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偏甜,低产,坑王。微博ID:玻璃碗儿_DoctorBowl

#10/11# 悖论


迟到了的圣诞贺文!依旧是傻白甜的言情嗯……

  博士在逛超市。
  ——事实上,博士是又一次被任性的塔迪斯扔在某个绝对不无关紧要的地球超市门口(“在塔迪斯里我做主”是公认的时间领主一大错觉),然后沿着音速起子扫描出的奇怪读数从哭闹讨要玩具的孩童、推着购物车如同战车扫荡打折菜品的主妇、休息区互相扶持着在长椅上睡成一片的丈夫们中间揪出妄图在圣诞糖果中混入寄生信息素的大熊座殖民主义偷渡民——双星系统的日子总归是不好过——然后苦口婆心劝他们迷途知返乘坐伪装成电影取票机的飞船返回故里,再在瞠目结舌的爆米花贩售员的注视下整整衣领走进卖场区——
  鉴于这个穿着西装的瘦高个看起来与周围休息日逛超市的人类并无不同,简略来说,博士是在逛超市。
  而且他还颇为乐在其中。临近圣诞,红红绿绿带着细碎光彩的装饰品和耳熟能详的圣诞歌曲装点了整个商场——或者说整个城市。姜饼人和拐杖糖果摆满玻璃柜,塑料模特光溜溜的脑袋上也顶了圣诞帽,缠满一闪一闪亮着的小灯的圣诞树下堆满各式各样的礼物盒。虽然由于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博士对圣诞这个节日不是很感冒(当然啦,他和圣尼古拉斯那家伙倒是聊得来,可不像阿尔伯特那样一言不合就要和他互扯胡子),但是他还是很容易被人类——乐观且健忘、极易伤愈的人类这种热闹的气氛所感染。周末傍晚超市里人头攒动,博士嫌弃地拒绝了面包店姑娘递来的用于试吃的小块苹果派,抓了一把钢珠糖扔在嘴里用那副好牙口嘎嘣嘎嘣地嚼了起来。
  博士也可以有个像人类一般的购物周末。他想,像平常人类一样,转一圈,买些特价却没什么用处的日用品,再买些礼物去看看那些旧友,也许可以去看看玛莎?然后像平常人类一样……遇见另一个自己。
  遇见另一个自己,和一个男人,有说有笑地逛着超市。
  ——还推着婴儿车。
  哦这显然已经超出普通人类的范畴了。
  在那么一瞬里,博士那全宇宙最聪明的大脑突然停止运转了。他看着那个遇见过挺多次的下一任自己推着婴儿车从堆满一层层尿布的货架后面绕出来,高高眉骨下那双本来就温和的眼弯弯地眯着。那个自己还穿着上次见时那件棕色西服外套,骨节分明的手指抓着辆明显是地球产的婴儿车。他俯下身去和里面的孩子小声说话,卷卷的刘海耷下来垂在额前。而自己身边那个看起来像是人类的胖胖的年轻男性也笑着伸手去逗那孩子。货架顶上垂下来的彩带反射出多彩的光芒,映在他们身上。
