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偏甜,低产,坑王。微博ID:玻璃碗儿_DoctorBowl

【神秘博士】【10/11】牵手、童话、黎明

和衍光玩久违的三题游戏。明明是适合甜文的题目……
所有的错都是衍光的错。
逻辑很奇怪,不要打我。
大概是一个在圣诞镇呆出神经病的11和死掉了的10的精神残留的对话w
(关于童话的那句……是克拉拉说的啦)

梦大概是所有生物或长或短的生命历程中最不可思议的部分了。就连宇宙里最强大的控制狂也无法控制他的梦里充斥毫无固定轨道的游弋星球,最刻板呆滞的低智生物也会偶尔梦见个头壮观的超级蹦床。在梦里隐藏着魔法、灾难、神奇生物和旧友,它只是一段虚无的脑波,又是无数真实信息编织成的现实。它是荒诞过头的现实主义戏剧……不要小瞧梦。
作为宇宙中最不循规蹈矩的生物,博士做过的梦却没有多少。他可以将宇宙危机看成游戏,却会为梦境中隐藏的希望或暗示而纠结良久。一般来说,博士做梦准没好事,这是他不常补充睡眠的原因之一。
所以这天,当他疲惫地坐在躺椅上在升腾着热气的茶杯边合上沉重的眼皮、却在一瞬间后发现自己正站在某颗熟悉又陌生的星球表面的时候,博士觉得自己又有麻烦了。
这颗星球像是很多星球的结合体,毛茸茸的深色草地覆盖博士所在的矮山丘,山丘下是一片绵延至视线尽头的镜子般的海。是深夜了,漆黑的天幕上有几抹细长轻薄的白色流云,其间点缀着闪亮的星球和色彩深邃美丽的星河。草叶随微风摆动,浅色小花像星光倒影般在其间闪烁,这场景真实的让博士疑惑。他伸出手——自己的睡衣变回了那身正装——然后扭了一把胳膊上的肉。
“嗷!”呼痛声随之响起,但却不是博士发出的。他惊讶地抬起头来,却看到面前不知何时站了一个无比熟悉的人,正背对着星光和海面皱着眉揉胳膊,“好痛!”
瘦削的肩膀、条纹西装、浓郁的眉毛和黑亮的大眼睛。属于回忆的上一任博士鲜活地站在星光下,眼睛闪闪发亮。
博士梦见了自己。
“……博士?”博士——正在做梦的那个第十一任——尝试着与梦里的另一个自己对话。
“哦,嘿,是我。”第十任博士走近了些,露出一口白牙笑起来,“我想……你就是下一任了?”他伸手拍拍第十任的脸、肩膀和胳膊,颇为不满地皱起眉头,“哼。我不喜欢这造型。”
“哦你从未喜欢过!”十一任条件反射地回答,“不对,等等。你为什么在这里?”
“这是梦。”十任理所应当地伸手扯了一片云彩下来坐上去,晃动着那双瘦长的腿,“在梦里,人们总是能进行毫无约束的时空旅行。”
“这倒是。”十一任扒住云的边缘也跳上去,坐在十一任旁边扭头看他,“可我没想过会梦见自己。这未免有些无趣。”
十任也把头转过来,他比十一任高一点,稍稍垂下眼皮的样子有点儿戏谑,“一个平常就能毫无约束的时空旅行的人,梦见自己不才有趣么……或者简单来说,你想我了呗。”
“……我才不想你。”十一任把目光投向海洋。
短暂的安静,耳边只有风声。博士感觉不到冷,却能感到身边人温暖的体温。
“所以……现在你是一个人旅行?”
“我……又遇到了同伴,他们又都离开了……现在我已经不旅行了。”
十任有些惊讶地挑起眉毛,但也没继续问下去。他也看着星空,“这片星空真熟悉。”
“……我最近总会想到你。”十一任看着十任被冷光照亮的侧脸,沉默良久还是忍不住开口,“我停下的时间太长了,长到开始靠回忆度日。我一遍遍回想我还是你的那个时候,那些你会做的事,你会说的话——你的表情和动作,你的思想——然后我产生了奇怪的想法。我觉得我们其实不是同一个人——我们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人,只是我共享了你的记忆。而我……憧憬那个与我不同的你。我一直在想,如果你能在我身边陪着我……就好了。”
“看吧。”十任得意地转过头来,“你就是想我了。”
十一任缴械投降,“是的,如果你坚持这么说的话。”
“喔……”十任挑挑眉毛,“这我还真没想到。我……活着的时间挺短,没时间细细琢磨那些乱成一团的回忆。但是你对我来说也挺陌生的。嘿,老家伙,你看起来像个小孩。”
十一任笑了起来。“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在梦里和过去的自己倾诉心情?哦……”他笑着笑着声音低下去,“我现在渐渐开始假装你在我身边,我与空气对话,给你准备了椅子和水杯,我会每天准时去看日出,假装你站在我身边牵着我的手……因为我对你如此了解,所以假装这一切并不是那么难,有时候我都能骗过自己,当我在卧室的时候你在厨房,当我在钟楼的时候你在街上,你在我看不见的角落继续活着……哦天哪、”
他捂住脸,声音闷闷的,“我觉得我是疯了。”
十任像安慰小孩一样抱住他,轻轻拍着他的背。“我们一直都是疯子,不是吗?”他的声音那么真实,“嘿……记得很久很久以前,有个人类姑娘跟我说,如果你喜欢了对的人、正确的人,生活就变得简单多了。”
“然后她叹了口气又说,不过这样的话,这世上就没有童话了。”
十一任闷闷地回抱住十任。他有真实的体温和触感,有坚强有力的四下心跳,可他是个梦。
梦也只是一个维度,他想,他可以锁定这个维度,然后再也不离开,这样就可以永远——
“看,快要黎明了。”十任拍拍他的肩膀,拍掉了那些疯狂的念头。十一任抬起头来,看到遥远的地平线上迅速亮起来的天。十任站起来,向他伸出手:“嘿。这次我陪你看日出。你可以牵着我的手。”
十一任于是就握住那只手。心底迅速升腾起的暖流与虚无即将散去的绝望纠葛在一起梗在喉咙,他站起来与过去的自己并肩,面对着冉冉升起的恒星和无法躲避的未来。
恒星的光亮镀在大地上,照亮红色的草地和不远处高耸的山峰。梦中的加里弗雷迎来崭新的一天,十一任觉得自己快要醒来了。
“我会在这里等你。”十任认真地低头看他,“我发誓。”
他棕色的短发被光芒照的像是姜黄,那是他们都爱着的颜色。阳光照射母星的颜色。
博士睁开双眼。
晨光照亮小屋里的木头桌椅和杂乱摆放的工具,金色流尘在光线中缓慢飞扬。年幼的孩童敲敲厚重的木门露出红彤彤的脸蛋,“博士!你醒了吗!这是妈妈让我给你带的面包!”
“谢谢你。”博士眯起双眼笑着接过篮子,放在一张空椅子旁边,“好孩子。”
“您看起来精神不错呀!是梦见什么好事了吗?”孩子好奇地问着。
博士看向他,“哦……是的。”他说,“我梦到了一个童话。”

the end

评论 ( 3 )
热度 ( 38 )

© 玻璃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