗糙的沙地上,尖锐的砾石刺进掌心。他能感觉到自己碎裂的腿骨刺破皮肤,汩汩血液被土地迅速吸收。疼痛并不令他畏惧,他咬着牙抬起头看向那个质问着自己的人,扯起一个轻蔑的假笑,拉长句子尾音,“这辈子从未听过。”
  黑衣人看起来对这回答既满意又失望。他的表情被黑色宽边帽投下的阴影遮住,只能看见他带着皱纹的嘴角快速地向下抿了一下。
  “对不起,斯纳特。”他说,手向大衣里伸去。
  斯纳特忍着疼痛,拼命地伸手试图抓住就扔在自己身边的冷冻枪。他用颤抖的双臂举起那柄不轻的枪,这动作牵动了他的伤口,血液流失的更快了。疼痛让他感觉又冷又麻木,斯纳特拼尽最后的力气将枪口对准正给左轮手枪上子弹的黑衣人。
  可他无法扣动扳机。
  无法、无法、无法扣动扳机。
  黑衣人朝他走过来,脚步声在沙地上窸窣有声。斯纳特咬牙切齿地将全部注意放在手指上,腿部已经毫无知觉。摁下去,他在大脑里嘶吼,他妈的,给我摁下去!
  “你没法伤害我。”黑衣人蹲下来,将他手里的冷冻枪轻轻拿走。他用冰凉的手指覆盖斯纳特的双眼,将枪口抵上他的心口。斯纳特的呼吸都要停止了。
  “不过都是设定好的罢了。不过如此。”
  黑衣人小声低喃,然后扣动了扳机。
  巨大的痛意如同巨浪般袭来。

*
  “你是新来的。”
  喧闹的小酒馆里,美丽的招待女郎半眯着眼睛用柔媚的语调挑逗着带着白色宽边帽的年轻客人,“看起来没什么经验……”
  她带有花瓣酒芳香的嘴唇凑了上来,睫毛卷翘,浅蓝色的眼瞳神情空洞,“我可以给你打个折。”
  “呃、不,”年轻男人慌忙地避开送上来的香甜的吻,退后一步离开可能会被触碰到的范围,“还是算了吧,再见。”
  他有点踉跄地回到哄笑着的友人中间去。“怎么啦,巴  里!”坐在小酒桌前的奥利弗笑着递给他一杯酒,“不享受一下?”
  “嘿!别拿我开玩笑了。”巴里笑着推推奥利弗的肩膀,接过酒放在桌子上。他倚着桌子看着周围的一切,眼睛几乎要发光,“这地方真是……很神奇!”
  “这只是开始!”奥利弗喝干杯子里的酒站起身来,拍拍巴里,“这个园区大到超乎你的想象。”
  巴里被好友拽出门去,马蹄踏过路面扬起的灰尘让他眯起眼睛。旁边柱子上贴着的通缉令被风吹的卷起来,巴里随手抚平那张斑驳的纸,“莱纳德·斯纳特,”他在阳光下皱起眉毛看着粗犷画风勾勒出的那个微笑着的男人,“心狠手辣的杀人犯,持有高危险武器……”
  “嘿,你!”身边传来一声叫喊,巴里侧过脸去。喊他的那人皮夹克上六星警徽闪闪发光,那位治安官白色宽帽下圆润的脸盘边长满白色的胡子,满脸皱纹的笑容和蔼又正义,“你看起来是个有勇气的小伙子!”
  “我吗?”巴里笑着指了指自己。“嘿,说不定这个适合你。”奥利弗在一边拿着宣传单页,“这是个比较正统的故事线,后半部分还有点反叛,但总体上来说很适合你这种想做英雄的人。西斯科可是很为这个故事线自豪呢。”他垂下眼睛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虽说威尔斯博士让我照顾你,我也不好一直带着你吧?你知道的,我要做那些、大人的事情。”
  巴里假装生气地打他,“别总把我当小孩!我只是想多做点研究罢了……我能照顾好自己的,奥利。”
  “好吧,”奥利弗冲他摆摆手,“希望你享受你的科研之旅咯!”他笑着后退了几步,揽过身边的洋装女郎凑过去说笑起来。
  巴里笑着摇摇头。他抬头看着充满期待的治安官,抬起双手,“好吧,我加入了。”

*
  “把他唤醒。”
  “你知道你在哪里吗,莱纳德?”
  “……我在梦里。”
  视野里穿着旧皮风衣的高大男人提着喷火的枪吼叫着点燃四散奔逃的盛装人群。
  “你感觉怎样?”
  沾着美酒佳酿的玻璃碎片混杂在手工绣着繁复花纹的暗红色丝绸里。不着寸缕的人们尖叫哭泣着,在阴暗淫靡的大厅里无头苍蝇般互相簇拥踩踏。
  “我……”
  脚下踩到被巨大冰块贯穿胸口的已死的男人。
  “我不想继续下去了。”
  “告诉我你对这个世界的看法。”
  柔弱的年轻女子哭花了妆,她哀求地倒在斯纳特靴前。斯纳特没有动作,但只一瞬间她便变成了不会动弹的、血已流干的尸体。
  “我不关心这世界。我只想要钱。我要攒很多很多的钱……然后离开这个烂透了的地方。”
  “那么告诉我莱纳德,什么时候会是足够呢?”
  他用从尸体身上缴获的银色小手枪毙了柜台后瑟瑟发抖的老板,用冷冻枪射穿了保险箱的锁。
  一捆一捆的钱从里面滚出来。
  “有朝一日。”
  拥有漂亮身材比例的人造人打开膝盖坐在圆形聚光灯下的铁凳上,棕色的瞳眸无神地看着前方。他的嘴唇机械地开合,声音低沉磁性却毫无感情,
  “有朝一日。”