  有那么一瞬……博士觉得满嘴糖都没了甜味。他想这也许是时间混乱的结果——显然在这次重生之间出了问题,他和下一任自己的时间线总能时不时交叉起来,而这种不正常现象经常带来头脑发热、心跳加速、味觉失灵等症状,而他内心沉闷也是因为尝不到那甜味。给一切突如其来的反常找到了合理解释,博士转过身决定在自己看见自己之前离开这里,保持能让甜味重新回来的距离。
  但是有点晚了——未来自己、第十一任博士已经看到了他,“嘿!博士!”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然后一把抓过了十任的肩膀让他转身,“又遇到你!”
“呃……好久不见。”十任耷着嘴角低头看着十一任让灯光照的清澈透亮的眼睛,又把视线在他身后走过来的男人身上扫了扫,“……我不是在评判你。”
  “什么啊!”十一任疑惑地回头看了看那男人,“那是克雷格,我朋友!我们朋友!你朋友!而且他有妻子了,那孩子是他们的……拜托,我可没年轻时那样四处留情。”
,意识到这个人是自己的未来,知道自己做过的所有事,十任不禁有点心虚,“那是因为你年轻的时候比较帅。”
  十一任把嘴撅的比天高,刚想回嘴的时候克雷格却凑了过来,“嘿另一个博士,第一次见,你比我印象中还帅。”
  “印象中?”十任狐疑地看看他,又盯着假装在看风景的十一。十一任干笑了几声,“啊,我可能……不小心……在作为房东的他看到我对他房子的小小改造后……跟他共享了点儿记忆。”
  “是的,是的。”克雷格似乎很激动,“挺多记忆的,他可喜欢你了——”“闭嘴 ,克雷格!”十一任转过头去呵斥友人,藏在头发下的耳朵微红。“好的,不说这个了。”克雷格的兴奋没有减少,“既然有两个你在这,我是不是就可以安心地把阿尔菲交给你了?”他把婴儿车推到两个博士眼前,十任看到里面白胖的婴儿正脸颊鼓鼓睡得香甜。“我还以为要迟到了,幸好遇见你的你。”克雷格甚为感激地冲十一任说着,又转向十任挥挥手,“我走啦!谢谢你们!”
  虽然体型不瘦,克雷格消失的速度真能与瞬间传送比了。十一任搓着手尴尬地转头看着一脸不高兴的年轻自己,“呃,我答应了他这周末帮忙照顾……”
  “'你的你'?!”十任皱着眉头把视线从克雷格消失的方向转到十一任脸上,“'你的你'?!这是个词吗?!真拗口!你脑袋里那些我没有的记忆究竟是什么样?我很好奇。”
  “这是他自己想的,不怪我。”十一任嘟囔着低下头看看仍在熟睡的婴儿,感觉十任还在盯着他,“啊。那个……'我的博士'。”他小声说着,推着婴儿车往前走去。
  “什么?”十任追上去和他并肩,好笑地低头凑过去,“你说什么?”
  “'我的博士'……”十一任声音细弱蚊蝇,“那些你没有的记忆里,我一般这样叫你。”
  时间混乱带来的后遗症过去了,十任感觉嘴里的糖果甜的心软。

