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偏甜,低产,坑王。微博ID:玻璃碗儿_DoctorBowl

独自旅行(3)


十一在一股糊味中醒来。
他身边的位置已经空空如也,本来紧闭着的门也开了一条缝,那种奇怪的味道就是从外面传来的。他心里一紧,忙跳下床冲出门去,主控室没有人。他掰过小型屏幕刚想查找监控,就听见十任的声音从一边传了过来,“你醒啦?”十一任看过去,年轻的自己把衣服扔过来,“弄好了,你换上我们去吃点东西。”
“那糊味是怎么回事?”十一伸手接住衣服,在主控台旁边穿起来。“呃、那个……”十任挠挠头发,“我试着做点东西吃,但是好像不太成功……”他有点尴尬地走过来,拿起搭在架子上的外套披上,“我们还是出去吃吧。”
没什么异议地撇撇嘴,十一任系好领结,“别担心,你可能是忘了,不过你会再次学会的。”
“我会吗?”十任挺认真地凑过来看着他,“在未来?”“我怎么知道?应该吧。”十一任含糊地回答着,绕过他走向门口,“总有一天会有人吃着你做的饭,然后惊讶的说,这简直太棒了。”
“借你吉言。”第十任跳下台子快走了几步,绅士还有点俏皮地帮他把门拉开。十一任受宠若惊地抬眼看他,对方眨眨眼睛,露出了有点傻气、但还是非常好看的笑容。
好吧。反正这一任的自己凭着好长相不少沾花惹草乱抛媚眼。十一任撅着嘴瞥了他一眼,整整领结走了出去。
塔迪斯停在一个小巷子里。第十任总喜欢把她停在小巷子里,十一任想,就好像多见不得人似的。不远处似乎是美食街的地方人声鼎沸,他闻到各种食物的香气,才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吃饭了——这不会对他的身体损害多少,但怎么说,还是少了些乐趣。
十任跟上来,和他并肩走着,“我不知道这合不合你的口味——”说到这里他好像被自己的话逗笑一样加大了微笑的弧度,“不过要去干正事之前,我们得先填饱肚子。”他引着十一任转弯,停在一家不太起眼的店面前,“就是这里了。”
非常熟悉的味道。十一任抬起头,看到霓虹灯管围成的一行字:杰罗尼莫披萨店。
“哦,你真该把它的外卖电话记下来。”十一任叹了口气,推开门走了进去。
“我已经背过了。”十任耸耸肩膀跟上他。

十一任有好一阵没吃这家的披萨了,不如说重生之后就没来过。他担心那口味不适合他现在的味觉,但马上发现他多虑了——重生只是把最爱的口味从烤肉变成了海鲜。他们把一整个双拼披萨吃的干干净净,还顺便鄙视了对方的口味——“我绝对不吃那个,”十一任嫌弃地看着十任盘子里的苹果派,“老板,你这里有蛋奶冻吗?”“你竟然用海鲜披萨蘸蛋奶冻吃!”十任的震惊大过了嫌弃,“我都怀疑你到底是不是我——”
“什么?”十一任叼着披萨抬起头来看他。
“我、我所认识的那种人类。”十任的舌头在嘴里打了好几个弯,“我可不认识几个吃披萨蘸蛋奶冻、还讨厌苹果的人类。”
十一任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那是你认识的还少。”
“我可不这么想。”十任挑挑眉毛,专心去切他的苹果派。
十一任又拿了一块披萨塞进嘴里,转头去看外面。他们坐在十任常坐的二层靠窗位置,这让一些尘封的记忆又浮现出来。在漫长的时光中,博士从未真正忘记过什么,他只是……不愿去记起罢了。他又记起自己第一次坐在这里的时候是和多娜一起。“你想有多少钱就有多少钱,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可竟然带我来一家不上档次的披萨店!”他记得那姑娘大呼小叫地整整裙子坐在对面的嫌弃样子,也记得那顿饭的最后,多娜吃了很多,揉着肚子由衷赞叹:“这简直是人间美味!整个宇宙中没有任何食物可以比拟!”
那时的自己,想着自己也许可以和她一起旅行下去,直到她变成一个絮絮叨叨的老太太再把她送回家。可他又想,这样她就没有家可以回了。
就像自己。
十一任转头望去。也许是塔迪斯弄混了时间,又是一个傍晚,窗外是一栋栋低矮的居民区。十一任看过去,那是地球人的市井。是一间间亮着暖色灯光的拥挤房间,是油烟机喧闹下的饭香和碗碟的碰撞,是渐渐暗下来的天幕下急促脚步的方向。那是家。他的塔迪斯里拥有无尽的空间、甚至一颗恒星,没有任何地方能将他困住。可也没有任何地方能让他驻足。
“喂,你在发什么呆?披萨都要凉了!”十任的声音把他从恍惚中拉回来,十一任于是回过头来,看向年轻的自己。他坐在同一张桌子连接着的对面,背后是面漆成白色的砖墙。十任的右边窗台上放着一盏暖色的台灯,让他整个人变的柔和起来。他嘴角还带着一点微笑,但那双深棕色的大眼睛却认真的似乎能把十一任看穿。“怎么了?”他问着,关切地探身过来。
他那么真实地坐在对面,触手可及。那是他自己,是他的过去,也是他唯一的同类。不用解释什么,不用许诺什么,甚至不用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份,那种默契和在对方身边毫无顾虑戒备的放松感,让十一任心口一暖。
也许有。
那个让他驻足的地方,或者是人。
有那么几秒钟,十一任好想亲吻他。他经常这样,只是到了开心的时候就会抓住身边的人亲一口,比如克拉格或者罗里,然后把他们吓得不轻。可这次不一样,坐在他对面的不是什么蠢蠢的人类,自己的冲动也不是来自他说了一句非常明智的发言,而是因为他——他的存在。他整个人的存在,让十一任很想亲吻他。这种感觉让他有些迷茫,有点像……
不、不。那是我自己。他立刻就否定了那种感觉,慌忙把自己的视线从不明所以的十任身上移开,喝了口柠檬水来缓解自己乱七八糟的心绪,“没事、我有点担心维沃的事。”
“啊那个没什么可担心的!”十任非常自信地挥挥手,“不过几只发狂了的低级生物,要不是被我碰上了我才不会管呢……你要是担心就快点吃完,我们去解决了这件事,然后……我就可以带你去看些更有意思的东西了。”

