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偏甜,低产,坑王。微博ID:玻璃碗儿_DoctorBowl

2016年文章总结

感谢大家一年来的陪伴,谢谢你们不嫌弃我拙劣的文笔。新年快乐呀!
(天呐。12月的我发生了什么

2016年写文总结

一月/二月

冬眠

三月
#ColdFlash【可能性未来】

斯纳特瞪大眼睛看着那枚稳稳戴自己无名指上、尺寸合适的戒指。银质的戒圈上有凸起的闪电形状,在闪电的中间镶着一颗小小的钻石。他挣脱热浪的手,把戒指拿下来——鉴于那戒指的尺寸与他的手太过契合,这费了他不小的力气——然后举到眼前眯着眼观察。戒指的内侧用花体刻着两个字母——“L&B”。
他向控制室狂奔。

四月
#ColdFlash【冰咖啡】

巴里这才想起他完全抛在脑后的“工作”,飞快咽下嘴里的东西抓起袋子跑向电梯间。斯纳特看着他的背影有点无奈地笑笑,伸手去拿他藏在收银台后面的那杯铺了厚厚一层棉花糖的热巧克力,却抓了个空。
他有些不解地低头看去,原本放着杯子的地方现在只扔着一张纸条,“控制糖分摄入!”那明显是——不管他是怎么认出的——巴里的字迹。
“……”斯纳特撇下嘴角狠狠地瞪了那张字条一眼,弯腰从柜子里掏出一整罐瑞士小姐牌的棉花糖巧克力粉,又恢复了一贯的笑容。

五月
#ColdFlash【后遗症】

耳边的风猎猎而过,霓虹灯光连成色彩不均的一条条光线,心跳声鼓动耳膜。他控制着自己的速度,又觉得完全控制不住,心底那些有些难受又有些喜悦的感觉纠缠弯绕,让他觉得胸口闷闷的,他只能继续奔跑,直到将自己甩在身后。
身边那些景色都变成无意义的光影,脚下这条路也变得不甚真实,他奔跑着,可脑海里想的全是斯纳特。莱纳德·斯纳特。他想起他们的初遇,想着那个人桀骜不驯的笑容,想着他的承诺,他衣帽上柔软的毛毛领和他慢条斯理的独特语调,他的眼睛一只是浅褐色另一只则透着点绿色,他有点冰凉的骨节分明的细长手指,他叫他“巴里”时拖长的尾音……
巴里·艾伦是闪电侠,这是他的头号秘密但仍有不少人知晓。但闪电侠的头号秘密——闪电侠从一开始就爱着寒冷队长,这件事情只有他自己知道。

#Mystrade【Dinner?】

雷斯垂德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对面的人脸上还挂着那个面具似的微笑。这么多年,雷斯垂德也并不是一帆风顺地过下来的,很多时候他快要撑不住了,就会想,还有一个人在等着他。他有灵魂伴侣,那人一定也期望遇到他,那人也许在绝望的日子里将他作为希望。而终会有一天他们能重逢,终有一天当他遇到那个人一切都会好起来。他曾无数次这样想过,而现在他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西装革履的麦考夫,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
夏洛克说的没错,灵魂伴侣就是个累赘。他曾经依赖着期待着寻找着,他曾相信找到命定的那个人一切都会变好,而那个人却将一切都掌握在手中,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想过丝毫关于他的事,只当他是累赘。

六月
#原创【老七茶馆志异】

才下了一场阵雨,空气都还是潮湿的。残雨顺着树叶滑落,一滴滴砸在青石板上。一块块凹凸不平的石板铺成条不规则的小路,通向山雾缭绕的远方。被打湿了翅膀的鸟雀在草叶深处小声鸣叫,几只类貉的小型动物从林间快速跑过,一阵窸窣。雾气恍惚间似乎有仙人从山下缓步而来,但逐渐清晰的脚步声间,石板路的另一头却是出现了一个背着大登山包的瘦高女子。她被打湿的黑发随意束在脑后,黑色T恤外套了件深蓝色的古式大褂,长裤也是深蓝色。她带着些英气的面容上表情清冷,看上去是个识路的。只是经过一棵树干崎岖的古树时,原本快步前行的她突然止步,转头认真地向树下的小庙望去。

七月
#原创【老七茶馆志异(2)】

那状鸟生物散发着压倒性的灵力,庞大的躯体通体赤红,胸前和头冠上缀着几支金色的长羽,尾羽长而多彩,翼角有尖利的骨突出皮肤。它一声长鸣打破所有阴暗,窗外的雾、地上的灰尘以及所有布置全部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光洁的木地板、崭新的走廊以及颇有现代气息的壁灯和不知是谁扔在地上的杂志和玩具。
……
殷老七咽了口唾沫:“……听说你要用玉液琼浆来供奉?”她上哪儿找那稀罕东西去啊。
“哎没事儿,看你顺眼!”梨梨挥了挥翅膀,“给点青啤就好了!”

