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偏甜,低产,坑王。微博ID:玻璃碗儿_DoctorBowl

【绿红/HalBarry】Love me back

新年第一篇写了个绿红双向暗恋傻故事!设定大概是漫画二代绿红。
哎呀我就是想写情场老手束手无措的害羞模样嘛——

“嘿!吃我这招!”

一片混乱的城市中央,绿灯侠用绿色的巨大扫帚把面前扑过来的四五只丑陋的外星怪兽扫的翻了好几个跟头。背景里神奇女侠和超人正打得快活,哈尔得意地扬起嘴角,琢磨着下一步要变个巨大机器人或者别的什么——然后他的视野边缘闪过一道疾驰的红光。

哈尔不受控制地、稍稍走神了一秒钟。他有点想用视线去追随那个身影,然而下一秒那些怪物的血盆大口就迎面而来,哈尔本能地想搞点儿什么东西出来挡一下,于是绿灯能量应他的意识汇集,变出一个很大的圆形盾牌挡在了他的面前。

这没什么不好的,坚硬的盾牌成功地崩掉了正咬下来的怪兽的尖牙。哈尔在绿光下眯着眼睛,看到那自己下意识召唤出来的武器中间显眼的位置,某个他十分熟悉的闪电标志正闪闪发光。

咔嚓,怪兽的巨爪还没落下,绿灯侠超强的意志力已经自行崩溃了。怕自己再弄出带着自己好友标记的东西,哈尔只是就地滚了一圈堪堪从那只砸进地里的爪子下逃脱。那怪兽抽出爪子又攻击过来,哈尔伸手去挡,但某道红色的闪电突然照亮了周围的一切。围攻过来的几只怪物都被在几秒内击倒扔到了一边,那闪电窜到哈尔面前停下来,巴里站在那里笑意盈盈地用湛蓝的眸子看向狼狈地坐在地上的绿灯侠,朝他伸出手,“哈,桶式滚先生!你还好吗?”

“闪电!你可算来了。”哈尔抓着他的手站起来,“派对都快结束了。”

“是吗?”巴里冲他眨眨眼,“看来我还来得及邀你跳最后一支舞。”

话音还没落,速跑者就化成一道红色的闪电加入了战斗。哈尔站在原地品味了一会儿,默默地捂住了脸。不识趣的外星入侵者将爪子搭上他的肩膀,马上被从天而降的巨大锤子正中脑袋。那绿色的、侧面画有夸张心形的锤子充满能量地横扫一片怪兽,看的钢骨在一边啧啧称奇:“嘿兄弟,这看起来真像哈莉•奎因!”

“是的,那就是我的秘密身份。”哈尔收回锤子,咬牙切齿地说道。

巴里•艾伦根本不知道他自己有多迷人。

战斗结束后,大家凑在一起简单地听蝙蝠侠说了几句后就各自离开了。哈尔想邀请巴里喝个酒什么的,转眼就发现他早就不见了。蝙蝠侠用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拍了拍他的肩膀,奇怪哈尔竟然能从他百年不变的下巴上看出同情。他现在一定像极了自怨自艾情窦初开的青春期男孩。

哈尔于是就一个人走在结束任务的晚风里。也许是从上一次默契的任务配合开始,或者是自己在陌生星系被逃狱的罪犯掐住脖子时发现临死的走马灯里几乎都是巴里时,又或者是第一次知道巴里的隐藏身份,看他拉下头套露出乱糟糟的金色短发和那毫无杂质的美好微笑时,哈尔就知道自己栽在了这家伙身上。一直以来他引以为傲的帅气面容、泡妞情话都失去作用,他第一次在一段关系里没有掌握主导权——或者说这根本不算什么关系。巴里只是毫无戒心地散发着他迷人的魅力,把他当成最好的朋友,自己却像飞蛾一头栽进那些光亮里,就算被灼伤也感觉甜蜜。

有点出息啊,哈尔!你引以为傲的意志力呢?你的无所畏惧呢?你的花花公子名头呢?或许你该找那个著名的花花公子取取经——不过谁他妈是布鲁斯•韦恩?

试飞员气鼓鼓地踢开脚下的石子,石子滚呀滚停在一个熟悉的台阶下。哈尔抬起头来,才发现他不知不觉走到了巴里的门口。

屋里亮着灯。哈尔叹了口气,对着路灯下的车窗整理了一下自己额前的头发,接着练习了自己帅气的微笑。确保万无一失之后,他从邻居家篱笆上拽了朵小花,敲开了巴里的房门。

“嘿!哈尔!”快速打开的门里一股食物的香气扑面而来,头发乱糟糟的巴里站在门口嘴里还叼着片披萨,嘴角沾着番茄酱,“有什么事吗?”