  看起来很熟练地把装满地球婴儿必需品的购物袋挂在婴儿车的把手上,十一任博士犹豫地看了看跟着他从超市门里出来的另个自己,“呃,你……要和我一起去他家吗?”
  十任皱着眉头居高临下地看他,“谁?”
  “这孩子家!”十一任瞪他,“不然你以为呢?”
  “哦抱歉,我满脑子只想着你了。”十任有点无赖地挑挑嘴角,“去啊,为什么不?好不容易撞见你一次。”他伸手去牵十一任没抓着婴儿车的那只手,边加大手上的力度握得更紧边凑近十一任的脸傻笑。
  “喂!”十一任不可置信地瞪大眼,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快速瞪了一眼近在咫尺的那张笑脸然后匆忙移开视线,推着车往前走。婴儿车歪歪扭扭地前进,十任不太情愿的放开手,走在十一任身边。
  已经是夜晚了,街灯和房屋上装点的彩灯都陆续亮了起来。十任没怎么好好在地球上过过几个不用逃命或者阻止飞船坠毁或者地球被占领的圣诞节,看到这平和的圣诞街景自然是闲不下来——刚开始他还帮着十一任一起推车,偶尔逗逗孩子,可后来他便迈开长腿满街跑来跳去——“喔这个超大的姜饼屋!我曾经住过一个用肉砌成的屋子不过……不提也罢。这个麋鹿灯有点像我的老朋友鲁道夫……或者闪电?只是没有红鼻子,会撞上塔迪斯的!相信我!这事出现过!……哈!这圣诞树上挂的是我!呃也不能说是这个我,反正我曾经是这个围着长围巾的卷发男……喔这是给我的?谢谢,虽然圣诞先生他本人非常讨厌吃布丁不过……开心就好!圣诞快乐!”
  十任从正在打烊的面包店老太太手里接过布丁,“嘿!要来一个吗?”他回身看向被自己遗忘的那个自己,发现对方正站在原地笑着看他。十一任的性格比他安静多了,而且也比他爱笑——当十任不说话只是看着别人的时候,一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或者已经发生了。但是这个下一任自己……被他注视的时候,只会安心的感觉什么不好的事情都不会发生。
  十任朝自己走过去。他比十一任高一点,走近了,对方便用稍微仰视的姿势看向他,“原来我曾经这么聒噪多动又烦人,我记得那时候我还总觉得自己又帅又迷人呢。”
  十任又气又笑的盯着十一任,伸手把他的肩膀揽过来直视他的眼睛。十一任果然又有点慌了,“……干什么,说的不对吗?”
  “……别说话。”十任凑得越来越近,近的都能从十一任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倒影——
  “呜哇——”婴儿的啼哭声非常及时地响彻云霄。十一任连忙从十任的怀抱里挣开,蹲到车边去安慰那个被忽视的孩子。十任则站在原地,平复了一会儿自己因为时间混乱而跳得乱七八糟的心跳。孩子在埋怨他们在路上耽搁太久还不回家——“回家!回家!回家!”剩下的路程里他一直用婴儿语重复着,十任宁愿自己在一艘即将坠落的飞船上。
  终于在哭闹声中回到家,十一任轻车熟路地安顿好孩子,冲了奶粉试好温度灌下去,然后冲盯着他的十任嚷嚷:“看什么看!过来抱着!”
  十任听话地走过去抱住。
  “……我让你抱孩子!!”
  十一任面红耳赤地给阿尔菲换好尿布,从十任手里接过去抱着哄着。孩子也闹累了,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十一任轻轻地把孩子放进小床里,揉揉他的小脸,“好梦。”他刚松了一口气,回头却又看见十任脱了外套,不知道从哪翻出件毛衣套在衬衫外面。十一任手都不知道往哪放了,“你——别乱动别人东西!”
  怎么以前就没发现自己是这么好看呢?!十一任默默地想。
  “哦我看到上面有个纸条写着给博士……是给你的,反正也是给我的。你的就是我的,你也是我的。”十任面不改色地偷换概念。他坐在沙发上拍拍身边的位置,“别管啦,过来坐。”
  虽然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对的论调,十一任还是决定把它忘掉。他重重地坐在十任旁边差点把那个瘦竹竿弹起来,不过十任还是及时稳住了并且伸过一根胳膊来把他圈进怀里。十一任的头靠在他温暖心口,毛茸茸的布料蹭的他脸痒痒的,里面鼓声般的心跳越来越快。
  “又遇到你了。”十任喃喃地说,“为什么总遇见你?”
  “准是我们中间出了什么问题。”十一任说。
  “……你说你如果给我生个孩子,会不会产生无法化解的悖论?”十任突发奇想。
  十一任刷一下抬起头来瞪他,“谁要给你生孩子?!”
  十任边笑边伸手拿了个帽子扣在十一任头上。眼前有什么树叶样的东西垂下来,十一任皱起眉头,“什么呀?”
  “这是个帽子。”十任凑过来,“一个顶上别着槲寄生的帽子。”
  “别着什么……喂!”
  这也太作弊了,被堵住嘴的十一任闭着眼想。
  自己大概是全宇宙最自恋的人了吧——

  “圣诞快乐。”
  “哦,还有!”十任抓着他的塔迪斯的门框冲对面那个塔迪斯前的十一任喊,“什么时候和我造个大悖论出来?”
  迎面一个扳手砸过来,重新粉刷过的塔迪斯抖落一身彩带和雪,呼哧呼哧地消失在清晨寒冷清晰的空气中。

the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94 )

© 玻璃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