八月
#10/11【独自旅行(5)】

“所以我们要从哪里开始呢?哇,我好激动。试试麦哲伦海峡的加斯达特?那里有磷光旋转木马,请别告诉我我已经去过了。或者去看看隔壁星系的那个红色吞噬者?你知道,就是喜欢吃星球的那个?他有时候会不小心吃掉像地球这样的原始智慧星球。或者我们去结个婚?你知道有个星球是允许和自己结婚的吧?”
“嘿!谁要和你结婚了?”
“……”
“好吧,别用那个眼神看着我,去去去。但是在那之前我要先去看木马!”
“没问题,Allons-y!”

九月
出本

十月
考试

十一月
#Gradence【暗巷】

"嘿,孩子。"而那个男人就在这时从虚空中走出,岁月痕迹无法掩盖的俊朗面容上带着掌控者的自满微笑,黑色外衣下魔杖尖端闪烁的荧光照亮彼此。Credence震惊地看着他走近,下意识地退后却被一把抓住手腕。男人手指的触碰像电击般撕裂他混沌的感官,那碰触如此真实而具有侵略性,让他既想远远逃开又渴求更近和更多。周围的一切,气味、声音、空气中的灰尘与湿度一瞬间变得清晰真切。那男人将他拉近自己像是在这黑暗与寒冷的海洋中抛向Credence的救生圈,后者跌撞着靠近那个怀抱,甚至感受到了另一个人令人安心的体温。

十二月·高产之月
#Gradence【Grindelwald欠下的债】
*车
具体的材料国会都未曾对他隐瞒,Graves自然能认出这次动乱的主角。此外他也多少知道那个黑魔法叛道者用他的这副外表对这个叫Credence的孩子威逼利诱,所以他能清晰地感受到眼前这个孩子的敌意。他防备地用魔杖指着那个看起来虚弱苍白的默然者,后者却用颤抖着的声音含着泪开口:
"……Mr.Graves……"
他只是个被抛下的孩子。Graves的心脏被击中般瞬间软化下来。他收回准备念出的咒语,想要更近一步向那个悲伤的孩子走去,却在下一秒被铺天盖地向他袭来的黑暗掩盖。魔杖在一瞬间脱手,Graves想伸手去抓,但两只手的手腕旋即被黑色物质缠绕,紧紧锢在墙上。
#Gradence【Mr.Graves需要一本饲养指南】
回家的时候天已经很冷了,担心幻影移形会让克雷登斯体内的能量变得不稳定,格雷夫斯只好和他步行回去。昨夜没下完的雨已经被冷空气凝结成雪,格雷夫斯一手牵着克雷登斯放在自己大衣口袋里的手,一手用魔杖变幻出透明的伞罩着彼此。克雷登斯安静地走在他身侧,路过一条小巷的时候却突然停下脚步。
“怎么了?”格雷夫斯看过去,青年正将视线投进那昏暗的巷子深处,那里空无一物,但克雷登斯却一眨不眨地盯着那虚空。“嘿。”格雷夫斯拍拍他的手背,“克雷登斯?”
青年缓缓地转过头看看着他。他看上去十分平静,像是释然了什么,“格雷夫斯先生,我知道你不是他。”

#Gradence【Mr.Graves需要一本饲养指南(2)】

格雷夫斯的脑中“轰”地一声,有什么情感冲破防线炸开来。他猛地推开趴在自己身上的克雷登斯,也不管对方被惊醒之后的茫然呼唤。不再年轻的部长将自己关在浴室里,伸手打开了淋浴喷头。凉水从头上浇下,他本是想浇灭心中那团火焰,但男孩在他身上留下的触感却愈发清晰了。格雷夫斯着了魔般用手去触碰自己的欲望。他闭上眼睛脑海里全是默然者男孩毫无防备的样子。他不是个孩子,不,他是个男人,一个可以任他摆布的堪称美丽的温顺男人。我可以让他做任何事,他都会做的——格雷夫斯混乱地想着。
“格雷夫斯先生……你没事吧……?”

