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偏甜,低产,坑王。微博ID:玻璃碗儿_DoctorBowl

【冷闪】猫咪莱尼

九条命AU 傻白甜 莱尼变成猫了(

身后传来关门的声音,斯纳特回过神来。
他似乎走神去了很远的地方,以至于一时间记不起自己在哪里。斯纳特环顾四周,自己正站在一家塞的满满当当的小店里。橙黄色灯光下各式各样的笼子从地面堆到天花板,靠墙的架子上摞着五彩包装的罐头,另一边的墙上挂着各种猫的画像和照片。柜台上的藤编篓子里放满各种造型的项圈铃铛,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猫味。
这是家猫店,斯纳特想。我来家猫店干什么?那只橙色的笼子里蜷着三两只毛色黑亮的孟买,旁边白色箱子里几只蓬松长毛的挪威森林正盯着他看。房顶上垂挂下来的金属笼子里几只有些可怕的加拿大无毛猫正瞪着金色的大眼睛看他。他正想继续看下去,脚边却有什么东西蹭了过来。“喵。”斯纳特低下头去,脚边那只胖胖的、银渐层毛色的英短冲他叫道。它用爪子挠着斯纳特的靴子,像要和他说话似的。
“怎么了?”他蹲下身去逗这个大毛团,揉捻它的耳朵。那家伙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但也没有走开,只是眯着那双深浅不同的黄色眼睛懒懒地靠在他脚边。
“你很喜欢猫吗,斯纳特先生?”
这声音响起如同有人附在他耳边说话般,斯纳特有点被吓到地噌地一下站直身子。在他面前的柜台后面,有个穿着一身绿色西装的老先生正笑着看着他。他体格很小,脸上细长的皱纹生长在合适的位置,一头黑白参半的短发向后梳去。
“一般。”斯纳特回答他,随即皱起眉头,“这里是哪里?我怎么到这里来的?我好像失去了一部分记忆——”
“喵金斯宠物店,”那人拿过旁边的纸袋子,斯纳特看到那牛皮纸袋子上用绿色的花体字印着“喵金斯宠物店”,“我叫珀金斯,就像店名。”店长——珀金斯先生笑了笑,伸手抱起跳上柜台的那只英国短毛猫,“你看,他喜欢你。”
斯纳特伸出手指去戳猫咪爪心的肉球,“珀金斯先生,我还是不明白。”
“也难怪,他就喜欢烦恼不安的灵魂。”珀金斯先生挥着双手像是在做演讲,“他已经用掉了七条命。”
斯纳特突然想起自己的冷冻枪。他伸手去摸,枪套空空荡荡。
一道闪电在窗外绽开,珀金斯先生有点慌忙地看了看门口,又看了看手里的猫咪,“快到时间了,斯纳特先生。”他笑眯眯地看着斯纳特,“祝你好运。”
“……什么?!”斯纳特一头雾水。珀金斯手里的那只英短突然喵呜一声冲他扑了过来。斯纳特后退一步脚下却被绊了一下,他向后倒去。
记忆就在这一瞬间席卷而来。里普、承波号、时间之主、奥核之眼……他记得他打晕了米克,按下了那个该死的防篡改保护装置。武器声不绝于耳,有人大声喊叫着让他放手,他没放手,然后……
砰!
斯纳特摔在地上。他愣愣地看着天花板,不是很明白现在发生了什么。他明明已经死了,清晰的记忆和空荡的枪套都在提醒他这些——难道地狱是个充满猫咪的地方?
他试图撑起自己的身子。
然后他愣住了。
斯纳特抬起手臂,将手放到眼前——
视野里出现的是一只毛绒绒、带着肉球的爪子。
“搞什么——”他蹭地跳起来,冲上了柜台。柜台上摆着的罐头清晰地倒影出他现在的模样:一只胖胖的、银渐层毛色、深浅金色瞳色的英国短毛猫。
“嘘,嘘……”珀金斯先生居高临下地低头看他,瘦长冰凉的手指抚摸着他后颈的短毛,“安静些,他就要来了。”
背后那扇木门被推开,发出叮铃的声响。两人——一人一猫向门口看去。
外面下着大雨,来人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将门关好。他转过身用歉意的眼神看向柜台,语气诚恳又带点呼吸不畅的沙哑,“抱歉……外面突然开始下雨,不好意思弄湿了您的地面……”
