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偏甜,低产,坑王。微博ID:玻璃碗儿_DoctorBowl

【神秘博士】【10/11】Timey wimey

一个甜饼。又名自厌倾向也要谈恋爱/按头队长塔迪斯(不是

……特别累。
又拯救了一次宇宙的博士疲惫不堪地趴在控制台上,伸手把领结胡乱扯下来,解开几个扣子。同样疲惫的克拉拉急吼吼地回去休息上班,安静的控制室里时空维度稳定器的声音轻轻回荡,有点催眠。
时间领主不像脆弱的人类那样把三分之一的生命耗费在睡眠上,但缓解持续的拼命奔跑与神经紧绷带来的疲惫感,睡眠不失为一种好办法。博士揉揉头发,检查了塔迪斯的防护罩,拐了个弯向里面走去。
塔迪斯里究竟有多少房间?没人知道,就连塔迪斯自己都不清楚,就像博士数不清自己有多少根头发一样。但博士才不会炫耀般每次都睡不同的房间,他有自己的最爱——从主控室后面的走廊直走、右拐再左拐的一间温馨小屋里有一张窄窄的单人床。还是上下铺。很难想象一个能每天从两万平方公里的大床上醒来的人却偏爱简易小床,不过博士也有机会当总统或者宇宙至尊,不还是喜欢这种九死一生的流浪生活嘛。这位不走寻常路的博士此时正在心里哼着小曲,开心地爬上好久没躺的床,然后愉快地扑到上面那一堆乱糟糟的衣服里——
“嗷!!!!”衣服发出了惨叫声。博士下意识地撑起身子,然后对上了一双瞪的圆圆的眼睛:他的上一任正一脸惊恐地从床上坐起来,乱糟糟的头发和领口大敞的白色睡衣都证明他刚从一段美妙的睡眠里惊醒。
“……你怎么在这里?!”异口同声。
“这是我的塔迪斯!”同样异口同声。
“你瞎说什么呢?我从不知道睡着的时候还会引发时间重叠!”十任看起来气哼哼的,应该是没睡醒的缘故,“你看看这被子的颜色!还有这美丽的珊瑚色墙壁以及那边挂着的西服外套加上下面的帆布鞋!博士,你是不是老糊涂了?不要总是胡乱闯进自己的时间线好吗?!”
“等等现在是我的错了?”十一任被年轻自己不客气的语气激怒,“你以为我很愿意看到自己过去的蠢样子吗?你看看外面走廊里那更加美妙的蓝色主题还有墙上充满科技感的圆圈圈!现在告诉我谁才是年少无知?”
他们两个怒气冲冲地对视了一会儿,谁也不肯退让。
“……好吧。”十一任决定先屈尊打破这剑拔弩张的气氛,“看来只是个……时来时去的错。”
“嗯……”十任撇撇嘴,似乎因为十一任引用了自己的名言而决定宽容一下。他重新躺回去:“是的,时来时去,变化无常。所以现在这是我的房间,你还是去另找个地方睡吧——我可累的很呢。”
十一任不可置信地看着下了逐客令的十任,“你让我走?”
十任同样疑惑地直视他,“怎么?这小床也睡不下两个人啊。你快把我腿压断了。”
“哦年轻的我真是个混球!”十一任生气地摁住十任的肩膀,“怎么了?又赶我走了?上次见面的时候还搂搂抱抱不停的交换口水躲都躲不开的人不是你了?!我不知道这次见面究竟隔了多久你就连和未来自己呆一会都不愿意了!”
“等……搂搂抱抱……交换口水?”十任皱紧眉头一脸嫌弃,“你在说什么,真是恶心。”
“你上次在床上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十一任加大了分贝,所幸周围只有塔迪斯一个人能听见,“怎么了?对有更多经历、不同外表和性格的自己终于也进入倦怠期了?发现在这所谓的新奇外表下还是那个无趣愚蠢孤僻不讨人喜欢的老头子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喜欢自己,要不是对失去的东西总有珍惜感我也不会和你……”
他梗了梗,没说下去,“……我还是走吧。”
“等等,”十任直起身子来抓住他的胳膊,“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啊。”
“……啊?!”十一任瞪着十任无辜的脸,“第二次?”
十任点点头。
十一任张着嘴愣了半响,“……我还是走吧。”
十任又把他扯回来,“等等你先给我解释一下交换口水的事。”
解释个鬼!十一任梗着脖子使劲要挣脱十任的手,但最后还是被拽着一起躺在了床上。其实这张床还是能堪堪让两个人并排躺的——或者是塔迪斯细心的调整,谁知道呢。十一任背靠着墙,小心地把自己缩成一团不碰到年轻自己,“反正是你这个竹竿干的恶心事情,别让我解释,问自己。”
“我就是在问自己啊。”十任继续一脸无辜。
这个人真是烦死了!自己真是烦死了!十一任两眼一闭装死,反正已经够累的了,在自己面前也不用管什么礼仪了。黑暗中他感觉年轻自己的温热体温凑过来,不由得紧张了起来。又要亲吻吗?或者是拥抱?他其实并不排斥,也并不是那么讨厌自己。所有那些不得已的决定犯下的错,那些悔恨和内疚,他只是不知道去怪谁。经历了太多黑暗的悲惨的事情,有的人去怪世界怪宇宙,就变成了怪物。他不想变成怪物,所以他把一切帐都算在自己头上,才只是变成了一个自我厌恶的蠢老头。
可他有的时候觉得连自己的喜欢都得不到的自己太过可怜,才会对年轻的那个产生异样的感觉……
真是矛盾呢。
没有意料之中的碰触,十一任悄悄扯起眼皮,才发现那家伙已经睡着了。他睡着的样子看起来挺年轻的,高高的鼻梁紧致的皮肤还有轻轻抿起来的嘴唇。十一任无奈地叹了口气,把十任额前散下来的碎发拨开,然后凑在他的心口沉沉睡去。
来自同一个人的两种呼吸、四下心跳。
塔迪斯一如既往的安静。

醒来的时候时间重叠已经恢复了。十一任披着棕色西服大衣迷迷糊糊地坐起来,听到遥远的地方传来电吉他的声响。
怎么回事……他扫了一眼空空的床,有点烦躁地揉着眼走向声源。主控室里凭空出现一个迪斯科球,满堂闪动的晃眼灯光。在灯光中间有个瘦高的白发老头,带着墨镜和长长的彩色围巾,T恤上还画了个领结。他见十一任到来兴奋地多弹了几下吉他,“嘿!我自己!来开派对吗!”
“……给我出去。”

已经醒了吗?十任睁眼的时候正看到床头那个身影。他回忆着十一任控诉他的样子笑着坐起来,想要伸手拥抱的时候才觉得身形不太对——
“嘿。”发际线堪忧的招风耳大叔回过头来,一脸忧伤,“我不太高兴。聊聊天呗。”
“……给我出……好好好你别这个表情我给你买冰淇淋!”

the end

评论 ( 6 )
热度 ( 100 )

© 玻璃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