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偏甜,低产,坑王。微博ID:玻璃碗儿_DoctorBowl

【巍澜】偷偷谈恋爱(2)

高中生AU,剧版设定,学长沈巍x学弟赵云澜

狗血言情小甜饼罢辽

人物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上一节:http://deathberial.lofter.com/post/393f5f_eebe7c75

——————————————

“那个,沈巍学长……请等一下!”

抱着书本的少年在社团活动室门口停下,转过身来微笑着看向出声叫住他的少女。与他同是生物社成员的女生憋红了脸,闷头上前几步一伸手,“请,请帮我转交这封信!”

沈巍往后仰了仰身子才没让那粉色攻击击碎自己的眼镜。他温和地轻轻一笑,柔声安抚面前过度紧张的人,“别急,要给谁啊?”

少女抬头看了他一眼才发现自己手举得太高,顿时脸又红了一点。她缩回手,把薄薄的信封放在沈巍摊开的手里,“那个,赵、赵云澜是你好朋友吧……?”

说出心上人名字的那一刹那,女生似乎因为自己的坦诚松了一口气。可脸上热度稍微散去的同时她却猛地感觉一阵寒意袭来,没来由地一哆嗦。她疑惑地抬起头,面前那人眉目如画的脸上仍然挂着柔和的笑,“赵云澜是吧,好啊。我会给他的。”

女生忙不迭地道谢,却又听那人不急不慢地补了一句,“不过我们学生现在还是要以学业为重。别为了一时冲动,毁了自己的前程。”

哇。学生会长这句话和秃顶校长说的一模一样啊。

“给你。”

“啊?”正坐在操场树荫里乘凉的赵云澜被沈巍一拍,一回头就看到他手递过来的那个被阳光照得甚是鲜艳的粉色信封。他接过来,边拆边乐,“哟会长大人,你这是给我写情书了?这不也会玩浪漫嘛。”

沈巍没想到他接过去就拆了,下意识地伸手去挡,“不是我写的。”

赵云澜的手顿住了,他挑起眉毛,“什么?”

“这是生物社一个社员托我带给你的。高一三班的小姑娘,人挺温柔的。”沈巍看着赵云澜的脸色沉下来,“……怎么了?”

赵云澜看着沈巍那双写满无辜的漂亮眼睛就恨得牙根痒痒,恨不得把这人摁在墙上掐两下把他脸上这泰然自若一成不变的表情给掐没了,“沈巍,不是,你到底有没有身为我男朋友的自觉啊?”

他觉得沈巍这文文弱弱的躯壳里面可能真是装了个老干部的灵魂,因为对方听见“男朋友”这三个字之后就好像听见什么违禁词一样耳朵蹭地就红了,边慌乱地转头去看周围有没有人边结巴,“你,你说什么呢。”

赵云澜都被气笑了。他一把扯着沈巍的领带把他扯过来,看进那个人的眼睛,“沈巍,你这是准备亲完不认账?亲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这么慌呢?哎我今天就想问明白了,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沈巍的眼睛高频率地眨了几下,眼圈竟然红了。他伸手扯下赵云澜的手腕,接着推开他,转身跌跌撞撞地逃走了。

……靠。

赵云澜坐在原地,莫名觉得自己是个强抢良家妇男的山大王。

接下来的半天他只觉得心里堵脑子乱,就没去招惹沈巍。沈巍本来就是个你撩二十下他回你半句话、你不理他他就自动后退一百步的主儿,所以两个人一下午都没再有交流。沈巍独居,这天又是周五,本来赵云澜准备赖到他家去住的,现在脑子一团乱,放学的时候就坐在座位上没了主意。

“嘿,赵云澜!晚上和哥们儿一起去唱K不!”同班的林静在这时凑过来,笑嘻嘻地趴在他肩膀,“有妹子哟!”