哦。斯纳特感觉自己心跳沉重又刺痛。
那是巴里·他妈的·艾伦。
“没关系,孩子。”珀金斯先生从柜子里拿出一块叠的整整齐齐的毛巾递给走近的巴里,“擦一擦。”
“谢谢您,先生……?”
“珀金斯。”
“您真是个好心的人,珀金斯先生。”巴里擦着头发,用那种好奇又开心的表情打量着四周。“这是家猫店!我从来没注意过中城还有家这样的店……真奇怪,明明只是想一口气跑回家的……”他小声嘟囔着。
斯纳特却只能一眨不眨地盯着年轻极速者的侧脸。他有好一段时间没见到巴里了,这孩子还是这样的……精力旺盛,彬彬有礼,充满吸引力。很可笑的是即使自己在铁山监狱里时对他说的“你是个好人你能做个英雄”之类的话多么嗤之以鼻,最后自己却还是走上了这条路。
巴里应该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知道了的话,一定会露出那副惋惜又欣慰的表情说什么“我就知道他不是个坏人”。
烦死了。斯纳特想,他都没意识到自己还没过够和巴里斗智斗勇的日子,还没叫够“巴里”,还没看够他又无奈又可爱的样子,就这么死了……
还变成了猫。
“哦,嘿,小可爱。”巴里似乎看遍了店里,把脑袋转回柜台。他似乎对趴在柜台上的斯纳特充满兴趣,伸手去摸他的脑袋。斯纳特在他的魔掌下呲牙咧嘴,又不自觉地蹭了上去。
“他看起来很喜欢你。”珀金斯先生说出了他的销售金句,“也许你该带走他。”
“他是很可爱。”巴里弯下身子和斯纳特对视,“眼神还很像一个故人。”
“他叫莱尼。”珀金斯说,“莱纳德的缩写。”
“什么……?”巴里哈哈大笑起来,“哦我真得给他看看!”斯纳特对这个诡异的店长知道他名字这件事已经不再惊讶了,倒是巴里对他名字的敏感度使他吃惊。极速者笑着揉搓斯纳特头顶的毛,“我想我真的可以带走他。”他说,笑容沉下去一点,“等斯纳特回来,再好好嘲笑他。”
只是因为名字吗……?
斯纳特被装进筐子里,附带一大牛皮纸包的猫咪用品。巴里又和珀金斯大聊一番养猫须知,直到阳光从散去的乌云背后照进玻璃窗,巴里才拎着斯纳特从宠物店里出来。
唉。斯纳特趴在地毯上感觉生无可恋。原来被极速者带着奔跑是这样一种天旋地转的体验,他几乎要吐出来了。而巴里却还兴致勃勃地逗弄他,玩他的肉球。斯纳特半眯着眼把爪子放在巴里手里任他蹂躏,心情却也好了起来。好吧,他想,巴里也许会是个很好的主人。如果自己下地狱前的这段日子和他度过,应该也算……不错。
巴里开心微笑的样子,他想他并不讨厌。
他会随他喜欢地揉搓,但是拒绝吃难以下咽的猫罐头,巴里怎样低着声音哄他都不行,只能每次从自己的饭里分一点给斯纳特——顺便一说,极速者的饭量真是惊人的大。家里其他人想逗他的时候,斯纳特就会爬去很高的地方窝着。有次他被乔抓在手里反爪就是一挠。巴里回来之后听到告状,还很困惑地替他辩解:“莱尼一直很乖,又不挠家具又亲近人。是不是你不小心弄痛他了?”
而他也很配合地蹭着巴里,气的乔和艾瑞斯咬牙切齿。
这天晚上巴里回来的时候,斯纳特照例躺在窝里懒懒地看过去,却发现大男孩一言不发,眼圈红红的。
“巴里,你怎么了?”他用猫语说着,走过去用爪子轻拍巴里的小腿。巴里低下头看了他一眼,接着直接坐在了冰凉的地板上。他伸出长长的手臂将斯纳特塞进怀里,把脸埋在他背后的毛里,就这样抱着他。
“斯纳特……”他小声的说。
“我在这呢,巴里。”斯纳特喵喵叫着。天色黑下去了,屋里也没开灯。巴里一动不动地抱着他,直到整间房子都暗下去,斯纳特感觉到有股热流从自己背后滴下来。
巴里在哭泣。他开始只是默默地流泪,但后来却开始呜咽。斯纳特恨自己不能说话,他只能小心舔去巴里脸上的泪水,在心里把惹他哭的人诅咒了几百遍。
“斯纳特、”巴里用潮湿的眼睛看他,“你怎么……就这样走了……”
哦,原来是我把巴里惹哭了。你好棒哦,斯纳特。
巴里在他耳边低声笑了起来。
“早知道就不该跟他说要做英雄”他小声地说,“谁知道他会这么听话。”