“根本没什么好担心的……你是这么说的。”
十一任和十任背靠背站着,拿着自己手中的塑料枪指着四周围过来的、双眼发红的维沃。它们一共有十来只,每个都发出不怀好意的低沉吼声,在黑暗中缓慢逼近。
“你非得说话吗!”十任听起来很烦躁,“别开枪,我拿不准这次的麻醉药能不能放倒它们,如果反而激怒它们……”
“可这样拖着不是解决方法!”十一任压低声音吼回去,“它们总会都扑上来的。”
仿佛是为了证实他这句话似的,圆圈边缘的一只维沃往前逼近了两步,示威地呲着锋利的牙齿。他身后的同伴们也受到号召似的围过来。十一任不敢松懈地举着枪指着它们,无奈数量太多,他无法将视线在其中一只上停留太久。
“听着,低等生物们,我将给你们一个选择——”可能是因为维沃做出了看起来有组织性的举动,十任错误地认为那些作用在他们身上的药物也提高了他们的理解能力,“我可以帮助你们,研制出解药,或者、再执意前进的话,我就会击溃你们。”
“这话放得不错,可是看在上帝的份上它们是维沃!”十一任低着嗓子训斥十任。十任可能想回句什么,但就在这个时候,十一任侧面的一只维沃冲他扑了过来。
十一任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就被十任一把拉进怀里,在同一时间他听到了枪响,和重物落地的声音——“管用!我把它放倒了!”十任的声音欢快地从头顶响起,十一任从他怀里挣脱出来,看到四周的维沃都忌惮地后退,“喂!我自己能解决的!”
“抱歉,我忘记了你是个比较聪明的人类。”十任咧开嘴笑起来,端着枪大声喊着,“来啊!还有谁?”他边说边转着圈用枪去吓那些可怜的家伙。维沃们低吼着后退,没有哪只敢再向前。十任示威地朝天开了一枪,于是它们的恐惧盖过迟疑,似乎有一个领头的先转过身,然后剩下的几只也看了他们几眼,接着逃进了一片黑暗里。
十任松了一口气,跑过去检查那只倒在地上的维沃。他掏出音速起子在那家伙的身上扫描一番,“哈!还会再睡上几个小时。”他转过头来冲十一任眨眨眼,“我说过,根本没什么好担心的。”
十一任被他的样子逗笑,“那我们就把它搬回去吧。”
“我把塔迪斯开到这边来。”十任站起来,“你在这边等一下。”
十一任用双手比了两个大拇指,看着十任在路灯下走远。他坐在路边端着手枪守着那只看起来睡的挺开心的维沃,却总感觉心慌。
远处似乎传来武器蓄力的声响,一群鸟儿从不远处的树林里呼啸而出。
十一任猛地站起身来,他莫名其妙地超十任走远的地方奔跑过去,深夜的小路人迹罕至,他奔跑着、奔跑着,然后看见了倒在路灯下的十任。
“博士!”他飞奔过去,扶起十任,“博士!博士!你能听到吗?!”他摇晃着紧闭着双眼的十任,把头凑到他胸前去听,所幸两颗心脏仍然稳健地跳动着。十一任捧起十任的脸,他面色苍白,显然是晕过去了。
“我就知道还有个同党。”属于男性的、带着笑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像一盆冷水从头上浇下来。十一任猛地转过身去,却被一把枪抵在胸口。陌生男人嘴角带着笑,加重了手上的力度,枪口抵的十一任胸口生疼,“那你也一起吧。”
他扣动了扳机,巨大的电力冲击从枪口传导至心口,十一任感觉一阵眩晕,紧接着便失去了意识。

TBC

评论 ( 7 )
热度 ( 35 )

© 玻璃碗儿 | Powered by LOFTER