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偏甜,低产,坑王。微博ID:玻璃碗儿_DoctorBowl

#10/11#独自旅行(5)(完结)

今天做一年文章总结的时候才发现,我是不是本子完售后一直忘了放出独自旅行的结尾啊……
踩着16年的尾巴发出来吧(虽然是八月写的了(你

“哇啊啊啊——”
静谧的宇宙真空中,一只蓝色的警亭盒子呼啸旋转着在星河间横冲直撞而过。它大敞的门内光线忽明忽暗,主控室火花伴随着警报声不断四处迸发。十任博士一手紧抓着似乎已经罢工了的制动手刹,一手拽着正试图在失去重力的状况下靠近并关上那扇不停在外摆动的小木门的第十一任博士。十一任伸长手指拼命去触碰近在咫尺的把手,就在他抓住把手的那一瞬间制动系统重新上线,门被嘭地一声关上,第十一任也同时被突然稳定的重力砸向自己的上一任,两个人一起被甩向控制台,狠狠地撞在珊瑚形的支撑柱上。
“啊哈!短暂的时间错乱!”毫发无伤的十一任一下子跳起来,伸手拉起被当做肉垫正愁眉苦脸的第十任,“我们来自两个不同的时区,她在试图自我修正!嘿,别困惑呀,老姑娘!”
他将控制杆拉下,接着整个主控室界面就随着动作切换成了十一任熟悉的蓝色界面。十任吓了一跳,围着主控台转了一圈,嘴撅的比天高:“你对她做了什么!我不喜欢这设计。”界面还是不稳定,十任伸手去摁下制动器,主控室便又长啸一声切换至光线温和的珊瑚模式,接着便安静下来。
控制室中央的稳定器呼吸般起伏着散发着令人安心的蓝色光芒,十一任不再去动操作台,伸手抓住十任的两只胳膊开始面对面带着他跳着转圈:“嘿!我自己!很高兴见到你!”
十任开始还试着皱紧眉头,接着便也咧开嘴傻笑:“不错嘛,我自己!这标新立异的大下巴!这若有若无的眉毛!哦,我不喜欢领结,会将我带上某段被诅咒的旅程。”
“喂!这又是它的错啦?”
两个人像孩子般开心地转圈蹦跳,把老姑娘的地板踩的噔噔响。“说起来,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是……你的?我自觉表演普通人类天衣无缝。”十一任气喘吁吁地停下来,不甘心地问。“你的表演是……不错,但是你的外套口袋却是里面比外面大。”十任耸耸肩,“而且那天你睡着后我叫你博士你答应了,我还听了你的心跳。”
十一任露出被侵犯了的惊恐表情双手交叉捂住胸部:“你怎么这样!”
十任不想理他并拉下手刹,塔迪斯发出美好的引擎呼哧声然后并不温柔地咣当降落。
“我让老姑娘定位了那只传送我们的时间转换器,走吧,去见见这个把两位博士耍的团团转的家伙——”十任迈开长腿大跨步走向门口将门推开——
“博士!”
视野内正有个穿着长下摆大风衣的方下巴男人快速飞奔而来。十任和十一任看见那张面熟的脸便条件反射联手将门甩上,于是那个男人好看的脸就随着惨叫声直直撞在紧闭的门上。
“嘿,博士!博士!”杰克在外面急切地咚咚敲着门,门里十任皱着眉头和十一任对视,交换了一个带着点悲伤的眼神之后,博士们叹着气将门再度打开。
万人迷上校站在门外揉着额头,委屈地瞪着湛蓝的眼睛望过来:“嘿,我的帅脸!”但他脸上的表情在看到一旁的十一任的时候迅速转换成轻佻的笑容:“哦你好呀,我是杰克·哈克尼斯上校——”
“住嘴!”
“住嘴!”
十任和十一任异口同声。杰克颇为受伤地看看他俩,“这还是第一次呢。”
“杰克,介绍一下。”十任懒得去看他多半是装出来的受伤眼神,“这是我自己。我是个时间领主,剩下的你自己琢磨去吧。”十一任冲杰克点点头,晃着手里的起子去戳他的大衣领:“有趣的事是,最近城里出现了一群变异的维沃,但先不提那个,你的时间跳蚤呢?”
“你们是为了维沃的事?”杰克疑惑地问道,“区区维沃……早知道我也……”他在博士的双份严厉目光里知趣地闭嘴,乖乖解下偷偷修好的时间漩涡控制器交到十一任手里。十任把脑袋凑过去看着十一任用他酷炫的升级版音速起子扫描腕带,杰克也探头到两人之间絮絮叨叨:“真奇怪,你们时间领主也可以无视悖论和自己约会吗?我曾经也和我自己待过一阵儿,不过是克隆版,那感觉,啧……”他回味无穷地舔舔嘴唇,不怀好意地撞撞十任的肩膀,“能和不同长相的自己约会,好羡慕。”
“别胡说八道。”十任转过头去瞪了洋洋得意的上校一眼,对方毫不收敛地笑得愈发灿烂。十一任收起起子严肃地把控制器抛回杰克手里:“的确是这个设备把我们绑架去那两艘搁浅在宇宙裂缝边缘的飞船上去的。杰克,最近有谁动过你的控制器吗?”
“绑架?”杰克愣住,接着他便露出一副了然且有点愧疚的表情:“哦……我想我知道是谁了。”
“……所以,我是有这么一个……时间特工处的同事,约翰·哈特上校,我也和他……有点历史。最近我们也许……感情死灰复燃?”杰克吞吞吐吐地摆弄着腕表,“他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人’,但我也没对他太过保留……”
滴滴两声后,那小东西就在三人中间投射出一个小个子男人的全息投影。他长相不错的脸上挂着痞气的笑容,说起话来神经兮兮:“我喜欢你的自动应答器,他听起来比你现在性感多了。哦那些老时光啊。”他那由数据组成的指尖挥舞旋转着长柄状工具,博士认出那是将他电倒的电击器。“我想现在债主已经找上门了,抱歉啦,是我做的。你拥有这么好的人脉——‘领主脉’,不好好利用真是可惜了。谢谢你多年来做的这些工作,“博士百科全书”,如有侵权请把账单寄给我。放心,我只是绑他们去救了一些朋友,所以他们应该没有很愤怒……解决完了过来喝酒,我请。”
蓝色透明的投影在语音播放完后消失,两个博士一起瞪向杰克。
杰克尝试着露出自以为最迷人的笑容。

