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偏甜,低产,坑王。微博ID:玻璃碗儿_DoctorBowl

#冷闪# 时间缝隙

翻自己的Zine翻到这个写给梨看的小短篇还没发过,索性发上来吧

是当初看过冷队“回归”那集之后的小情绪。我想说里奥根本没法代替莱尼,而我希望巴里不要因为里奥的出现就忘了曾经的莱尼……(看到里奥穿了莱尼的外套大家还让他常联系我真的好难过

是巴里回到过去找莱尼的小片段。

——————————————————

“已经很晚了,巴里。”

听到身后熟悉的声音,低头擦枪的男人甚至都没回头。“学着长大吧,孩子。”他恶趣味地拖长尾音,“你不能指望爸爸帮你做所有事情。”

身后的人除了出神速力的声音外别无动作,但斯纳特能听见他稍微有点急促的呼吸。他挑了挑眉毛,动作轻微地将手放在扳机上。

“巴里?”他问。

没有回答。

斯纳特敛去唇角的微笑,手上发力,猛地站起来转过身抬起手里的枪对准面前的人。

冷冻枪缓冲的蓝色冷光照亮了神速者年轻、疲惫还带有一点迷茫的脸庞。没有意料中的危机,斯纳特所熟悉的巴里只是一个人安静地站在黑暗中,稍微皱着眉头,用并不常有的复杂眼神看着他。

“斯纳特。”巴里看着放下枪的寒冷队长,艰难地从干涸的喉咙中发声。对面的人应了一声,微笑着、有点疑惑地看他,而他却不能再发出任何声音。

“怎么了,巴里?”斯纳特看着眼前欲言又止,傻里傻气的男孩,“被人欺负了,需要一个拥抱吗?”

听到这句话的巴里却浑身一震,抬起眼直直地盯着他。随即他像是着魔了一样朝斯纳特走过来。巴里只是看着眼前的人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胸口抵上冰冷的枪口。

“闪电侠。”寒冷队长的语气冰冷,持枪的力度不减,黑暗中闪闪发光的棕色眼眸像属于某种猛兽,“再近一步我就开枪了。”

巴里却像是大梦初醒般退后了两三步。他松了一口气,甚至开始扬起嘴角,“斯纳特。”

“巴里。”斯纳特回应,“好玩吗?”

“抱歉,我只是……在别的地方遇到了另一个,呃,另一个你。感觉真奇怪。”巴里挥舞着手臂结结巴巴的解释着。

“没有另一个我,世界上只有一个莱纳德斯纳特。”斯纳特轻蔑地笑了一声,在旁边的箱子上坐下,“所以?”

“他和你不一样。他很好,甚至还有点温柔……会制定周全的计划,会安慰人,会主动拥抱我,似乎还是个……完美的恋人……”

巴里皱了皱眉头。每次看到里奥看着男友的眼神,看到那个宠溺的微笑,他就感觉有块沉重的东西堵在胸口,让他无法呼吸。他从未见过莱纳德会对谁露出这样的表情。说实话,他都没怎么看到过莱纳德看别人时是什么表情,因为每次当他把视线移到莱纳德脸上时,对方也会像个大型食肉动物一样迅速地与他对视。就像现在这样,坐在箱子上的莱纳德仰起头看他,眼神嘲讽、侵略性,还很……专注。

巴里怀念这个眼神,也许这就是他今晚回到这个时间节点的原因。他怀念那个与他处处做对的寒冷队长,而不是那个永远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其他人的里奥。

就算他永远也得不到那样的拥抱,就算他会被冰刃刺伤,他也想要这个莱纳德……他的,莱纳德。

但是莱纳德已经不在了。

巴里抬起头,看着面前那个有血有肉的温暖鬼魂。

“斯纳特,我能在你这呆一会儿吗?”

他如同被蛊惑般向往那冰冷的刺。

“哦?某人一直想让我当个好人,现在你的愿望实现了,却哭着来找大反派了?”斯纳特挑挑眉毛,“巴里,你可真是个坏孩子。”

他站起来,两三步就走到了巴里面前。极速者躲开了过于灼热的目光,微笑着的犯罪者却伸手托住他的脑后,在巴里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吻了下去。

巴里在他激烈的攻势下微微颤抖。他有点笨拙地回应着,心里却被某种令人安心的感情填满。原来被斯纳特亲吻是这种感觉,他想,我的斯纳特没被任何人夺走。

斯纳特在事态严重前抽身而去。

“回家去吧,巴里。”

他在巴里耳边低声说着,热热的呼吸让巴里从耳朵红到脸颊。寒冷队长退后几步,转过身去晃了晃手里的枪,“记住我,别被冒牌货骗走了。”

巴里站在原地,看着斯纳特走进黑暗中。

这是他的斯纳特。

针锋相对的、看似冷酷的、喜欢和他说话、一直注视着他的斯纳特。

没人会把他夺走。


……除了既定的死亡。

the end

评论 ( 4 )
热度 ( 44 )

© 玻璃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