“呃,我……”哈尔紧张地捏碎了手里的小花,“我只是路过,看看你还好吗。因为,刚才你走得很匆忙。”

“哈!我还好,就是太饿了。今天警局有些事要加班,下班又直接赶过去了——”巴里啃了口披萨。

哈尔不留痕迹地往门里蹭,“披萨?好巧,我也饿了。还有我的份吗?”

巴里把披萨塞进嘴里,用神速力吃完。他看着倚着门蹭到他脸边的哈尔弯着眉眼笑:“当然啦,天才!”巴里探身越过他的战斗伙伴把门关上,“永远都有你的份。”

他哼着歌到厨房去拿披萨,哈尔站在玄关,耳朵红透了。

不行,哈尔乔丹,你不可以这么逊,像个男人一点啊!

“所以你今晚要住下吗?”巴里端着披萨在桌子旁边坐下,“挺晚了,我想你的公寓应该也还没收拾。”

“这是个邀请吗?”哈尔坐在他身边的桌子上,低下头笑着看他,“邀请我在这过夜?”

“当然了,我们是好朋友——嘿!给我从桌上下来!”

哈尔从桌子上蹦下来,拉开椅子坐在巴里旁边。速跑者嘴角的番茄酱还没擦去,他探过头去凑近,然后舔掉了那抹酸甜。

“你嘴角有东西,巴里。”哈尔和巴里保持着鼻尖对鼻尖的距离,望进对方眼里那一片湛蓝的海洋。他们呼吸相闻,哈尔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胸膛了。

“滴滴——”

突然响起的铃声打破了凝固的气氛。巴里飞快地转过脸去,柔软的脸颊蹭过哈尔的唇瓣。他似无察觉,抓起手机扫了一眼,语速飞快:“是无赖帮。我能搞定,不用等我,给你钥匙,早点睡觉。”哈尔伸出手接住那串扔过来的钥匙,转眼巴里已经消失在门那头。

房子里一时间安静下来。哈尔站在桌前,用手指碰了碰还残留着巴里皮肤触感的嘴唇。他的脸又烫了起来。

好想剿灭无赖帮啊。

几个街区外正开心撬着金库的某两个队长突然同时打起喷嚏来。

但绿灯侠的确是累了。也许是因为想多见见巴里,只要是联盟的召集哈尔都会尽量赶回来,即使是在扇区的另一头。他从巴里的冰箱里翻了瓶酒喝,然后无视巴里说过的收拾好让他住的客卧,摇摇晃晃地趴在了闪电侠的床上。倦意袭来,哈尔抱着个抱枕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朦胧中他又梦见巴里冲他微笑,于是他将他拥进怀里大声说爱,就像他在清醒时完全不会做的那样。

“巴里。我爱你……但我到底该如何是好?”

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临近中午。巴里中途回来过,还给他留了便签让他加热冰箱里给他留的饭。哈尔把那张粉色的便签小心地折好放进口袋里,手指碰到了昨晚巴里给他的钥匙。

“巴里!有人找你!”

正卷着袖子摆弄试管的巴里闻言抬起头来,那个看上去莫名兴奋的女同事正朝他示意走过来的哈尔。哈尔的出现在午休时的警局引起一阵骚动,看来他的个人魅力有增无减,绿灯这样想着,挑起一边嘴角看向走向他的巴里。

“哈尔——你来这里干什么?”巴里看上去并没有他想象中的开心,哈尔从口袋里掏出那把钥匙,无辜地耸耸肩膀,“我来给你送家门钥匙。”

“你昨晚……算了。”巴里没伸手,“你要走了?”

“不啊。这几天在地——在城里找找乐子拜访几个老情人什……嘿!”

巴里在他说话的时候突然一把夺过了那串钥匙。他把钥匙塞进口袋,面无表情地抬眼看向有点被吓到的哈尔,“那么,祝你玩的愉快,哈尔。”

虽然巴里的嘴角还是上扬的,但哈尔能感觉到他的好友在生气。他小心翼翼地凑近,低下头仔细观察鉴证员的表情,“巴里,如果是因为昨晚我在你的床……抱歉,那时候我又醉又累。”

巴里叹了口气,握住他的小臂,“天才,我不怪你。只是,注意安全,还有别糟蹋自己的身体。”

“我知道啦,爱操心先生。”被关心的哈尔感觉浑身上下充满意志力,几乎要现场变身飞走。然而他还是克制自己的冲动,朝好友挥了挥手,

“再见,巴里。”



“所以……'昨晚'啦、钥匙啦、你的床啦——你要解释一下吗?”

