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偏甜,低产,坑王。微博ID:玻璃碗儿_DoctorBowl

【绿红】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

圣诞快乐!平安夜快乐!写了个绿红小甜饼~
因为一直很想有人安慰电视剧闪,所以大概设定是一个电视剧GG闪(闪电部分和与绿灯交情部分是漫画设定)/一个拿来凑真人的带点漫画设定的RR绿。好好一个官配萌成拉郎哦quq

“你确定你自己可以,巴里?”
乔颇为不放心地低头看着巴里的脸,皱眉询问着。温暖的房间里弥漫着食物香气,他们背后的长桌上大家言笑晏晏。巴里背靠着中城冬夜的冷风,露出他一贯的柔和微笑:“我没事的,乔。只是去一下实验室,我……不太放心。”
“好吧……”乔将信将疑地拍拍他的肩膀,“只是如果有什么不对,一定要通知我。巴里,这可是平安夜啊。”
“放心吧。”巴里转过身,“去陪他们吧!”
屋门在他背后缓慢地关上。圣诞将至,街道上萦绕着颂歌,家家户户都装点着绿色的圣诞树和红色的缎带,以及红红绿绿交杂闪亮的一串串小灯。
红色的……和绿色的。
巴里黯下眼神。雪花摇摇晃晃地落在他的大衣和围巾上。这个时间里路上几乎没有人,大家都在温暖的家里享受欢聚和大餐。巴里把脸埋在围巾里,极为罕见的慢吞吞地走着,在雪地上踩出深深浅浅的脚印。
唉。
他在路灯下停住。实验室里肯定也空无一人,那个人不知道在哪里过哪颗恒星的恒星日,又怎么会想起上个月临走前那种玩笑似的约定。巴里抬头向上看去,雪花簌簌而下,沾在他的睫毛上。夜空变得不甚清晰,小小的蓝色星球被乌云包裹。巴里只是这个星球上一粒、呃、跑的比较快的灰尘,一粒灰尘该怎样在无垠的宇宙中寻找另一粒灰尘呢?
巴里忽然泄气极了。他站在雪地里,感觉自己傻透了。让那个绿色的家伙在外面飞吧,鬼知道他在扇区哪个角落睡在谁的床上——他呢,则该去抓住点实际的东西了。
“放松点,闪电!我会及时在平安夜赶回来给你礼物的。”
圣诞老人和绿灯侠都是不可以相信的生物。
街道旁边有家玩具店已经因为节日而提早结业了。橱窗黑漆漆的,做工精致的玩具屋和毛绒小熊在黑暗里发呆。巴里有点羡慕那些吵着要圣诞礼物的孩童——至少他们想要的都列在橱窗里,明码标价。
橱窗里映出巴里的倒影。他朝玻璃里那个自己笑了笑,然后感觉视线里有什么在发光。
他低下头。倒影中有个绿色的礼物盒在他脚边闪闪发光。视线移过去的下一秒,那个光盒变成一条绿光组成的缎带一圈一圈地围绕着巴里盘旋而上,直到在年轻的速跑者头顶扎了个大大的蝴蝶结。蝴蝶结收缩又膨胀变成一颗硕大的星星,它又立即烟花般绽放开来,落下无数个小小的绿色星星,洒落在巴里身上。
巴里根本无法抑制自己嘴角的上扬。他笑得眼睛都眯起来,飞快地转过身,某个浑身发散着绿光的飞行员就在漫天的小星星里冲他眨眼。
“Hal!”
“Flash,my boy!”哈尔微笑着变出一支绿色的玫瑰献给走向他的巴里,“圣诞快乐。”
巴里飞扑上去拥抱他。