赵云澜皱着眉头把他的爪子拨下去,“说啥……”

他顺着林静的示意看过去,在教室后面聚成一团的男生女生里面,那个今天沈巍提过的,“三班的温柔女生”正站在那里一脸娇羞,接触到他的眼神之后羞红了脸,冲他摆了摆手。他一愣,下意识地转头去看门口——似乎在等他下课一起回家的沈巍正低着头和同学说话,对这边的喧嚣充耳不闻。

赵云澜突然就有点生气。他报复性地扯起一个微笑,大力拍了拍林静的肩膀,差点把这个宅男拍了个踉跄,“好啊!为什么不去?high起来啊!”他看到沈巍终于肯转头看他一眼,于是底气十足的扬扬下巴,“沈会长也来吧?”

“哦,我就不去了。”沈巍抿抿嘴笑了,视线波澜不惊地扫过赵云澜的脸,“那我先回去了。你们玩的开心,别回家太晚。”

他在林静郭长城他们的告别声中安静地背上包走了。

赵云澜有种一拳打到棉花上的感觉。

他一路上都在胡思乱想,想从认识沈巍以来都是自己主动绕在他身边,到底是什么时候自己产生了他也喜欢自己的错觉?他总护着自己可能真的是因为照顾朋友和后辈,他没拒绝自己可能真的是因为太过温柔不忍开口直接拒绝,仔细想想,他那双漂亮的眼睛似乎看谁都像是一往情深……最亲密的不过那次偷吻,让自己陷进去的是沈巍那句“不够”,可他后来也再没有其他进一步的动作了。

赵云澜很是抑郁。于是抑郁的龙城小麦霸就在KTV一边喝可乐一边抓着话筒谁也不给,最后竟然把碳酸饮料喝出点醉酒的感觉。他本来就很善于调动气氛,时间续了两次直到大家都唱不动了才笑闹着从包房里出来。

结束时已经是半夜了。赵云澜像个大哥一样照顾着每个人打上车回家,回头又看见了一晚上都被自己晾在一边的那个女生。他也不知怎么的,鬼使神差地说了句,“我送你回家啊?”

小姑娘眼睛亮亮的,“不用了太麻烦了吧……沈巍?”

赵云澜也是有点困了,一时没反应过来,心里还有点堵,“你提他干什么……”

然后他的胳膊就被抓住了。赵云澜被那手心的温度烫了一下,下意识地转头看过去——沈巍的额发乱乱的,一双眼睛在黑夜中盯着他,竟是有些怒意。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到沈巍转过头去换了一副面容,微笑着跟女生说,“走吧,我打了车,我们一起送你回去。”

场面十分尴尬。

送女生回家的路上一路无话,坐在后座的赵云澜唱了一晚上真的是很累,靠着沈巍的肩膀就呼呼大睡。沈巍看起来心情很不好,浑身散发着愤怒的气场却也没把他推开。女孩坐在副驾驶座,脊背一直是僵直的。直到到家才松了一口气,忙不迭道着谢就下了车。她住的地方离沈巍家只一个路口,所以沈巍也拖着赵云澜下了车,送女孩到家门口才离开。门一关,沈巍就攥着赵云澜的手腕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差点把他拉的双脚离地。

“你别拽我!”赵云澜心里也有点火,“我不回你家!”

“你闹什么!”沈巍凶他,“我不是说了早点回家,你看看几点了?电话也不接!现在治安这么不好,你们一群小孩在路上打打闹闹,就是活靶子知道吗?”

赵云澜还没见过这么凶的沈巍,他琢磨了一下,突然上前两步,“你在担心我?”

“我当然担心你——”沈巍停下脚步猛地回过头,那眼神把赵云澜都烫了一下。沈巍平时温和的面容在路灯惨白的灯下被照得棱角分明,那双眼睛像是在黑暗中盯紧猎物的野兽般让赵云澜心里一惊。他退后几步,后背抵上坚硬的墙壁,“沈巍,你……”他真的又累又困,脑子也乱糟糟的,“你到底喜欢不喜欢我啊?”