*
  “所以……我们要追逐的这个——斯纳特,他究竟干了些什么?”巴里用不太熟练的姿势操纵着他的夸特马跟随着众人走动。参与这条故事线的只有他和另一个棕色长卷发、看起来英气十足的女游客参与——而后者的兴趣明显放在同行的那个浓眉大眼、看起来英俊的不像牛仔的接待者身上。
  “莱纳德·斯纳特,他和米克·罗里是一对儿搭档。”治安官用讲故事般抑扬顿挫的语调开始讲解,“他们专门袭击富人集聚的场所,说是劫富济贫,但大部分钱都落入了自己的腰包。”
  “最诡异的是他们拥有的武器。”雷——那个英俊的牛仔补充道,“有人说他们的枪上附了巫术咒语,斯纳特可以制造冰雪,罗里则能用枪纵火。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一直只有两个人行动,我们却仍抓不到他们。”
  “这次不会了!”治安官满腔豪情,“我一定要把他们一网打尽!”
  “……这一定是西斯科的恶作剧了。”巴里纵马走在那女游客身边,“他一向很喜欢做奇奇怪怪的武器出来——你好,我叫巴里,巴里·艾伦。”
  “肯德拉·桑德斯,叫我肯德拉就好。”姑娘露出友好的微笑,“你刚刚说的是西斯科·雷蒙,这里故事线的编写者?你认得他?”
  “嗯。”巴里撅着嘴点点头,“那家伙,我得说他真是个充满无线想象力的人。”
  “是啊。”肯德拉赞许地点点头。他们已经走进沙漠,雷转过头来关切地询问肯德拉是否适应骑马。“不管是谁做了这个,”雷回过头去后肯德拉朝巴里努努嘴,“也值得不少赞扬。”她指的是雷。
  晚上他们已经走到了山谷深处,并且扎起了帐篷。肯德拉也许是和雷发展感情去了,巴里一个人站在山丘上向下看去。这个园区真的是望不到边,他想,要真的摸透它还是个复杂的过程。这里的每一个接待员,一草一木,每一个举动都是人类智慧的结晶。他为这些创造骄傲。
  但是内心深处……他看着这些与真实人类并无两样的接待员,却总不能说服自己这只是一堆数据和人造材料。他总觉得……他们不只是这些。
  所以他没法像来了很多次的奥利弗,或者拥有这个地方的威尔斯叔叔一样,将他们当做物品来使用或者破坏。即使没人在看,他也试图彬彬有礼地与这些精致美好的造物友好交流。他们不该……被这样野蛮对待。
  “早点休息吧,勇士们。”在篝火前喝完了一轮酒,治安官拍拍自己圆润的肚子,“明天可有一场硬仗要打。”
  巴里躺在自己的帐篷里面竟然还有点期待和紧张。他无心看书,早早就熄灭了灯躺进那块大麻布下面。帐篷外似乎是肯德拉在和雷说话,他听着那些不清晰的絮语也缓缓被睡意淹没。夜晚十分宁静,但在不熟悉的地方入睡让巴里有些浅眠。没过一会儿他便被惊醒,帐篷外传来脚步声。
  有人在轻声走动。
  巴里将手放在腰间的枪套上,站起身来。他轻轻掀开帐篷布,一手执枪走进黑暗里。帐篷四周空无一人,只有一盏灯放在熄灭的篝火前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可能是自己太过紧张了……巴里自嘲地笑笑,将手枪收进枪套往回走去。但就在他转身那一瞬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的一只手有力而迅捷地将他抓进了空地旁的树林。
  “……唔!”巴里下意识地想叫出声,嘴却马上就被捂住了。他被一个高大的男人摁在一棵粗壮的树后,那人宽大的手掌狠狠捂着他的嘴。
  “不许动,不许出声,”那人把嘴凑在他耳边低声又狠唳地警告,“不然我撕碎你的喉咙。”
  巴里借着月色看清了劫持他的人的大半张脸,他马上认出他就是这个故事线要追逐的人——斯纳特。知道这是个接待员后他放松了很多,这大概是个隐藏的故事线或者什么,反正接待员永远不会伤害他的。斯纳特看起来很焦躁,他一直盯着帐篷的方向。巴里看清他大腿上别着一架黑色的大枪管,那大概就是西斯科的杰作了。
  “他来了,那个疯子、”斯纳特小声嘟囔着。他温热的呼吸喷到巴里的耳廓上,仿若真人,巴里有点不自在地在他怀里动了动,却被更紧地压住。斯纳特很紧张。
  巴里也朝帐篷那里看去。在黑暗中走出一个高瘦的黑衣人,他像是具象化的阴影般一身都是黑色,在帐篷边踱步就像是个寻找猎物的死神。那人不慌不忙的脚步在他们藏身的树林外停下来,巴里几乎确定他看见他们了。
  斯纳特拨弄着冷冻枪,传来上膛的声音。
  但那黑衣人却在这时候收回目光。他叹了口气,转身朝他们相反的地方走远了。
  斯纳特松了口气,拉开一点和巴里的距离。
  “我还以为他看见我们了——”被松开的巴里惊魂未定,却被抵在自己胸口的冷冻枪吓得硬生生收回接下来的话。斯纳特俊朗的面容被冷冻枪蓝色的光芒照亮,他皱着眉和巴里对视,巴里发现他有双漂亮的眼睛。
  “抱歉了,孩子。”斯纳特移开枪。
  巴里松了口气,正扯起一个微笑的时候,却看到一个朝他砸来的枪托。
  他眼前一黑。

*
  “我没能阻止……”
  “收手吧。你不可能改变任何事。”
 
  “这场残暴的欢愉,终将以残暴结局。”

TBC

评论 ( 7 )
热度 ( 33 )

© 玻璃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