“……我要去工作了。”



哈尔再一次从遥远的宇宙赶来。

为什么地球如此炙手可热呢?他在心里默默吐槽着,挥手造了个双人床接住半空中掉下来的闪电侠。有时他会想,巴里和自己总会如此恰到好处地出现在对方需要帮助的时刻,这点其他队友也都心照不宣。绿灯侠和闪电侠……不知不觉变成了一对最佳搭档。他们相互照料,总在对方左右。

闪电侠扒着床头探出头来,哈尔被自己的想法弄的心都要化了。

“集中注意,绿灯!”

耳麦里响起蝙蝠侠的声音,哈尔才发现他用来接住闪电的床已经变成团绿色的棉花。神奇女侠拎着闪电侠把他放在地上,后者担忧地望向下降的哈尔,“你今天状态不好吗,哈尔?”

“我没事,闪电!”哈尔眨眨眼睛,“来看我的烟火秀吧!”

他冲进外星军队里,绿光四射。

蝙蝠飞机里的蝙蝠侠无奈地叹了口气。

绿灯侠今天的确意志力十足。他用绿灯机关枪和炮筒打散了军队,把他们一堆堆扔回通往老巢的传送门。但当他松懈时被一击打破护盾砸在地上后,哈尔却一下子看到了倚在废墟边上的闪电侠。他看起来状况很不好,而他对面,达克赛德的欧米茄光线已经席卷而来。

“巴里!”

哈尔不顾一切地冲过去挡在巴里面前。他就在那一瞬间建起护盾挡住近距离射来的光线。接着一股愤怒从内心升腾起来——他可不想变红,所以赶快把那情感转变成勇气——哈尔在盾牌上创造漩涡引导能量积累,然后把能量搓成一团扔回去,给达克塞德悉数奉还。

“你还好吗,巴里?”哈尔回头问着。巴里正半坐在废墟里,两只亮亮的眼睛倒映着浮在空中的哈尔,“没事,天才!”

“那就好!”哈尔摩拳擦掌,准备痛揍某位黑暗君王。

这一仗打得并不轻松,结束的时候大家都灰头土脸腰酸背痛的。哈尔揉着腰,看向朝他走来的巴里,“嘿闪电,今晚能不能去你家?”

“喔,这是什么情况?”所罗门的的智慧在一旁吹起口哨,然后被一只机械手臂打了。巴里笑起来,弯弯的眼睛好看极了,“可以啊,天才。”

他们卸去战斗服,并肩走在深夜回家的路上。哈尔兴奋地讲着他在扇区里遇到的趣事,巴里静静地听着,突然停下脚步。

“所以我就说——巴里?怎么了?”哈尔疑惑地看向路灯下的巴里。

“哈尔……”巴里认真地盯着自己的搭档,湛蓝的眼睛好像能把人看穿,“你是不是爱上我啦?”

什、什么——?!

哈尔吓得都要变黄了。他语无伦次地支吾了一会儿,终于放弃隐瞒:“我是从哪露馅的?”

“很难说。”巴里歪歪脑袋,“比如说你在绿灯军团把我设置成紧急联系人?或者劫后余生半夜跑到我家非要和我聊天?每次都用双人床带我飞?喝多酒爬到我床上还抱着我说爱我?我不知道——”他耸耸肩膀笑起来,“或者是,在我有危险的第一时间挡在我面前,盾牌竟然没被欧米茄射线击碎?你要我从哪说起呢,天才?”

哈尔感觉自己都快熟了。他往前走两步靠近巴里,极为不自信地、小心地问道,“是的,我爱你,从很久很久以前就——你呢?巴里?你……”爱不爱我?

巴里微笑着和他对视,哈尔这才发现他的脸颊已经透着微红了。“当然啦,天才。谁会不爱你呢?”

“你知道我不要这样的答案,你可不是随便的谁。”哈尔牵着他的手,低头望进他的眼眸里,“巴里?”

“好啦。我爱你。”巴里小声嘟囔着,把唇凑了上来。



“既然你早知道,为什么不早回应我?”哈尔嚼着速食意面忿忿地问。

“嘿!你又没向我表白?”巴里白了他一眼,“我也是今天才确定的,你对谁都这样,谁知道你对我是不是真心的。上次你半夜对我说爱我,第二天又要去约老情人。”

“哦天哪巴里,你是在吃醋吗?难怪你每次都在我和姑娘聊天的时候闯进来叫我去开会,还要我和你这个神速力比速度。”哈尔自满地倚在椅背上傻笑。

“那是因为你总在要开会的时候约妹!”巴里咬牙切齿,“……而且以后不许乱搭讪了。”

“悉听尊便,我的宝贝。”

“你肉麻死了。”

“滴滴——”

“啊,又是无赖帮——”

被突如其来的绿色迫击炮轰的灰头土脸的无赖帮众人互相扶持着被铐上警车。

“下次搞事情要看看绿灯在不在中城!”

真是有情有义的无赖帮啊,绿灯侠感动地爬上床去。

评论 ( 22 )
热度 ( 140 )

© 玻璃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