“……我不喜欢你!”沈巍咬着牙说。这回答在赵云澜意料之中,他一颗心沉沉坠下去,酸涩感团成团堵在胸口,脸上却努力扯起一个轻巧的笑,“你早说,我——”

他的后半句话被沈巍堵在了喉咙里。还穿着校服的学生会长如今正把他抵在墙上,像疯了一样地、毫无章法地亲吻他。赵云澜心脏连着额头的青筋怦怦直跳,只觉得酥麻感从唇舌间一路烧到心里再往下蔓延,两条腿软到站不稳就要往下滑,整个人都被夹在墙壁和面前男生炽热坚硬的胸膛之间。沈巍抓着他手腕的手根本挣脱不开,赵云澜脸上通红,一半是臊的一半是憋的。他本来就有点晕,这会儿被堵着嘴久了更是有点窒息,手脚都扑腾起来。还好沈巍及时放开了他,才没让他成为被史上被亲死第一人。

“我的天……”赵云澜瘫在沈巍身上直喘,嘴角和手腕都隐隐作痛,“你也太辣了……”

沈巍抱着他,两颗怦怦跳的心脏隔着血肉一同跳动。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稍微退了一步,低下头看着赵云澜红肿的嘴唇,垂下长长的睫毛,“……对不起。”

“你对不起什么。”赵云澜就见不得他这个样子,“你有本事敢作敢当啊?刚才还说不喜欢我,怎么,想白瞟?”

“我……我其实,”沈巍有点结巴,但还是努力用那双潮湿的眼睛看着赵云澜,“赵云澜,我……”

我爱你。

爱了你好多年。

这三个字卡在喉咙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近十年前的那一段他估计早就忘了,他不敢让赵云澜知道自己为了和他再次相遇都做了些什么。这世界上并没有什么巧合,也没有什么一见如故。他不敢刨出自己一颗心给这人看——那颗心太肮脏,他怕他不要。

可赵云澜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他的嘴唇还带着红肿,对于少年来说过于纤细的手腕还在自己手中,胸膛抵着胸膛。他已经见到他了,他已经要得到他了——他怎么可能放手。

“我只是怕耽误了你。”

良久,他才轻轻说出这句话。

赵云澜一下子就笑了。“你怕耽误我?那不好意思,我已经被你耽误了。我现在看不到你就茶不思饭不想,衣带渐宽终不悔……”

“别没正形。”沈巍被他逗得放松下来,“今晚我不在,你不也玩的很开心。”

谁知道赵云澜听了他这句话笑的更开心了,“哎呀沈大会长,我就等着你这句话呢——”他抓着沈巍的胳膊凑上去看他的脸,“原来你也是会吃醋的啊。看你这么冷漠,我还以为你根本不在意我在外面勾三搭四。”

沈巍皱了皱眉头,竟然承认了,“我很在意。我恨不得把他们都——可我又想,如果是你真心喜欢的,自然还是以你为重……”

“不是吧……”赵云澜瞪大眼睛,“你这有点大爱无疆了啊。我说喜欢你,那就是把你放在心尖上,你是正宫啊,你有这个资格生气吃醋好不好?”

沈巍被他的说法弄得有点哭笑不得,“那好,你以后不许收女生的情书了。……男生也不行。”

“得令!”赵云澜嬉皮笑脸,“那咱回家吧?我真的很困,要不是面前站着你这个大美人,我早就见周公去了。”

沈巍又红了耳朵。他小心地牵起赵云澜的手,对方稳稳地回握过来,在带着点凉意的夜里传递温度。沈巍转过头去看着赵云澜,平日里吵吵闹闹的少年疲倦地垂着眼睛,过于消瘦的侧脸看上去有点清冷。他把身子的重量都靠在沈巍身上,拖沓着步伐跟着他走,重叠的脚步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回响,踏乱了一地月光。

“好,我们回家。”

TBC

评论 ( 9 )
热度 ( 131 )
  1. bonnie玻璃碗儿 转载了此文字

© 玻璃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