“所以,刚才那个炫光特效就是你给我的礼物咯!”巴里叼着拐杖糖,斜眼看向身边卸下绿灯侠装备的哈尔。哈尔露出一副被抓包的表情,“我还以为敷衍过去了呢。”他掏出一块布丁,“这块布丁是在一个遥远的星球得来的,他们信仰布丁神……”
“天才,”巴里无奈地把那块便利店同款布丁从哈尔手里拿走,“这是你从我口袋里拿出来的。”
“好吧好吧。”哈尔摊开手,“那作为补偿,今晚帅气的我去你家住?”
绿灯侠真的是……充满意志力呢。
他会充满意志力地保护宇宙,打击敌人,以及扫荡好友的冰箱。哈尔左手抱着爆米花,右手抱着冰淇淋,非常满足地躺在了沙发上。
“嘿!”巴里不满地嚷嚷,“我的位置呢!”
哈尔把左手的爆米花放到桌子上,示意巴里自己空出来的臂弯。
巴里抱着双臂瞪他。
“怎么了,巴里?”哈尔挥手用灯戒咔咔在沙发上造了个类似铁王座的巨大宝座,“这下行了吗,小子?”
巴里拿靠枕砸他。
闹了一会儿终于安静下来,巴里还是蹭进靠垫和哈尔之间的位置。他没什么形象地倚靠着哈尔的肩膀,毛毯似盖非盖地搭在两个人身上。电视里又在放那部老电影,旁边的哈尔咔嚓咔嚓嚼着玉米片,昏暗的房间里暖气充足,玻璃窗上起了一层雾气,晕开窗外那些红色的、绿色的光芒。这一切安静的像是下一秒就要消失了一样,巴里被这想法吓到,伸手去抓哈尔的手腕。
“嘿!”哈尔吓了一跳,转头看过来,“巴里?”
巴里也被自己的动作吓到,他刚想抽回手,哈尔却反手覆上了他的手背。
巴里投去疑问的眼神,哈尔轻咳一声撇过头去,“你累了吗?可以睡会儿。”他拍拍自己的膝盖,带着坏笑,“来,睡这里。”
他用灯戒做了个枕头放在膝盖上,又变了只小熊。巴里无奈于哈尔的孩子气,闭上眼睛并不想理他。被冷落的绿灯不满地嚷嚷,“嘿!不要无视我!”
“安静点,天才。”巴里靠着他的肩膀,“我真有点累了。”
他的天才听话地安分下来。巴里抱着哈尔的胳膊枕着他温热壮实的肩膀,在调小的电视声中迷迷糊糊地进入梦乡。梦境的开始是温和的,他的世界由黑白开始在不知名的颂歌里缓缓染上色彩。
然后他又梦见了那些——本不该存在的事。那是他犯的错。他梦见西斯科漠然的脸,梦见那些曾与他亲近的人的责备。他梦见在那个世界里妈妈笑着跟他说“早猜到你是同性恋啦”的时候自己脑海里闪过的那张脸,梦见自己听到某个试飞员的死讯,那个人在他改变的世界里从未有机会成为最棒的绿灯侠。
“……巴里,嘿,巴里!”
有人在轻轻拍他的脸。巴里挣扎着从梦里醒来,视野里映出哈尔焦急的脸。
“哈尔……”
“巴里,做噩梦了?”哈尔侧过脸来小心翼翼地盯着他,用指侧擦去他眼角的湿润。他担心地皱起眉头,“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我做错了些事……”巴里不知道如何说下去。哈尔的表情让他想告诉他所有事,又让他觉得……那些事并不重要。哈尔并没在关心他做了什么错事,他皱眉只是因为……他担心他。
哈尔罕见的叹了口气。他用大手揉揉巴里头顶的乱发,“闪电。你要知道,任何时候你都不是孤立无援的。我会一直在这里,一直站在你这边,所以……就算我不在你周围,也不要感到无助,好吗?”
他将闪着绿光的手指点在巴里胸口,那点绿光化成一个绿灯标志然后散去。这动作有种莫名的仪式感,哈尔拍拍那个位置仿佛在确保有什么东西在里面就位,“喏,给你意志力。”
巴里微笑起来。他感觉内心被某种绿色的暖暖的东西填满了,让他一直以来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他弯起嘴角,抬头看向正注视着自己的哈尔,“谢谢。”
我知道你会一直支持我,因为不管你的盔甲被击碎几次,不管你在多远的地方,只要我快被打倒,你都会像你常做的那样——造一个巨大的坚硬盾牌挡在我身前,而那盾牌永不会被击破,永远不会。
因为这就是你我,闪电和绿灯,英勇与无畏。只是……一切都如此默契相配。
“好啦。我也困了,去床上睡吧。”哈尔站起身来活动活动筋骨,“巴里,你家还留着我的东西吗?”
“都在盥洗池上面的格子里。”巴里没好气的说,“说真的,你再晚回来一天我就会扔掉了。”
“别那么狠心嘛。”哈尔拖长声音像是在撒娇,“我可是拼了老命才赶回来的,宝贝。”他把夹克随意扔在一边,哼着小调进了浴室。巴里跟在他后面捡起衣服,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人……真是正经不过三分钟啊。
晚些时候,速跑者枕着战斗同伴的胸膛做了个安稳的梦。梦里绿灯带着他追赶圣诞老人的马车,抢走了一整包糖果。他们坐着绿色的驯鹿在空中打开那个包袱,于是整个中心城就下起了一场糖果雨。这样幼稚的梦却逗的闪电侠在梦里微笑起来。
“巴里……”
哈尔看着他的笑脸,又开心又担忧地念着他的名字。虽然没人在听,他也没继续要说的话,只是低下头亲吻了他的眉角。
“睡吧,我的男孩。”

评论 ( 5 )
热度 ( 81 )

© 玻璃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