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偏甜,低产,坑王。微博ID:玻璃碗儿_DoctorBowl

#TSN##EM#戒断反应

@大师姐的素素 点的梗,马克喝多了非要和花朵裸聊,窗口关都关不掉,您说说这都什么事儿
所以是车,完整版点击下面AO3链接~依旧是如果成年了就请点击proceed

Eduardo打开了Facebook。

如果可以的话,他倒真是希望这网站只是昙花一现,热度过去就会沉寂,然而并不。相反的,从“出生”开始,它便一路受到极大的关注和追捧,像瘟疫一样迅速扩散,融入全世界人的日常生活中。毕竟这是某个天才的作品,而他能得到任何他想要的东西,无论牺牲什么。

这就意味着Eduardo也必须使用这个他再熟悉不过的网站。这就像他养的一条蛇,彼时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喂养,此时便被缠绕反咬,毒液噬心。那段他想忘记的过去被反复提起,张扬地出现在每个人的对话中。“加我的Facebook吧?我们回去聊。”

“facebook”。去掉“the”,多他妈明智呀。

又增加了几个关注者。Eduardo随手点开,是他在酒会上搭过话的有意向商业合作的对象,以及几个名模。就在他试图将头像名字和自己印象中的人对上号的这会儿,又跳出了新关注者的提示。

这网站还真能给人虚假的满足感呢。Eduardo笑着摇摇头,刷新了页面。

出现在最上方的那串字母让他的笑容在一瞬间冷却下来。

是Mark Zuckerberg。

有那么一瞬间Eduardo差点想打穿屏幕。他挺惊讶整件事情都已经解决过去这么久了他还对Mark抱有如此鲜明的感情——他是说,恨意。可接下来他却又感觉有种悲伤从心底穿刺而出,蔓延上来的时候还捎带着非常非常微小的雀跃碎末,又痛又痒。心里乱成一团,Eduardo皱着眉头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还是犹豫地点开了那家伙的主页。

——然后他的电脑就黑屏了。

Eduardo咒骂了一声,果然碰到Mark就没好事!他晃了晃鼠标没有反应,只好试图重启电脑。

但屏幕又在这时候亮了起来。仍然是黑屏前打开的Mark的Facebook主页,但却多了一个弹窗——那个窗口里,Mark Zuckerberg正瞪着双湖蓝色的圆眼睛望向屏幕外的人。

Eduardo吓了一跳,但随即他便想到这大概是Facebook研发的某项新功能,点进主页就会弹出视频什么的……但他没想到Facebook的CEO竟然会穿着皱巴巴的衬衫顶着鸟窝头来欢迎粉丝。没有人来管管他吗?Eduardo真想把手伸进屏幕把他的衣领给整平。

视频里的人眨了眨眼,Eduardo想他大概要开始说他的欢迎词了。说什么呢?

Mark Zuckerberg从来说不出好话。

“我想你了,Wardo。”Mark说,嗓子还有点哑。

这还真是句完全超出Eduardo预想的话。他愣在当场,看着屏幕里那个小小的人,“……Mark?”

Mark在小小的窗口里开心地抿嘴笑了起来,“War~do.”他兴致勃勃地拖长声音,挥着手打了个失败的响指,“我找到你啦。”

Mark听起来醉醺醺的。Eduardo熟悉这个声音。平时待人冷冰冰、说话像倒豆子的Mark喝醉之后就像一团棉花糖,软软的,慢慢的,甜甜的。他记得在柯克兰的时候他把醉了的Mark拖回宿舍,那家伙口齿不清地赖在自己身上赶都赶不走,嘿嘿笑着念着“Wardo Wardo”,直到睡着了嘴里还在嘟囔着什么。

回忆让人心软。Eduardo叹了口气,“Mark,你喝多了。”

“Wardo。我想见你。”Mark不理他,仍然自说自话。他嘟囔着去解自己的衬衫扣,那扣子并不好解,瘦长的手指拨弄到有点泛红却只解开了一个。Mark皱着眉头,索性用力一扯把剩下的扣子全部扯下。

Eduardo完全不知道这位总裁在搞什么。Mark浅蓝色的衬衫已经变成皱巴巴的破布,聊胜于无地堪堪搭在他的胳膊上,左肩的衣服已经从肩膀褪至手肘,Mark大片苍白的皮肤暴露在摄像头下面。

“Wardo。”上半身接近赤裸的Mark抿着嘴看向屏幕,“你还记得吗?关于我的这些?”

“Mark。停下。”

Eduardo当然还记得。他清楚地记得Mark每一寸肌肤的模样,他记得指尖那温热的触感,以及唇边柔软略带粗糙的碰触。他记得自己近乎虔诚地亲吻过Mark毫无防备的脖颈,记得手指抚摸过他有些软肉的腰和小腹。他记得那是他最接近Mark的时候,那些夜晚无关网站或俱乐部,无关程序代码或算法,Mark那双珍宝般的湖蓝色眼眸里看到的就只有自己。只有自己。

可那是多么短暂啊。他以为他终于成为了最特殊的那一个,终于在Mark那高空悬崖般无法生长任何植物的世界里扎根,直到Mark直截了当毫无留念地转身离开,Eduardo才发现自己才是那崖,而Mark则是憩息的孤鹰,起风时一展翅也就留不住了。

可你为什么还要回来呢。

Eduardo满心难过,却又浑身燥热。他想关掉那个窗口,鼠标却完全没有反应。Mark的衬衣搭在身上,已经在俯身试图解开自己的皮带。他胳膊上的肌肉紧绷着,勾画出流畅的线条,胸前的小小嫩红突起随着动作若隐若现,几乎要冲爆Eduardo的神经。

“Mark,你究竟想要做什么?”Eduardo无奈地揉了揉额头,“会着凉的。”

“我想让你看着我。”Mark低声说。

完整版在AO3: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366500
(打不开的请在浏览器打开或者多刷新几次x)

评论 ( 11 )
热度 ( 148 )

© 玻璃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