#ColdFlash【猫咪莱尼】

巴里在哭泣。他开始只是默默地流泪,但后来却开始呜咽。斯纳特恨自己不能说话,他只能小心舔去巴里脸上的泪水,在心里把惹他哭的人诅咒了几百遍。
“斯纳特、”巴里用潮湿的眼睛看他,“你怎么……就这样走了……”
哦,原来是我把巴里惹哭了。你好棒哦,斯纳特。
巴里在他耳边低声笑了起来。
“早知道就不该跟他说要做英雄”他小声地说,“谁知道他会这么听话。”
我才不是听话,我只是不习惯被任何人操纵罢了。
“说不在意真的就一切都不在意了。我宁愿他还是个犯罪分子,这样他起码还能……在我身边。”
你在说什么啊……
“斯纳特。我们之间都没什么可回忆的。我都快记不住他的样子了,他说话的语气,他总挂在脸上的虚伪笑容,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
巴里叹了口气,把斯纳特从怀里松开。他坐在地上,愣愣地盯着猫咪。“可是,”他语气轻柔,像在诉说一个秘密,“为什么我还这么清晰地……喜欢他呢?”

#Coldflash【Strings】

“告诉我你对这个世界的看法。”
柔弱的年轻女子哭花了妆,她哀求地倒在斯纳特靴前。斯纳特没有动作,但只一瞬间她便变成了不会动弹的、血已流干的尸体。
“我不关心这世界。我只想要钱。我要攒很多很多的钱……然后离开这个烂透了的地方。”
“那么告诉我莱纳德,什么时候会是足够呢?”
他用从尸体身上缴获的银色小手枪毙了柜台后瑟瑟发抖的老板,用冷冻枪射穿了保险箱的锁。
一捆一捆的钱从里面滚出来。
“有朝一日。”
拥有漂亮身材比例的人造人打开膝盖坐在圆形聚光灯下的铁凳上,棕色的瞳眸无神地看着前方。他的嘴唇机械地开合,声音低沉磁性却毫无感情,
“有朝一日。”

#Gradence/双爹【My baby,my boy】
*车
“……格雷夫斯先生……我叫克雷登斯……”男孩颤抖的声音弱不可闻。
格雷夫斯觉得这个孩子懦弱的样子有点眼熟。他努力地在脑海里搜寻相似的面孔,然后有了答案。“是你——我见过你。你帮我的邻居照看过小孩……布鲁斯。”他严肃地转过头,“不行,这种事我做不来。他还只是个孩子。”
“我、我已经二十岁了,先生!”那孩子却突然有了自信般涨红了脸大声说着,“请不要、不要赶我走……”
“没人会赶你走的,宝贝。”布鲁斯温和地抚摸着他的脸,“但你自己要努力,知道吗?”
“是的……韦恩先生……”
“错误。”布鲁斯轻轻笑了起来,加大手指上的力量掐着男孩抬头和他对视,“该叫什么?”
“Da……daddy……”
男孩哭了出来。

#HalBarry【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

“我、我做错了些事……”巴里不知道如何说下去。哈尔的表情让他想告诉他所有事,又让他觉得……那些事并不重要。哈尔并没在关心他做了什么错事,他皱眉只是因为……他担心他。
哈尔罕见的叹了口气。他用大手揉揉巴里头顶的乱发,“闪电。你要知道,任何时候你都不是孤立无援的。我会一直在这里,一直站在你这边,所以……就算我不在你周围,也不要感到无助,好吗?”
他将闪着绿光的手指点在巴里胸口,那点绿光化成一个绿灯标志然后散去。这动作有种莫名的仪式感,哈尔拍拍那个位置仿佛在确保有什么东西在里面就位,“喏,给你意志力。”
巴里微笑起来。他感觉内心被某种绿色的暖暖的东西填满了,让他一直以来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他弯起嘴角,抬头看向正注视着自己的哈尔,“谢谢。”
我知道你会一直支持我,因为不管你的盔甲被击碎几次,不管你在多远的地方,只要我快被打倒,你都会像你常做的那样——造一个巨大的坚硬盾牌挡在我身前,而那盾牌永不会被击破,永远不会。

评论
热度 ( 36 )

© 玻璃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