我才不是听话,我只是不习惯被任何人操纵罢了。
“说不在意真的就一切都不在意了。我宁愿他还是个犯罪分子,这样他起码还能……在我身边。”
你在说什么啊……
“斯纳特。我们之间都没什么可回忆的。我都快记不住他的样子了,他说话的语气,他总挂在脸上的虚伪笑容,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
巴里叹了口气,把斯纳特从怀里松开。他坐在地上,愣愣地盯着猫咪。“可是,”他语气轻柔,像在诉说一个秘密,“为什么我还这么清晰地……喜欢他呢?”
斯纳特脑子里“轰”地一下炸开了。他站在地板上抬头看着巴里。对方也抱着膝回看他,“你的眼神真像他。”他说,随即又扯起一个无奈的笑,“我真可悲。”
斯纳特看着他的表情,心都要碎了。他爬到巴里的腿上,趴在他膝盖上,试图给他点安慰。但巴里却抓住他的腰把他放在地上,站起身来走回了房间。
斯纳特被关在门外。他挠了一会儿门,但巴里显然不想理他。斯纳特漫无目的地在屋里走来走去,心情复杂。他总有种负罪感——自己就这样不负责任的死了,留下巴里一个人——他总觉得自己该负起责任。况且,他不能否认自己也有点被他吸引……
为什么不早点把一切说开呢?
现在他已经死了。灵魂寄居在一只猫的身体里。他甚至都没有能拥抱巴里安慰他的双臂。
正在斯纳特自怨自艾的时候,卧室的门又被推开了。巴里穿着条纹睡衣,头发乱乱地蹲下来,“莱尼,过来。”
斯纳特一时没敢动弹。巴里叹了口气,走过来捞起大猫咪。他抱着他把他扔在床上,关上门之后自己也躺在了旁边。“莱尼。”巴里把斯纳特揉进被子里,贴着自己胸口,“陪我睡吧。”
斯纳特狠狠地看了看自己的小短爪子。
巴里的胸膛均匀地起伏,很快地进入了梦乡。斯纳特从他怀里爬出来,看着大男孩的睡颜。巴里看起来睡的并不安稳,他眉头紧皱着,眼角还有点泪痕。斯纳特蹭过去用肉垫去抚平他的眉间,然后用鼻子小心碰了碰他的鼻子。
我在这里,巴里。他无比想传达给他这个消息,不要哭了,我在这里。
我在这里。
困意袭来。
梦中斯纳特又看到了穿着套审美糟糕的绿色西装的珀金斯先生。似乎他们之间进行了对话,但却很模糊。似乎有人在晃他,斯纳特半睁开眼,是巴里。
“别闹了巴里,让我再睡会儿……”他说,却惊讶地听到了自己许久没听到的、人类嗓音。斯纳特一个激灵坐起来,被子滑到腰间。
“……是我在做梦吗?”他身边的巴里看起来像是快要哭出来了,“斯纳特……?”
“是我。”斯纳特简直无比怀念自己的胳膊,他一个熊抱就把巴里揽进了怀里。巴里似乎想要挣脱,然后安静了下来。他抬起手臂,指尖划过斯纳特裸露着的后背肌肤,犹豫地将手搭在他腰间结实的肌肉上,“斯纳特、你没死……?”
“死了。”斯纳特把嘴唇凑到他耳边,“然后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大肥猫,还很不巧地……被你买了回来。”
巴里在他胸前蹭了蹭,抬起脑袋来,“你在开玩笑吧?”
“昨晚你说的话,我可都听见了。”斯纳特勾起那个巴里思念已久的微笑,“我实在是有很大魅力,是吗?”
“斯纳特!”巴里的耳尖都红了,“……等等,你现在是全裸……?”
他慌张的双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斯纳特轻笑一声准备起身,但巴里却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你要去哪?”他看起来慌张极了,生怕斯纳特走出这个门自己就像上次一样再也见不到他。斯纳特叹了口气,重新回到床上把他抱紧。
“我在这里呢,巴里。”
“我在你身边。”

the end

评论 ( 5 )
热度 ( 79 )

© 玻璃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