“喂!不要连这个都删掉!哇!这个机器我造了很久!博士!手下留情——”
十任和十一任毫无人性地洗劫了杰克上校赖以生存的秘密博士研究室,在那家伙的哀嚎声中拍拍手走向塔迪斯。杰克保证会去继续调查那些维沃以及教育“约翰上校”,这些时间特工处的家伙不知为何都如此迷恋大众假名和上校头衔。十一任冲着远处喊着让他们再留一会儿的杰克摆摆手,边进门边有点忧愁地与为他开门的第十任小声交谈:“这样对他会不会有点残忍?”
“他太了解我们了,这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十任关上门,“况且我还给他留了电话,就看老姑娘会不会接进来了。”
塔迪斯引擎轰鸣,像是轻哼一声。
“喔……他没打来过电话。”十一任说,“大概明白离我们远点最好……拥有漫长寿命的两个人在一起呆久了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他说完这句话便愣住,接着有些慌乱地垂下目光不知道该如何将话接下去。主控室里橙黄色灯光温和照耀,引擎发出稳定往复的运作声。大多数时间里他都是这样与各种人告别,一个人站在主控室里,他已经习惯了这种安静,习惯了所有人的离去。他习惯说出告别多过说爱,习惯自己永远是那个被留下的人。他被时间禁锢,那是他应得的。
十任一直没说话,十一任在这沉默中突然有点担心另一个自己就这样消失。他猛地抬起头却看见十任还站在离他不远的位置,在相对维度控制器淡蓝的灯光下沉默地注视着他,没有微笑。
“那么……”十任看起来像是要说出告别的话了,但控制台上突然嘀嘀作响的显示屏打断了他的独白。十一任偷偷松了口气和十任一起凑过去看,屏幕上展现的熟悉画面却让他寒毛卓竖。他瞪大眼睛后退一步指着那不祥的裂缝:“这是……?”
十任敲打几下屏幕,那裂缝的分析数据便显示出来。“也许那个叫约翰的有能力设计把我们扔到遇难船上,但一个人类绝对不可能把我们两个聚在一起。我想他一定从杰克那里知道博士一般都有个很重视的同伴,想靠这点来威胁我们救人……我察觉到你是我的时候就让老姑娘扫描这一悖论的缘由,而如今,塔哒——”
“宇宙自我防卫机制……”十一任若有所思,“这个裂缝在吸取大量的时间能量,而宇宙计算出最复杂的时间体——博士——如果弄乱自己的时间线,所产生的足以撕裂宇宙的悖论力量正巧能喂饱它……哦,是宇宙把我们聚在一起!”
“不得不说,这句话还挺浪漫的。”十任扯起嘴角微笑,但又困惑地挑起眉毛:“但是这个时间裂缝又是怎么产生的?”
“嘿!”十一任嚷嚷着把起子戳到十任嘴唇上,“剧透警告!”
十任愣了一下,接着就像是偷偷做了坏事的小孩子一样嘿嘿笑起来:“哈哈,博士!”
“博士。”十一任也得意洋洋地笑起来,“所以现在,我们是出发去解决那个裂缝呢……”“还是我们再由他饱餐一会儿我们在一起的时光?”十任接话,“嗯,这句也挺浪漫。”
十一任撇撇嘴:“嗯……其实稍微有点过头了。”
“对有点过头了,忘了它吧。”十任挥挥手,“对了,你出去。”
“啊?”十一任愣愣地看着年轻的自己,“出去?”
“是的,出去到塔迪斯外面去!”十任推搡着搞不清楚状况的十一任出门去。十一任一脚踏进不知道是哪里的草地里,刚下过雨的空气潮湿,嫩绿色的草叶间点缀着粉色白色紫色各种叫不出名字的石竹科小花。十一任在草地里转了个圈,背对着浮云流霞看向倚在颜色发旧的蓝色警亭门框上摆造型的年轻自己。
“那么,……”十任用唇语说了自己的名字,在空无一人的山谷间只有另一个自己能看得到。他便向花草间年长的自己伸出手去,咧开嘴露出一个标准的傻笑:
“所有的时间和空间,过去和未来,你要和我一起来吗?”
哦,孩子气。十一任无奈地叹口气,伸手搭上十任的手跳进他怀里:
“是的。”
十任微笑着亲吻他的鼻尖。


“所以我们要从哪里开始呢?哇,我好激动。试试麦哲伦海峡的加斯达特?那里有磷光旋转木马,请别告诉我我已经去过了。或者去看看隔壁星系的那个红色吞噬者?你知道,就是喜欢吃星球的那个?他有时候会不小心吃掉像地球这样的原始智慧星球。或者我们去结个婚?你知道有个星球是允许和自己结婚的吧?”
“嘿!谁要和你结婚了?”
“……”
“好吧,别用那个眼神看着我,去去去。但是在那之前我要先去看木马!”
“没问题,Allons-y!”


The end

And they both lived happily ever after…

评论 ( 7 )
热度 ( 31 )

© 玻璃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